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联合舰队中,有一艘“抗日奇侠”雪风舰,她有怎样的传奇?

subtitle
我淡如菊 2021-02-28 16:56

“那桑,放心去吧,雪风号会保护你的!”这是一个梗,如果你是一位舰长或者船长,当听到这一句鼓劲打气的话语时,心里一定会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因为,跟你一同出任务的雪风号,则是古今“日”外,为盟军所热爱,令日军胆寒的中华民国海军丹阳号驱逐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投降时,雪风号驱逐舰是日本帝国海军参战的82艘驱逐舰中唯一一艘残存且近乎无损的日本舰队型驱逐舰,该舰1940年1月竣工,共参加了十六场海战。

1946年12月30日,雪风号被指定为特别保管舰,并以战时赔偿舰引渡到联合国。
1947年6月28日,在东京盟军总部大礼堂抽签,海军上校马德建、姚屿二人为代表参加了抽签。美国抽到了该舰,但考虑到中国海军(零鸭蛋)和美国海军(包包里大把的军舰)实际情况,于是转送给了中国海军。美国人之所以这么做,另一个不能说的原因是,虽然在太平洋战争中雪风舰是潜伏在日本海军中的好基友,但是要让其上位成为正牌基友,美军心里好怕怕。

雪风号的赫赫威名,完全源自其辉煌战绩。

丹阳号是日本“阳炎”级驱逐舰的8号舰,标准排水量2000吨,满载排水量2500吨,动力装置为3台重油锅炉,2座舰本式齿轮减速蒸汽轮机,主机输出功率52000马力,最大航速35节,装备50倍口径三年式C型双联装127mm炮3座,610mm九二式四连装鱼雷发射管2座,25mm双联装高射机关炮2座。

这样的吨位,这样的武备,对于抗战前及抗战胜利后十年内的民国海军而言,无疑是一艘强大的巨舰,但是,对于强大的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来说,这样的硬件水平仅仅是打杂的勤务兵的干货。不过,就是这样一条不起眼的军舰,见证了日本帝国海军从兴盛走向衰败的全过程。

1941年12月12日,雪风处女战,在菲律宾的黎牙实备进行登陆支援。然后在12月24日参与拉莫湾的登陆支援,但被美军P-40的机枪扫射而令油缸受损,并且有6名人员受轻伤。雪风一开始并未显示出其多么的与众不同。

12月27日,在棉兰老岛的达沃接受维修。工程进行期间,重巡洋舰“妙高”被美国B-17轰炸机炸伤,而“雪风”在飞田舰长的指挥下成功躲避了这次轰炸。雪风“小荷才露尖尖角”,再经过半年多的准备,终于开启了其辉煌的“抗日”征程。

1942年6月参与中途岛海战,雪风号当时为近藤信竹中将所指挥的第二舰队攻击部队的一员,作为输送船团(运输船队)的护卫并预备从事防空作战。结果作为主力的云南机动部队,在海战中损失了全部4艘主力航空母舰(赤城、加贺、苍龙、飞龙),而被逼撤退。这笔功劳如算到雪风头上似乎有点牵强。

1942年8月7日至1943年2月9日,美日双方围绕所罗门群岛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展开了半年多的争夺,双方陆海军在瓜岛及其周围的群岛爆发了大大小小数十场战役,互拼消耗的结果是,盟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

1942年10月26日,参与南太平洋海战(美方称圣克鲁斯群岛海战),雪风号起初是作为航空母舰“翔鹤”(旗舰)的直属护卫,结果“翔鹤”中弹。后改为航空母舰“瑞鹤”的护卫舰并与美军军机交战。结果,参战的49%的日本鱼雷轰炸机、39%的俯冲轰炸机和20%的战斗机飞行员战死。祥瑞雪风号开始发威,克死的日本海军航空兵比珊瑚海和中途岛海战都要多。

1942年11月12日,以“雾岛”、“比睿”这两艘战列舰为首,十余艘巡洋舰、驱逐舰组成的日本舰队,在所罗门群岛海域与盟军海军遭遇。当晚23时30分,美军巡洋舰“海伦娜”的雷达发现日舰;23时42分,日本驱逐舰夕立号发现美舰;23时50分,两军舰队靠拢,夕立号打响了第一炮,随后,双方展开了历时24分钟的混乱炮战。这场海战称瓜达尔卡纳尔海战(日方称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一代拉菲号

