打开

航天这么烧钱,把钱用来扶贫和救人不香吗?

subtitle
科学声音 2021-03-01 07:31

牛牛:最近科学史评话的吴京平老师一直在默默地追着我国天问一号的火星探测,每一期都差不多是直播视频了。我偶然翻阅他视频下的留言,发现不少类似这样的评论:“这和我生活没关系啊,就是在烧钱,还不如把钱给我,就算不给我,给贫困地区建希望小学总行吧”。我觉得很有道理,冰海你怎么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冰海:嗯,我非常理解,也能感受这种心情,这种疑惑几乎每个人都有过。而最有名的一次是在1970年,赞比亚的一名修女叫玛丽·尤肯达,给美国宇航局写了一封信。信里怀着真诚和善良质意“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儿童正在忍受着饥饿,而航天部门动不动就投入几十亿美元进行一项毫无意义的太空探索。”

牛牛:对啊,我也觉得是这样,但又觉得肯定是哪里有问题?

冰海:嗯,NASA当时的副主管很快地就给她回了信,原信比较长,但观点说得很好,也很全面。

牛牛:修女肯定是好心,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冰海:嗯,虽然这么说有点残忍,但我还是得说:虽然修女动机是好的,但好的动机的确不能证明观点是对的。我还是得把原信的部分翻译贴出来:

首先,我要向你以及和你一样勇敢的修女们表达深深的敬意,因为你们将毕生的精力献身于人类最高尚的事业,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事实上在我意识到火星之旅在技术上具有可行性之前很久,我就已经知道很多孩子正在挨饿,然而我和我的很多同伴仍然坚信前往月球、火星以及其他行星是一种在当下值得进行的冒险。我甚至认为这项探索计划与其他许多潜在的援助计划相比,能更大程度地帮助解决我们面临的各种严峻问题。援助计划每年都在讨论和争论,但所产生的效果却远远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在解释太空探索计划如何帮助我们解决地球上的各种问题之前,我想先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也许有助于你了解我的观点。

故事发生在大约400年前,德国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上有一位伯爵,他非常仁慈,常常把自己的大部分收入用来救济镇上的穷苦百姓,这是很令人感动的。因为在中世纪穷苦百姓实在太多,一场瘟疫下来,人口就折损大半,一个个苦不堪言。有一天,伯爵遇到一个奇怪的人,他的家里有个小实验室,他白天干活挺辛苦,可是每天晚上都会拿出几个小时自己搞研究,他把一块一块玻璃打磨成镜片,然后安装到镜筒上,利用这种装置可以观察到非常微小的物体,因为放大倍数很大,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那种微生物,这些东西尤其让伯爵感到不可思议。于是伯爵就邀请这家伙扛着自己全套试验设备,来到自己的城堡里面。这个怪人成了伯爵家的一位特殊员工,从此这个家伙就不用干一般的粗活笨活了,他的全部精力都用来研制和改进他的光学仪器。

镇上的人认为这个怪人是在研究一些没有用的东西,伯爵浪费了太多的钱,他们抱怨说我们还过得苦巴巴的,而他却拿钱让这个人去搞一些根本没有用的爱好。听到这样的抱怨,伯爵并没有动摇,他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别看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用不上,但这些研究总有一天会得到回报。事实证明伯爵的话是对的。怪人最后研制出的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显微镜。

当然显微镜的具体发明过程是模糊的,很多人都认为是自己搞出来的。显微镜在历史上也被重复发明了好多次,但是在促进医学进步方面,没有几个发明的重要性能跟显微镜相提并论。它的问世帮助了人类逆天改命,战胜了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大规模的瘟疫。如果没有显微镜,人类就没法取得这些成就。在显微镜诞生的过程中,伯爵投入的钱显然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在帮助减轻人类遭受的苦难方面,花钱支持研究显微镜所能做出的贡献,显然远远超过了单纯的救济行为。

如果你问我个人是否赞同政府采取援助措施,我的答案无疑是赞同,我完全不介意每年多交一些税,用于帮助忍受饥饿煎熬的孩子,不管他们身处何地,我相信我所有的朋友都是相同的态度。不过我们不会为了实施这样的援助项目而停止火星探索计划。我甚至认为通过实施太空探索计划,我们能够为解决地球上的饥荒和贫困问题做出更大的贡献,最终帮助找到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解决饥荒问题。

