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高层会议透露社保改革方向,事关社保覆盖范围、延迟退休

subtitle
第一财经资讯 2021-02-28 22:56

牛年开年以来中央政治局的第一次集体学习,强调将“把更多人纳入社会保障体系”,划定了我国十四五时期社保改革的重中之重。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包括平台经济在内的新业态就业人员等人群的社保“短板”问题将受到更多关注。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6日下午就完善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强化问题导向,紧盯老百姓在社会保障方面反映强烈的烦心事、操心事、揪心事,不断推进改革。要加快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需求。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表示,此次集体学习对十四五期间的社保任务做了细化,提出了推动基本医疗保险等基金省级统筹、农村救助、健全农民工等人群社保制度以及“三医联动”等具体的工作方向。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对第一财经表示,此次会议的基调谨慎、冷静,看到了未来所面临的风险,没有在社保领域做出更多的提高待遇方面承诺,而是提出加强体系建设和顶层设计,进行精细化管理并提高基金使用效率,这都是健全完善当前社保体系必须要做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把更多人纳入社会保障体系

习近平表示,要加大再分配力度,强化互助共济功能,把更多人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可靠、更充分的保障,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需求,健全覆盖全民、统筹城乡、公平统一、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织密社会保障安全网,促进我国社会保障事业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进入快车道,社保改革思路从广覆盖走向了全覆盖,十三五期间启动了全民参保计划。《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将“健全覆盖全民、统筹城乡、公平统一、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定为我国未来十五年社保改革的目标。

目前,我国以社会保险为主体,包括社会救助、社会福利、社会优抚等制度在内,功能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成,基本医疗保险覆盖13.6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10亿人,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习近平表示,随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和城镇化、人口老龄化、就业方式多样化加快发展,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仍存在不足,必须高度重视并切实加以解决。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员张熠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确实是全球最大的,但是这个保障体系最核心的主体部分针对劳动者的社会保险实际上覆盖面并不高,从事农业劳动的人口、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许多都没有参加,这是我国社保制度亟待弥补的短板。

灵活就业和新业态就业人员的社保问题,也是每年两会代表委员们特别关注的问题。人社部在回复去年两会的相关提案建议时称,目前,灵活就业人员可自愿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由个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也可以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员可在本省上年度全口径平均工资的60%~300%之间自主选择缴费基数和缴费方式。为鼓励其积极参保缴费,灵活就业人员按照20%的费率缴费,比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总费率降低4个百分点。

去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20〕6号),明确取消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省内户籍限制,为各类灵活就业人员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清除了制度障碍。

在此次集体学习中,习近平指出,要健全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健全退役军人保障制度,健全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完善帮扶残疾人、孤儿等社会福利制度。

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健全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制度,此次政治局集体学习又更进一步,将农民工、新业态就业人员的社保问题也纳入了决策视野。

杨燕绥表示,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等人群的具体社保问题受到这么高层级的关注非常少见。因为现在我国面临着大问题是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员,其中包括大学生、研究生在内,他们一直都面临着社会保障不足的问题。

“虽然制度允许他们按照个体户来参保,但个体户的参保费用是很高的,他们难以参加到这个制度中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未来必须对他们有新的制度安排。”杨燕绥说。

张熠表示,广大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缺乏保障,没有安全感,造成企业之间负担不均衡,用工越规范的企业,社会保障缴费负担越重,造成劣币驱逐良币,损害了市场公平。同时增加了社会保障运行风险。而全民参保有助于控制社会保障费,提高社保基金可持续性,让我们拥有一个更低成本、更高效和更安全的社保体系。

退休制度改革已经启动

习近平提出,要增强风险意识,研判未来我国人口老龄化、人均预期寿命提升、受教育年限增加、劳动力结构变化等发展趋势,提高工作预见性和主动性。

张熠表示,中央提到了老龄化,还提到了教育年限的增加和劳动力结构变化,这也意味着婴儿潮出生人口集体步入老龄化,以及低生育率和预期寿命延长等问题已经受到高度重视。

“我们不仅仅要考虑人口老龄化,人均预期寿命的提升,还要紧紧地盯着受教育年限的增加,劳动结构的变化,从而合理地去动态调整我们的退休政策、社会保障政策。”张熠说。

杨燕绥近年来一直在强调1963年新中国历史这最大一波“婴儿潮”中的男性从2022年起退休给我国养老保险基金带来的冲击,她提出要尽早改革我国的退休制度,建立“早减晚增”的养老金领取机制。

“按照77岁的人均预期寿命,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应该工作到63到64岁,但现在女性才工作到50和55岁,劳动人口年龄偏低是我国就业政策中的一大问题。”杨燕绥说。

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2月26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人社部正会同相关部门在研究具体的改革方案。

中央对延迟退休改革的定调是“小步慢走、弹性实施、强化激励”,延迟退休将会坚持统一规定同自愿选择相结合,小幅逐步调整,以减少社会震动,争取更多支持。

游钧表示,由于延迟退休年龄涉及广大职工的切身利益,人社部在方案的研究制定过程中,将会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充分吸收社会各界的意见建议,凝聚社会共识,要取得最大公约数,确保方案科学可行、平稳实施。

张熠认为,国家不再仅仅看人口的老龄化,而是注意到了其他一些重要的社会指77岁标的变化。老龄化并不可怕,它本身是社会进步发展必然的结果,关键是我国社会中间其他一些变量能否适应老龄化趋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