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外科医生的梦魇:非计划再次手术

subtitle
医学界 2021-02-28 22:45

外科医生不能承受之重

每个人或许都有这样的经历:在夜半熟睡时,突然感觉有东西压在身上无法呼吸,或者有危险迫近却不能动弹,然后突然惊醒。

这就是梦魇。

发生梦魇时,往往使我们惊出一身冷汗;庆幸地是,一旦惊醒,所有一切让我们后怕不已的危险都不复存在。

然而,对外科医生来说,有一种梦魇却如影随形,呼之不走挥之不去,即使醒来后,依然像大山一样紧紧压在胸口,让人难以挣脱无法呼吸,这就是“非再”。

非再,是非计划再次手术的简称,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计划外的再次手术;也就是说,初次手术发生了并发症,需要再次手术去干预。

一旦发生非再,即意味着初次手术出现问题或初次手术失败!

我曾听闻,有结直肠肿瘤病人短短不到一个月期间先后经历了3次非再手术。

初次手术是腹腔镜直肠前切除,术后一周出现了吻合口瘘,于是进行了横结肠双腔造瘘术 (第1次非再) ;横结肠造瘘术后出现了造瘘口肠段断裂,造瘘口内陷,于是进行了造瘘口重建术 (第2次非再) ;造瘘口重建术后出现了造瘘口周围感染,造瘘口再次内陷,于是进行了横结肠造瘘口切除,回肠造瘘术 (第3次非再) 。

这个病人是外科医生的熟人,发生一而再、再而三的非再后,家属牢骚满腹,再也顾不上情面,和外科医生反目成仇。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指责病人家属忘恩负义吧,也不合适。

谁愿意看着家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承受手术的打击和痛苦?不说别的,就光看看病人肚子上那横七竖八像地图一样的切口任谁都禁不住要来气!

可是,指责外科医生不负责任吧,更不合适。

哪个外科医生不想尽心尽力把手术做好,让病人顺利恢复出院,你好我好大家好?尤其是,经历非灾后,外科医生真是恨不得跪在寺庙里烧高香祈愿一切都顺心顺意千万别再出问题!

可是,发生了,遇到了,终究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外科手术就是这样,存在巨大的风险,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

任凭我们考虑了一切因素,任凭我们做了一切准备,还是会发生事与愿违的事情,还是会出现我们谁也不想看到的结果!

医疗不是交易,不是付了钱就一定有相应的回报;医生也不是神明,不是所有的风险都能掌控,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治疗。

为了降低手术风险,对病人来说,可以到大医院、到专科医院治疗,找大专家、大教授做手术;对于外科医生来说,除了精益求精、尽心竭力,争取把每一台手术都做到极致,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即使外科医生技术再好、水平再高,术前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术中做够了一切的预防措施,手术后仍然无法确保所有病人恢复就一定会顺利、一定不会出问题!

这实际上是个概率问题,就犹如买彩票,只要你一直买、坚持买,终有中奖的时候。

我是无神论者,也不迷信,但是几乎每年都会去寺庙烧香;当然,去烧香不是为求菩萨保佑我彩票中奖,而是为求菩萨保佑我的家人健康平安,保佑我的病人顺遂如意!

非再,是绝大多数医疗纠纷的导火索;出现非再,对病人来说是灾难,对医生来说也是折磨!

为了避免增加病人的痛苦,也为了避免自己的内心受摧残,手术前我宁愿多花精力把准备工作做足、做全,手术中我也宁愿多花时间把操作处置做精、做细;尽所有努力,尽一切可能,把非再的风险降到最低。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直以来,我的手术病人的非再率一直处于非常低的水平;2020年,全年完成近300台结直肠肿瘤手术,在四级手术占比90%以上,还包括若干复发性肿瘤手术、腹腔巨大包块切除手术、多脏器联合切除手术的背景下,在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下,更是把非再手术发生率降到了0。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有技术的因素,也有运气的因素,我也不奢望能长期维持这样的成绩,毕竟我们都是人,不是神!毕竟在外科这个行业,胃肠外科专业非再发生率是仅次于神经外科的高发领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自文献

据国、内外文献报道,顶尖的肿瘤专科医院结直肠肿瘤术后的非再发生率能降至1.5%左右,但是大多数医院的水平波动于5.2–13%之间。

我在参加学术交流会议的时候,就曾多次碰到,有专家开会过程中接到医院值守医生的电话说手术病人术后出了问题需要再次做手术,然后不得不改签航班提前赶回去。

我自己以前也遇到过,手术后病人出现了吻合口瘘或出现了肠梗阻,需要做急诊手术,于是不管是周末还是午夜,不得不又急匆匆地赶回医院。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病人手术后恢复不像期望中那么顺利,有时候是有点发热,有时候是引流液有点浑浊,有时候是病人一直腹胀不适,或肛门排气、排便不好,便一直担心是不是吻合口瘘了,是不是肠梗阻了?脑子里就会不停复盘手术中的情况,是不是哪个细节遗漏了,是不是哪个环节做得不够好?

我记得有一回,半夜梦醒,突然记不确切白天手术中有一块纱条有没有取出,于是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回忆。越想越后怕,越思越惊心,觉自然是睡不成了,身上冷汗也不知出了几回;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挨到天亮,赶紧打电话给参与手术的美女护士,询问病人腹腔里的纱布是不是都取出来了? ()

每次去理发的时候,看到与我年龄不相匹配的满头白发,几乎每个师傅都要问我需不需要染发?

我每次都是自嘲说,不用染,少年白,习惯了!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一根根苍苍的白发是遗传的,还是愁白的。

这是当外科医生的代价。

外科工作风险高、压力大、责任重,当外科医生必定会遇到比别人更多的困难,承受比别人更多的煎熬。

但是,既然选择了外科事业,我们所有人,也只能一往无前!因为我们知道,忍受疾病折磨、等待做手术的病人更困难、更煎熬。

当年翩翩少年头上郁郁葱葱的青丝不见了,但是少年的初心还在,而且随着岁月的沉淀,随着阅历的增长,愈发地浓厚与热烈!

治病救人,我们是认真的!

时光可负我,但是我们每一个外科医生,绝不负病人!

来源:温柔医刀

作者:春哥

校对:臧恒佳

责编:从小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