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耳机夜话#系列:耳机圈的酒故事

subtitle
耳机林sir 2021-02-28 20:07

看到微博上的娱乐圈明星酒量的八卦帖子,我也忍不住写点儿东西了,关于“耳机圈与酒”。

说到耳机圈喝酒,最不得不提的一个人,是尹华哥哥,这是耳机行业的第一代酒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是第一代酒神,不光是说他资格老,酒量大,实际上在2000年那会儿,中国还没有耳机界,甚至都没有“电脑城”这么个玩意儿——那时候都叫“电子城”,尹华哥哥当初的职位,是锦艺国际的掌舵,他坐着硬座火车,大江南北的跑了上百个城市,每到一个城市就跑到电子城里,挨个问摊主:“你卖的这个耳塞,多少钱啊?四块钱啊?那你能赚多少?一块钱有没有?我们公司代理一个国际正规耳机大品牌,叫做森海塞尔,比较贵一些,好几十甚至还有一百多的型号呢,你觉得森海塞尔难记对不对?哈哈哈没关系,晚上有空么?一起旁边喝两杯?我请客?”

就这样,他生生喝出来了中国最早的正规耳机经销商体系,在那之前校门口的商贩们卖的耳机无非是各种仿品和杂牌,买到洋垃圾都算你运气,真要正儿八经买品牌耳机恐怕你要托朋友跑趟香港……在那之后,一个日后被称为“锦艺帝国”的经销商体系就此根深叶茂。也正因如此,锦艺体系出身的经销商们都比较能喝也爱喝,该司酒文化源远流长,导致我每次去他们的局,都心情悲壮(Koss发布会被轮椅推到楼上的,就是本人,呜呜呜~~~~)

第二代酒神,程大鹏,供职于AK公司(据悉已离职),其人曾代表山东队夺得全运会举重冠军,可谓是耳机界的施瓦辛格,肱二头肌恨不得比我腰还粗——跟这种人喝酒简直是找死,白酒四斤的量,啤酒到底是四十五十还是六十七十瓶谁也说不准,反正回回拿分酒器跑去挨桌打圈儿,真的招架不住,一个人放趴下N桌子那种……不过听说大鹏兄这几年酒量有所回落,这倒是可以理解,举重运动员这种存在,健康的时候能穿越回去单挑吕布,但是旧伤病发作的时候你跟他玩丢手绢他都能坐在地上哭着骂你(瘦死骆驼比马大,这人就算再状态差二斤白酒还是跟玩儿一样)。不过也正是程大鹏导致耳机行业对“谁更能喝”这种事完全没了争议,自此之后大家都越发不劝酒了,这个变化,我这种菜鸡是很喜欢的啦~

第三代酒神有两个人,估摸常看我微博的人都认识,一个是耳机吧先吧主冰冰,一个是耳机吧羊驼(上图右上角那两位),这俩人的共同特征都是部队大院出身,巅峰状态下都是三斤白酒的量(不吹牛,这事儿很多人爱夸张的,但是搁我这没这必要,真这个量,非常不讲武德),状态不够好的话,再怎么样二斤多也是喝得来的,而且啤酒白酒洋酒通杀,你来啥死的都是你,场面极其单调……

其实这四个酒神吧,我一点都不怵——不是我狂,主要耳机行业真的是不灌酒,你说你今天来大姨妈了,喝一半不想喝了,或者你就纯粹不想喝酒,大家都会说那行我们喝我们的,都是自发,醉也是因为自己乐意(跟兄弟在一起,喝醉不是很开心么,万一断片了大家也不会把你丢街上嘛),氛围很好啦~

但是我怵两个人,两个酒量未见得很大的人:

第一个姓柳。

前面说过,尹华哥哥带着人创造了锦艺帝国,其代理的森海塞尔,以MX500和HD600为代表作,给中国耳机界开了荒;其后另一个辉煌时代当属AKG,彼时雅登代理下的AKG以K420和K701为矛头,创下了非常辉煌的历史,当时我作为自媒体+经销商,恰好经历了整个过程。雅登那几年的经销商大会,跟锦艺的经销商大会神似——回回都是喝酒喝到酒店的经理说“哥我真的一滴也没了”的程度;

而柳先生作为雅登的三大销售经理之一,他自然是会给大家敬酒的,无奈这人酒量呢,啤酒也就两三瓶就能昏迷,那你说他咋办呢?要不随意?

屁!柳少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从不随意!他不要命的!我亲眼看着他一口吹掉一瓶洋酒,趁自己尚有神志又飞速吹掉另一瓶,然后以烈士中弹的姿势,直挺挺的摔在地上,妈的,还得我给他抬出去。

有人该想了:他这么拼,是为了业绩么?现在的年轻(中年)人真不易啊,为了挣钱这么辛苦……

还真不是这样,人柳少北京土著,房子好几套,外号“撒钱柳”,他真不差钱,他就是一方面觉得我要对得起我做的事儿,我要燃烧生命(摇滚少年心不灭),一方面他也乐意跟朋友喝。

可他妈苦了我,每次他跟我喝酒,我都提心吊胆,不是怕自己喝多,是怕他挂在我手上,一个劲儿就只顾说“好了好了你差不多了你他妈别喝了行么?”

另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名字……

别笑,我真的,明明怵他喝酒,却不知道他名字,就压根没问过他叫啥,就知道他ID叫“帅锅他舅舅”,行业里都不分老幼,大家都喊他“舅舅”。

要说这个ID起的,也真是缺了大德了,所以缺德之人必有报应之处,这货的糖尿病属于那种在飞机上一边跟空姐聊天一边给自己扎针的程度,然而其不惜命的架势,比前面这位有过之而无不及——回回他都要喝,你也拦不住,还给自己吃小蛋糕(这真是作了大死了),喝还非要秉承沙东男人的德性喝尽兴……

老实讲,我知道他肯定不是跟谁都喝,他也是高兴也是投缘,不过一方面我真的打心眼里希望他收着点,活久点,另一方面,跟之前一样,我也怕他凉在我手上,这导致每回我跟他干杯的时候都想打电话让火葬场提前把炉子热上……

因为有三代酒神+不劝酒不灌酒习惯+这个行业真的相对会比较性情一些,所以会比较有喝酒的氛围,就比如QDC的黄鹏老师,明明不是爱酒之人,去年冬天在烤羊腿那也忍不住跟大家喝到脑袋靠着墙嘴角子上翘傻傻的美;但是极少有人断片或是喝到往医院跑,大家发现不对劲都会赶紧劝你缓一缓。

我自己呢,也是好酒之人,虽然酒量渣,而且只欣赏得来啤酒,但是经常喝点是真的,有时候写文章不喝点就觉得写得不够自我满意,毕竟太清醒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会比较拘比较没灵感,喝醉当然也不行那可就满嘴跑火车了——是的是的我知道酒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好东西,我也知道要适度要节制,这种事任何人都不要勉强自己,身体要紧啦。

不过李白那话怎么说来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搅基?

我还是很爱这个耳机以及耳机行业的啦——这个行业的故事,往往没那么冷冰冰,有酒,有歌,有兄弟朋友,伴着我们整个青春的长路悠悠~

PS:如果觉得还算有那么点趣味的话,请留言告诉我,我可以把这篇随意码出来的文字作为“耳机夜话”的首篇,隔三岔五的跟大家分享我在这里看到听到的一些故事,我相信,许多有意思的章节,是值得分享的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