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3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徽因为何大怒,并大骂北京副市长?

subtitle
执笔读春秋 2021-02-28 17:31

1953年,北京市开始进行解放后第一次大规模城建。时任北京副市长吴晗,组织召开古建保护座谈会。在会上,他提议将北京的所有牌楼全部拆除。

理由有三:其一,四大牌楼都存在,影响城市交通;其二,牌楼过去是作为路标使用的,现在有了明确的路标就不需要牌楼了;其三,牌楼是古代的刑场,那个地方杀过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吴晗提议:采用欧洲风格的铜像、喷泉等物件,去取代那些牌楼。林徽因当时抱病与丈夫梁思成一道参加会议,他们二人认为:牌楼是否会影响交通,要看城市的规划。

再说要以杀没杀人来判断该不该拆,那么整个故宫都得铲平!最后,双方大吵一架,闹得不欢而散。林徽因临走的时候对吴晗说:你们真把古董给拆了,将来要后悔。即使再把它恢复过来,也只是假古董。

一、二三百年后,子孙们可能会感兴趣

林徽因1928年回国后,先到东北大学任教。她教的课程是《雕饰史》,因为她对建筑纹样特别感兴趣。在那之前,她还给东北大学设计了校徽,后来还参与了国徽的设计。

因为迷恋中国的古建筑装饰,从1931年开始至1950年,她和丈夫梁思成跑遍了全国的十五个省,一百九十多个区县,进行古建筑勘验与测绘。

冲风冒雪、爬高踩低,林徽因这位“民国女神”,走上了一条与名门闺秀的身份完全相悖的道路。最后,成为了我国第一位女建筑师兼古代建筑、文物保护专家。

在林徽因的眼中,北京城中那些带着精致雕花的四大牌楼,承载的不只是美学艺术,也是文化和生命。1953年,抗美援朝战役还没有结束,北京大规模城市改造工作已经展开了。

新中国百废待兴,国家一穷二白,拿不出太多经费来保护古建筑。于是,相关部门考量再三之后,只能听从苏联专家的建议,围绕着天安门进行城市的工业化改造。

将工厂区与居民区一起进行建设,那么公交线路自然无可避免地就会与古老的城市建筑发生冲撞。古代的牌楼,从短期来看,在现实生活中实用性不强。

所以副市长吴晗提出将它们全部拆除,林徽因与丈夫梁思成却坚决反对。林徽因认为:文化是带有继承性的,我们要创造新的文化需要,在保留旧文化的基础上才能进行创造。

对于有一些古代的建筑,我们今天的人觉得无所谓,但是过个几百年后,后代的人才会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假如如今轻易地就将它们毁损,造成的后果是无法挽回的。

吴晗则认为,林徽因夫妇二人想要保护牌楼,无非是出于美学上的考虑,所以他建议用一些体积更小的喷泉和欧洲的小铜像,去装饰街道。

但是,林徽因和梁思成二人反驳道:既然可以为了公交线路把大牌楼改成小铜像,为什么不可以为了保护牌楼,把公交改一个路线呢?

吴晗却说,四大牌楼中的东、西二牌楼在过去叫“大市街”。根据明清两朝的文献介绍,那里不过是“刑人于市”的地方。就是在俗称的“菜市口”,专门执行死刑的地方。

对于吴晗的这个说法,林徽因表示强烈的反对。要说死过人,那故宫里面死过多少人?死过人的地方全都要拆了,那么整个故宫都得铲平!

梁思成还举了苏联斯大林反对拆教堂的例子来说明,“我们现在创造新的,但是我们不拒绝传统”。但是,吴晗完全不听他们的意见。

最后,林徽愤怒地拍桌子大骂:“你们现在拆了古董,将来一定后悔。”但是他们的建议还没有得到采纳,最后牌楼还是被拆除了。

二、拆掉牌楼的背后

其实牌楼被拆,主要是因为北京城市的工厂区和居民生活区被规划到了一起。假如按照梁思成在1950年前给相关部门的建议来进行改造,完全不需要拆除牌楼。

1949年6月,刘少奇派人到苏联请了一批城市专家,帮北京进行城市规划。苏联专家听说可以来北京这座六百年的古都考察,都感到非常兴奋。

所以,他们在当年的9月就派了一大批水利、建筑学家到中国考察。他们对北京城里里外外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工作一直持续到第二年年底。

1950年11月,苏联专家光在故宫的内部,就考察了一个多星期。最后形成的报告,对北京城的地下排水系统与古建筑赞不绝口。

然而具体分析改造方案时,他们却建议:直接以故宫为中轴线,对全城进行工业化改造。梁思成夫妇知道以后,坚决反对。

梁思成写信给北京市委负责人说:欧洲工作化改革的时候,就是把工厂区和居民生活区混在一起。最后污染影响了民生,而工厂的发展,本身也受到居民区的制约

现在还要花大价钱重新建造,将他它们分开,中国如今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应当从一开始就把工业区和居民区分开,这样才能少走弯路。

梁思成提议将政府机关迁到月坛以西,公主坟以东。但是这个建议也遭到苏联专家反对,主要理由是当时政府机关及配套设施已经建在中南海一带。

因为搬迁需要大量金钱,以当时中国的情况,根本负担不起。所以相关负责人还以苏联红场的规则为例,说明工厂区和居民区混杂在一起,没有太大问题。

林徽因和梁思成痴迷古建是出了名的,林徽因本身是研究建筑艺术的,爱美出了名,自不必提。梁思成四十年代曾经成功阻止了美军轰炸日本京都,因此被日本人称为“古都恩人”。

鉴于他们的偏好,当时的大部分人都忽略了梁思成建议中客观、具体的一面。那就是城市工业化改造不能影响居民区,否则既不利于居民的健康,又不利于工厂的扩展与生产运营。

结语

如今,当我们的年轻人观看欧洲电视剧的时候,会发现别国中世纪时期修建的建筑,至今仍保存完整,这些都是他们国家文化、历史的存在的见证。

然而,看完了欧洲的建筑,再回头看看我们自己的周围。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所有的建筑的样式都是千篇一律的。

有的时候我在想,难道真的要到了某一天,当我们看到韩国人又拿着属于中式建筑的“重檐顶”古建去申遗的时候,中国人才会着急吗?

当一些人看到北京古城墙被拆的往事的时候,就会说:这些古代的东西没有用,拆了也就拆了。但是,这些建筑并不是无用的装饰。

古代建筑是我们民族的文化、审美与精神力量的集合体,是我们民族的精神图腾。因为它们的存在,既见证了中国历史的源远流长,又时刻提醒着如今的人,勿忘过去,以鉴将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历史是向前发展的,所以在我们的居住点没有发生大规模的迁移的时候,适当拆除一些、新建一些,也是必要的。

中国人的祖先,并不注重纯粹的姓氏。而是坚持将内容和形式进行统一。因此,明朝的皇城是建立在元大都的遗址上面,而清代的皇宫就直接在明代的皇城基础上进行了扩建。

正如斯大林说的那样:我们要创造新的事物,但不能排斥旧的事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