此战,美日双方诞生了三艘明星舰,分别是“所罗门疯狗”夕立号(Yudachi ゆうだち),“所罗门的战神”拉菲号(Laffey DD-459),以及“所罗门的鬼神”——绫波号(Ayanamiあやなみ)。

夕立号和绫波号

这场海战以盟军失败告终,盟军轻巡洋舰亚特兰大号和朱诺号,驱逐舰库欣、拉菲、巴顿、蒙森、沃尔克、普雷斯顿号被击沉,南达科他号战列舰、旧金山号、波特兰号重巡洋舰和格温号、本哈姆号、斯特雷特号、艾伦沃德号驱逐舰重伤。而日军只有晓号、夕立号2艘驱逐舰沉没,1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受伤。

参加海战的比睿号战列舰

即便是在盟军惨败的局面下,被雪风号(真想称为丹阳号)重点护卫的比睿号战列舰竟被拉菲号(跟82年的拉菲毫无关系)逼近至10~20英尺(3至6米),一顿组合拳打得鼻青脸肿,虽然拉开距离后比睿用356毫米巨炮将拉菲号送入海底,但负伤的比睿在第二天没能躲过美军空袭,被炸成重伤,不得不自行凿沉。而头顶光环的雪风号则在此战中毫发无伤。

1943年3月1日,参与新几内亚补给线“破袭战”,护航运输陆军船团,在俾斯麦海,发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作风,自己啥事儿也没有,同行的四艘驱逐舰“白雪”、“朝潮”、“时津风”、“荒潮”以及七艘运输舰倒是被全部击沉。

1943年7月12日,科隆班加拉岛夜战,一枚鱼雷向着雪风号飞奔而来,祥瑞再次发威,鱼雷从舰底溜了过去,将身后的舰队旗舰神通号轻巡洋舰击沉。

马里亚纳海战第一个被击沉的大风号航母

1944年6月19日,参与马里亚纳海战中,这一次,日本海军另外两艘祥瑞——时雨、野分号驱逐舰与雪风同场竞技。一场大战下来,日本的“翔鹤”、“大凤”、“飞鹰”三艘航母玉碎、两艘油轮及20艘潜艇被击沉、404架舰载机和247架岸基飞机驾鹤西去,其他4艘航母“隼鹰”、“龙凤”、“千代田”、“瑞鹤”以及战列舰“伊势”、重巡洋舰“摩耶”也均有不同程度的负伤,而这三个“抗日英雄”均毫发无伤,战了个平手。此战后,日本海军航空兵几乎损失殆尽。

1944年10月24日,在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莱特湾海战中,日本航母“千岁”、“瑞鹤”、“瑞凤”、“千代田”,战列舰“武藏”、“山城”、“扶桑”、“最上”,重巡洋舰“爱宕”、“摩耶”,航空战舰“伊势”、“日向”以及其他数艘巡洋舰、驱逐舰全部死啦死啦的,就连大名鼎鼎的“野分”号也死的不能再死了,雪风毫发无伤,在“抗日”名舰的竞争中已经坐二望一了。雪风很谦虚,言:吾之大和舰仅打掉了一艘武藏,还有两艘,“抗日”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交战前的武藏号

莱特湾大海战时,美军航母已经占据绝对优势。

1944年11月21日,在台湾海峡,雪风号护卫的”金刚“号战列舰被美军潜艇击沉,同领护航任务的浦风号驱逐舰亦沉没于海峡,雪风号默默救捞起落水的二舰水兵,安全返航。

金刚号战列舰

身旁的上司和战友即便没有玉碎,也是缺胳膊断腿,而雪风连擦破点皮都很难,好不容易挨上的炮弹什么的,80%都能是哑弹,战斗减员几乎为零,其伟大的“抗日”英名在帝国海军中盛传,各个舰长在出任务时都祈祷千万别碰上这位扫把星。

日军一般是3~4艘驱逐舰编为一个战队,设一司令官,若司令官将司令部设在雪风号上,则会遭到舰上从舰长到水手的一致反对。他们的观点是,本来我们好好的,你这小小的司令官要是过来,难免要摆摆司令官的谱,指手画脚一番,没准就让雪风破功了。

43年7月份。鸟海重巡洋舰回日本去维修,雪风粉鲛岛具重中将,不知是受谁的蛊惑,亦或是想离得偶像近一点,决定把雪风号设为第八舰队旗舰。雪风上的官兵这次没有拒绝这份莫大荣誉,而且也不敢。于是,雪风号升起中将旗,成为日本有史以来第一艘担任舰队旗舰的驱逐舰。

