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你为什么会笑?大脑get到笑点原来是因为量子态叠加

subtitle
新智元 2021-02-28 14: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智元报道

来源:外媒

编辑:LQ

【新智元导读】当你听到一个笑话时,大脑竟然处于一种量子态叠加?心理学家利用「量子力学」试图解释大脑对幽默认知的处理,结果竟然比经典概率论的语义模型更为准确。

先来看一个笑话:

-「Why was 6 afraid of 7?」

-「Because 7 8 9.」

在这个笑话中,数字8的英文单词eight的发音与ate相同,所以,「7 ate(eight) 9」,这里用了谐音双关来产生笑点。

在听笑话的过程中,我们先用惯常的思维方式理解它,「Why was 6 afraid of 7」这句话平铺直叙,并没有笑点,但是后半句来了反转「Because 7 8 9」,听到的人一旦get到谐音双关,他的大脑立马就像换了一种思维方式,这就赋予了笑话新的意义和喜剧效果。

笑话中的有趣元素可以解释为某个词语同时具有两种意思,以及一个陈述或情景可以用多种但不兼容的方式来解释。

就像喜剧,它依赖于外表和本质的分离,也就是说,「笑话之所以好笑,是因为你看到的并不是你所得到的」。

笑话的设计促使你期待一个特定的结果,然而笑点部分通过使用你所依赖的意义来颠覆这种情况,这种颠覆就产生了滑稽的效果。

然而心理学家和数学家发现,理解笑话的过程表明我们拥有同时感知两种意义的能力。

eight和ate谐音碰撞产生语义冲突,要处理语义冲突,大脑就要在同一时间,维持两个冲突的语义。

而这一过程很像量子态叠加:同一个物体,在某一时刻,同时存在于2个位置。只有当进行观察时,量子态坍缩,物体的位置才会被确定。

也即对笑话的反应是笑话含义模糊的结果,就像量子本来处于不确定的模糊的叠加态中,只有当它被观测者观测后发生坍缩,才会赋予它确定的经典属性;

笑话在含义不明确的时候让人处于一种似笑非笑的叠加态,笑点就是笑话突然坍缩呈现出来的经典属性,让我们的脸必须选择一种状态坍缩:笑,还是不笑?

(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量子态叠加背后的数学模型是否可以用来探索幽默背后看似荒谬的认知过程?

心理学家和数学家表示同意。

用量子形式来理解幽默的模糊性认知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Liane Gabora和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数学系的Kirsty Kitto另辟蹊径,通过论文Toward a Quantum Theory of Humor,试图用「量子理论数学模型」来讨论幽默的认知层面,描述语义冲突。

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幽默的认知过程依赖于量子现象,只是描述量子现象的模型被用来描述语义冲突。

许多关于幽默的认知理论都假设幽默是由不一致图式的同时感知或「一个词语同时具有两种意思」驱动的。

模式可以是静态框架(如卡通) ,也可以是动态展开的脚本(如双关语)。

「不协调」通常伴随着期望的破坏和惊讶的感觉。

虽然早期的研究假定理解幽默包括解决不协调的框架或脚本 ,解决的概念在当代理论中往往扮演次要角色,这些理论倾向于认为笑点能同时激发多个图式,从而强调语义模糊性。

Liane Gabora说:「量子形式对于描述含有幽默的模糊性认知状态非常有用, 这篇论文告诉我们,量子方法使我们能够自然地表现‘理解笑话’的过程。」

为了试验这一模型,研究人员找了85名学习心理学导论的大一学生,让他们对双关语的滑稽程度以及部分笑话中的滑稽因素(笑点)进行评分(例如,只评定笑话的句子结构或其中的笑点)。

这个团队还对笑话进行解构,改变其中的元素,甚至加入了新的元素,来看看「什么能戳中笑点」。

其中,文章开头提到的笑话 「Why was 6 afraid of 7? Because 7 8 9.」作为原始笑话(O)被认为是最有趣的,平均得分2.70.

只保留笑话句子结构(S)或者笑点(P)得分均为1.22;

变体的句子结构与原始笑话保持一致(CS)得分为1.41;

变体保持了原来的笑点不变(CP)得分为1.47;

改变了句子结构(IS),比如文章开头的笑话,:

「Why was 6 afraid of 7? Because 7 was a six offender.」

six offender即sex offender.

但这些变体的幽默程度并不如原始笑话高(2.37)。

量子模型能更准确地描述幽默认知

作者指出,虽然他们的数据支持不协调/同时有两种意思作为幽默的一个来源,但它表明这不是唯一来源。

之前主流的、基于经典概率论的语义模型认为:一个双关语的幽默程度,等于这个双关语的每个语义的幽默程度之和。

虽然一个笑话的「滑稽应该等于所有可能的语义解释下判断的滑稽程度的总和」,但随着笑话被分解成几个部分,并由学生评分,他们发现「没有办法选择语义概率来满足」这个等式。

这可能表明,大脑在接收到的信息(笑话)中添加了一些东西,存在一种认知过程,这种认知过程使得完全拼凑起来的笑话变得有趣,即使它的单个元素并不好笑——这种现象使得量子方法成为研究幽默的理想方法。

研究小组在他们的论文中写道: 「幽默感并不是预先存在、可以衡量的“现实因素”,它来自于笑话的本质、听众的认知状态以及其他社会和环境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

这一实验结果和经典概率模型的预期有显著差异,这是否是实验方案的漏洞造成的?

对此,论文作者认为:偏差证明,较之经典概率模型,量子模型能更准确地描述幽默的过程。

但是其他科学家持谨慎态度——经典概率模型跟实验结果有偏差,并不意味着量子模型就能有更好的效果。

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实验结果是实验方法缺陷导致的。

而且两名论文作者也承认,他们的实验中,并没有把词语的全部可能含义纳入考虑。

作者表示,他们的模型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幽默理论,而只是对「幽默认知」方面的解释。

并且这个模型「仍处于初级阶段,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它与实证数据的一致程度。」

参考资料:

https://www.zmescience.com/medicine/mind-and-brain/quantum-formalism-funny-puny/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hy.2016.00053/full

https://www.sohu.com/a/129650699_393028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