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赘婿:宁毅被京城文坛轻视,写下李白这首狂诗,一众名士肃然起敬

subtitle
风月古今 2021-02-28 23:07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古代由于科举取士,所以读书人非常受人尊敬,地位相对来说也比较高。如果才华出众,便是白身,也会受到达官贵人的重视,成为他们的座上宾。小说《赘婿》以宋朝为背景,此时读书人的地位更为尊崇。

而宁毅能够以一个赘婿的身份,成为江宁城万众瞩目的人物,最直接的,还是因为他展现了非凡的“文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是濮园诗会之上,一首《水调歌头·中秋》,让宁毅力压一众才子,大出风头,名动江宁。上有名士高官,下至歌妓妇女,都反复品味弹唱这首《水调歌头》。之后元夕宁毅又拿出了辛弃疾的《青玉案》更是技惊四座。

秦嗣源觉得以宁毅的才华,科举是十拿九稳的。怀有这种想法的不在少数,所以大家也不会以一般的赘婿来看待他,反而是对他尊敬有加,像李频等江宁小有名气的文人,更是对他推崇备至。

之后,“江宁副本”刷完之后,宁毅来到了京城。

京城中,定然是卧虎藏龙的,不乏一流的词人、诗人,可谓群星璀璨,像周邦彦的词不仅好,而且数量多。宁毅在江宁亮出了几首诗词后,可能因为“剽窃”而被膜拜心有不安,所以没有再出新作。

故而,京城的文人才子,认为宁毅只是偶然灵感突发,写出几首诗词,或者在哪里看到某些隐士高人的作品,剽窃而来,亦或是请“枪手”。总之,京城的文坛对宁毅是比较轻视的。

不过,京城第一名妓李师师对宁毅非常有好感,相信宁毅不是沽名钓誉之辈。另外还有康王府的郡主,也深信宁毅是有真才实学之人,便极力邀请宁毅参加京城的诗会。

诗会上的才子对宁毅冷嘲热讽,文坛名宿薛公远因为误会宁毅,对他没有好感,当场斥骂,最后上升到宁毅人品的问题。似乎宁毅不写出一首好诗词,便在京城寸步难行。没办法,宁毅“剽窃”了李白年轻时的一首狂诗《江上吟》: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江上吟》是李白自创的歌行体。“枻”便是船桨,沙棠和木兰一样,都是名贵的木材。所以首句的意思,是乘着沙棠木做的船,划着木兰做成的船桨,船的两头,有歌妓在演奏金玉装饰的箫管。

这是塑造一种华贵的环境,以及高洁潇洒的人物形象,非常像《离骚》中屈原运用各种香草名来寓意自己的品质。

接下来的两句,则从整个游船的描写,转到李白自身。李白好饮,无酒不欢,所以在舟中置美酒千斛,载着歌妓,在江上随意漂流。饮酒、载妓。乘舟任去留,这些描写尽显李白潇洒不羁的性格。

“仙人”、“海客”两句对仗,表达对这种快意生活的称赞。即便是传说中得道成仙的人,还需要等待黄鹤才能超凡脱俗,而像我这般乘舟江上,物我两忘,怡然自得,随着白鸥一起遨游碧波之上。

《列子·黄帝篇》有个故事,说有个人在海边玩,每次都有海鸥与之相伴。他的父亲听说后,让他把海鸥抓来。等到另一日,此人打算抓海鸥时,海鸥却怎么也不来了。所以后来诗文都以“白鸥”这个意象来表示自己无欲无求。

随之,李白想到了自沉江中的屈原。屈原一心想要为国家尽忠尽力,可却被楚王放逐到长沙。千百年后,楚王的宫殿楼台早已荒芜,如今满目都是长满野草的丘陵,而屈原的辞赋却流传千古,与日月并悬。

李白自负文才高绝,认为自己即便不出将入相,光凭诗文也能也屈原一样名留千古。所以他写下了极有气势的九、十句。酒到酣处,诗兴大发,落笔可动五岳山川,诗成之后,更是凌越沧海。

如果功名富贵能够常在,汉水恐怕要向北流了。

这首诗,作于公元734年,此时的李白才33岁。因为干谒无门,李白一直没能入仕,所以道家出世隐逸的思想在李白心中占据了上风,故有此诗。不过,李白入世的儒家思想也没完全摒弃,并且时不时的压倒道家思想。

只是最终李白两头都没落到,遗憾去世。

《赘婿》中的薛公远看到这首诗,脸上惊疑不定,最后沉默不语。而在场的文人才子,先是看到前面两句,不屑一顾,但看完全诗,皆震撼不已,心服口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