只不过,雪风只当了三天旗舰,原因很简单,一艘小小的驱逐舰,除了本舰官兵,再装上庞大的舰队司令部的人员,很快,厕所排起了长队。

运气+努力,让雪风成为打不死的小强

雪风号之所以成为祥瑞,运气无疑占了很大比重,但是另一容易被“运气”遮挡的因素是,雪风号的几任舰长都是操舰老手,手下的水兵们对舰长都无比信服,下达的命令不打折扣地坚决执行。莱特湾大海战除了雪风号,其他驱逐舰都断了油,不得不在海上冒着巨大风险停下来从巡洋舰的油箱里抽油,不少驱逐舰被击中是在战斗的后半段,因为油料没了,规避动作做不出来或者做得不准确。由此可知雪风舰舰长之老辣。

早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雪风舰就很有名,在1941年8月联合舰队举行的最后的划船赛中,第一、第三、第五名都被雪风舰各部门组成的代表队夺得。舰长牛,水兵牛,又没啥舰员,一群牛人天天在一起厮混,几年下来技术越来越精湛,动作越来越娴熟。

因为雪风牛,所以新装备都是优先装备雪风,象雷达、声纳这种高级货,雪风都是第一个安装上。所以,先天的运气加上后天的努力,方才成就了雪风舰。

雪风在日军很有名,在盟军中同样名气很大,美军对这位敌方好基友是既爱又怕,因为凡是跟雪风打过照面的,都活不过雪风,包括企业号航母。

雪风都这样了,但是头脑一根筋的日本海军上层就是不信这个邪,让这个祥瑞在日本内海继续“自由航行”。

1944年11月29日,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航空母舰“信浓”号在濑户内海试航,该舰是在大和三号舰的舰体上改装而成。雪风号与美军潜艇“射水鱼”号都发现了信浓,由后者操刀,发射了6条鱼雷,于是,雪风号一炮未放,即让信浓用不到20个小时夺得了历史上最短命航母的桂冠。“射水鱼”也久闻雪风号的大名,知道就算发射鱼雷也伤不到雪风,何必浪费,毕竟鱼雷挺贵的。射水鱼走了,雪风的甲板上坐满了信浓号失魂落魄的船员,船员们心中不知道问候了多少遍雪风老娘身体上某个重要部位。

雪风号开始向着搞沉最后一条大和舰的目标前进,而时雨号,则在1945年1月24日,执行护航任务时在马来西亚的哥打巴鲁以东附近被美军潜水艇“黑鳍白鱼”号(SS-322)的鱼雷击中沉没,标志着日本10艘白露级驱逐舰全部战沉,退出了冠军争夺战,

时雨号驱逐舰

1945年4月7日,日本海军集结残存力量,发动孤注一掷的自杀攻击"菊水作战“。”雪风“号被编入舰队,为舰队的旗舰、大日本帝国海军的骄傲——”大和“号战列舰护航。战斗结果大家都耳熟能详,在黑压压的美军飞机一波又一波的连续攻击下,大和沉了,巡洋舰“矢矧”,驱逐舰“滨风”、“矶风”、“朝霞”、“霞”等等也都沉了,美军同样也损失惨重,而雪风呢,死3人,伤15人,这已经是雪风战史上了不得的损失了。战斗结束后,在雪风号的粮仓中发现了一枚美军投下的重磅炸弹,自然是哑弹,否则怎么延续雪风号的传奇。

菊水作战之后,当年强大无比的大日本帝国海军已经名存实亡,剩余的几艘战舰躲在各处军港中苟延残喘。”雪风“号先后在舞鹤、宫津湾及吴港转场,经历了合计15000架次敌机的数十次大规模空袭,却仅中弹一枚,击中的又是对舰体结构影响不大的粮仓,而且,必须滴又是颗哑弹!