首先要着眼两件事情,一个是粮食生产,一个是粮食分配。在世界上的一些地区,农业种植、畜牧业、海洋捕捞以及其他大规模食品生产加工活动,都拥有很高的效率,但还有一些地区效率很低。如果在流域治理、肥料使用、天气预报、土壤肥力评估、作物种植规划、农田选择、种植方式、耕种时机的选择、作物调查以及收购计划等方面,采取更为有效的技术和措施,我们便可以大幅提高粮食产量,进而解决饥荒问题。

毫无疑问,改进粮食生产的最理想的工具就是人造地球卫星。人造卫星在高空环绕地球飞行,对面积巨大的陆地进行研究,观测大量能够揭示农作物土壤干旱、降水、积雪情况的因素,而后将数据传给地面站。据估计,即使一颗最为简单的地球卫星,也能为一项改进全球农业生产的计划做出不小的贡献,让农业作物年产值大幅提高,带来数10亿美元的收入增加。

通过实施太空探索计划,我们得以拥有一系列令人兴奋的机会,观察神秘莫测的自然现象,研发各种新技术和新材料。在美国政府指导监管和提供资金的所有活动中,太空探索无疑是最引人注目,同时也是最能引起讨论的活动。虽然它的预算只占美国总预算的1.6%。

信比较长,我就截了这些。

牛牛:嗯,你说的是当时的美国。而且我知道当时也有一些冷战的时代背景在里面,那么现在我们坚持太空探索值得么?

冰海:2021年的今天,我国已消除绝对贫困。我们在太空探索上投入的预算差不多只占政府总预算的0.4%。相比当时的美国我们在比例上只有1/4。而且对高科技的投资有非常强的经济拉动效应。所以在我看来,这笔钱是值得花的。

牛牛:我要质疑,这可不一定。万一我们没有得到什么回报呢?这也是笔不小的钱,虽然绝对贫困今年是没有了,但相对贫困的人总还是有的吧,所以把这钱挪给扶贫不香吗?

冰海:哈哈,就算我们真的不花这钱,也未必能挪给扶贫啊。因为在预算上,永远都是专款专用的。现在的确仍然存在一些相对贫困的地区,但这不等于国家没有扶贫。事实上,我国每年扶贫大约是数千亿元的规模,这可比航空航天小几百亿元的规模要大得多。如果不理解专款专用的话,任何一个行业都可以问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搞航天花那么多钱,而不把钱花在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的问题上?为什么不把钱用在治理雾霾上等等。

牛牛:就算不能用在扶贫上,毕竟还是有很多用于航天的钱没看到回报吧?扶贫的话用几块钱,就可能一个孩子吃饱一顿饭。是能看得见的啊。

冰海:就个例来说是这样。但有句俗话说得好“救急救不了穷”。吃饱了这一顿,然后呢?许多社会问题,不是光投入大量的钱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的。相对贫困的问题再发达的国家都有,不是靠一下子大量砸钱解决。再比如我们的大气污染防治2016年一年财政拨款就有112亿元,治理了十年,差不多1000多亿元,终于有所成效。但千万别以为,如果当时一年就投入1000亿,第二年就能看到同样的成果。这样就太想当然了。航天技术也一样。假设我们每年投500亿,二十年后就能上火星。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年投1万亿,明年就能上火星了。这类技术的投入一定是长期的,也许其中真的有大量投入最后没能转化为成果,但问题是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成果,有时候技术的革新也能取得百分之一万的成就。这就和那个显微镜的故事是一样的。这也是我们针对各个项目制定细致的财政预算,并专款专用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真的要问航天有什么经济利益上的实际好处,那就是给未来提供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时国家整体富裕了,相对贫困地区进一步脱贫的可能性就高了一分。航天带来的成果更多是看不见的收益。

牛牛:哦,你列举了这么些数据,我大约就明白了,我们不能光用自己的想象来说问题。其实许多政策的制定,是站在更全面的统计数据的基础上的。如果我不知道具体数据而依靠想象来判断事情,很可能是不够准确的。

冰海:对。最后还是推荐吴京平老师的系列节目,你关注我们的这个账号就行。平哥在我心目中就有点像是那个打磨镜片的怪人,他的节目或许不像现在的网红节目那样短平快,但就是越听越有味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