雪风这位小强如此顽强,强大的美军表示无能为力,日军一拍胸脯,我来,我要为死去的上千条军舰、上万架飞机,还有那数不过来的陆军”马鹿“们复仇。

于是,雪风撞上日本海军铺设的水雷,然而,打不死的小强呵呵一声,神迹再次降临,日本海军的水雷引信失灵了,是颗臭雷!而另一艘“初霜”号驱逐舰在躲避美军空袭的混乱中也撞上了水雷,然后沉了。

美日对雪风号无可奈何之时,日本投降矣!在整场战争中雪风号只有不到10名船员死亡,2人失踪,被她克死的日军、美军舰只大把大把地躺在海底。

雪风号誓死也要将传奇进行到底

日本投降后,舰况良好的雪风号责无旁贷地承担起遣返重任,被拆除武装后四处忙着将太平洋上被饿得不成人样的投降日军运送回日本。

1947年7月1日,雪风号在佐世保长浦码头出发驶向上海,末任舰长东日出夫中佐、航海长中岛典次及以下部分官兵和少数官员前往送行。
1947年7月3日,雪风号到达上海。
1947年7月4日,高昌庙码头,于江南造船厂被命名为“接一号”无人无武装闲置中。而就在6月30日夜,刘邓大军发起鲁西南,羊山战役,挺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
1948年5月1日,改名为丹阳号,舷号DD-12成为国民党海军舰队的旗舰。
1948年10月10日,塔山战役,丹阳号护航重庆号驶往葫芦岛。而重庆舰则在1949年2月25日起义,3月4日遭蒋军飞机轰炸,3月20日自沉。此时的丹阳舰并未恢复武备,一条无武装的军舰跑去塔山,难道就是为了”妨“一下重庆舰?

没有了重庆号,丹阳号就成了国民党海军中的老大,没啥需要它护航的。”妨“不了别人,那她就开始朝自己身上招呼。

1949年8月底,停泊于马公的丹阳号遭遇台风袭击,其锚链被台风震断。以坐东朝西的状态搁浅在附近的礁滩。
1950年2月,多次救援仍无法脱困,归类为训练舰。待解体。
1950年8月25日,日本辅助拖船大青(原LT-355)四次奉令前往救援。
1950年8月,前往基隆港,列入保管舰。
1951年1月,开始修复。

干脏活的丹阳号

1952年10月16日,修复成军,定舷号12,再次担任国民党海军的旗舰。之后,丹阳号开始干脏活,封锁袭扰大陆。
1954年5月13日,拦截波兰货轮哥德瓦尔特号。
1954年6月23日,拦截苏联油轮陶浦斯号。
1956年,丹阳舰换装了上3门Mk12型38倍径127毫米舰炮、2门76毫米舰炮 、10门40毫米机关炮美制武器,成为全美械日系战舰。

1964年5月1日,丹阳号开始了最后一次祥瑞之旅

1964年5月1日夜,台湾数艘“海狼艇”(国民党军使用向大陆偷运搞破坏袭扰的特务)企图袭击福建沿海,被解放军雷达发现,随即遭到解放军数艘62式护卫艇的拦截。在附近执勤的国民党军丹阳号立即赶往交战海域援救。面对排水量达2500吨的丹阳号,排水量仅110吨解放军577号护卫艇单艇抢占T字头,向丹阳号猛烈射击3分钟,丹阳号随即转向逃跑(丹阳号上随便一门最小的炮也比解放军最大的37炮口径大,国军辣鸡不是盖的),被其抛弃的“海狼艇”被击沉一艘,俘虏一艘(后在拖带中沉没),其余逃散。

这是雪风号有记载的最后一次战斗。雪风虽然不再参加战斗,但是其魔咒仍然在继续

1965年12月16日,丹阳号因为船体老化降旗停航并退役。
1966年11月16日,正式除籍后改为训练舰(日本国内以雪风旧乘员为中心结成了雪风永久保存期成会,会长野村直邦)。
1969年夏,丹阳号在台风中搁浅。9月,老蒋下令解体丹阳号,当天,校长出车祸,假牙撞掉了,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流。坐在边上的宋美龄更是疼得大叫起来,后来才知是双腿膝盖创伤。
1971年11月,开始正式拆解,两只车叶台湾海军官校收藏,台湾三军大学后改台湾成功岭军史公园收藏。舰钟安放于台湾左营军史馆。而就在前几天,基辛格秘密访华,在其飞回美国的飞机上得知,1971年10月25日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合法席位,联合国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驱逐蒋介石的代表在联合国窃据的席位。
1971年12月8日,锚与舵轮赠日本,舵轮于江田岛的旧海军兵学校内的教育参考馆内,而锚则在庭园中展示。当天,日本股市大跌,不久就爆发了银行业危机,到了八十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2007年金融海啸引发次贷危机,直到现在日本仍未缓过来。
1971年12月31日,丹阳号完成拆解作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