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浅浅的诗歌受到批判的致因

subtitle
亲民的育儿经 2021-02-28 10:51

今天想谈谈贾平凹他们在贾浅浅的诗歌受到批判的过程中,有哪些方面的过错性致因。我想从孟母三迁谈起,用贾平凹的行为与之做一个对比,在文化层次上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谈谈孟母三迁。我以前看过京剧,剧中孟母教育孟珂时的话,大约有这样的内容:天下孩子要从贤,要学就学古垂范,读书当有社稷心,学成所用为苍生……后来孟珂远离玩伴,杜绝狎邪,一心走上圣贤之路。在他学成后,上继孔学,君主面前力主施行仁义,下开儒学实践门径,把儒学治政精要精炼成人人皆知的一句话: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极为强悍的巩固了从周公那里传承下来的民本思想。从孟子开始~礼是最正确的态度,仁是最广阔的大厦,义是最正确的道路,这样的思想就一直深入人心,再都没有在中国人的心中动摇过。这种信念让中原大地虽遇危亡之时,亦从不失上邦之位。这样一个关于教育的佳话,二千多年来,早已成为中国人民心中的集体记忆,成为我们民族进行身份识别时自我认同的鲜明的图腾符号。如今,当我们说到孟子的时候,都会脱口而出他那句痛骂世间不公平的话:厩有肥马,野有饿殍,此率兽而食人也~而这句让帝王惮,独夫惧的话,就是今天我想切入讨论的切口。

不妨再引申一下,把孟子的思想再往前看,看看他的先师孔子是如何传递下相关思想精华的。关于文化,孔子就说过非常重要的五个字~失礼求诸野。这五个字是什么意思呢,它是指,我们华夏文化博大精深,渊远流长,就算文化受到治政的影响出现了贵族阶层的堕落,但它的精义,却象一滴水深藏大海,是永远也不会干涸的。换言之,人民是华夏文化真正的托底,优质的华夏文化精粹永远都根植于人民大众的灵魂深处。这样的人民,是最终决定文化走向的绝对力量,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动摇和战胜的。孔子的这个观点,在二千多年的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和而不同的相互影响的发展历程中已经得到证明,无须多言。与孟子相同的是,孔子同样有一位伟大的母亲,也是她,为了让孔子得到教育,在师尊门前跪了整整一天,才开启了一个伟人的人生。从此,中国有了一批视文化为生命的士子,他们继往开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把时间拉回现实,与孟母为教育人子而三迁相比,贾平凹也为自己的女儿做了三件事。

第一,贾平凹把一个只考了250分的女儿送入了需要学霸才能进入的211学校,直接跨过了高考非常严肃的考核体系。

第二,贾平凹以自己参与领导的学院为平台,让贾浅浅成为博士和副教授,还让其回到了西北大学任教,教育来自全国各地的学霸们。

第三,贾平凹利用自己掌握的两大文学刊物《延河》和《美文》,让自己并不具备绝对实力的女儿得到了诗歌大奖。并以其它渠道为贾浅浅出版诗集。

以上三件事,正应了孟子那句~厩有肥马,野有饿殍,此率兽而食人也的千古一骂。一方面,广大优秀的民间诗人,怀玉而隐,终身与诗刊无缘。一方面,贾浅浅并不具备绝对实力的作品,却连连取得官方出版资源,三本诗集接连呈世。这很难让人不产生联想~贾平凹为自己的女儿成名成家造势。与之同期,不知是不是巧合,一个有着诗词悠久文化底蕴的诗之大国,居然在此前后大面积的出现了非常反智的溃败,象平阳体,棃花体,废话体,摸奶体,下半身体,徐乡愁体,乌青体,苏非舒体,进茶体,老黄体,刘傲夫拉尿体等,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直到他们把中国诗词圈搅得天昏地暗,臭不可闻,是非不分,良莠难辨之时,贾浅浅才闪亮登场。用的还是那么轻车熟路的炒作套路……。

我真的不敢往深里想,真的不希望这是贾平凹深思熟虑后长年精心策划的一个大迂回的战略性布局。

同样是父母,同样想让自己的子女成才,我们的古人,想的是自己的孩子为天下苍生谋福,为国家的文化源流树立中坚。而贾平凹呢,却是让自己的女儿踩着自己的肩膀往上爬,无才却取得高位,无德而博得盛名。由此,我想起论语里所说的,古之学者为己~古人学习是为了加强自己的修养,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今之学者为人~今人学习是为了在人前出人头地,投机钻营,巧取豪夺。对照我们看到的贾家所为,感觉真是古人诚不欺我啊。

说到贾浅浅现象的危害,我觉得往小里说,贾浅浅要成功,在其不具备一流诗人的特质的情况下,贾平凹等人就有可能人为的堵塞天下英才,降低举国诗歌呈现水平,让贾浅浅的诗歌显得有那么一点点存在的合理性。事实上当前诗刊办的那么差,不正印证了这种假设吗?甚至一大批专家学者,其中不失国刊领导和学界元老,都通通站了出来为贾浅浅的屎尿屁诗辩解,与广大人民群众进行诗歌理论上的博弈,试图以专业性优势居高临下对人民群众的民意进行压制。我在创作诗歌的道路上,有几十年的探索,我觉得,文学作品既然来自于生活,也完全可以放回生活里去对其进行还原性检验。甚至从根本上说,形成诗歌的语言依然只是一个工具,真正进入人们心灵中,形成美丑感受的并不是语言本身,而是语言带来的画面感甚至是意境。试想,我们现在不用汉字去读贾浅浅的诗歌,而用同样具有语言功能的手语甚至是肢体语言,甚至直接把贾浅浅的几首屎尿屁诗还原成一个短剧,用这样的办法去阅读贾浅浅的诗歌,那么,我们怎么能读得出来,怎么能读得下去?难道,在读到裙子里体液滥流的时候,需要一阵风掀起她的裙子让大家看到她的底裤吗?

最具迷惑性的一个观点,依然是诗刊编审彭敏、以及一些不具备辩惑能力的专家和读者~在他们看来,贾浅浅写过几首烂诗,但谁还不写几首烂诗呢,评价一个诗人要看他的全局……明月汪汪认为,每个诗人限于自身诗歌修为,都有力所不逮的时候,在能力、灵感,诗歌框架不足的情况下写不出好诗,根本不应该受到人们的攻击,事实上因此受到贾浅浅那样的被攻击,除了李少君、刘傲夫等人,也确实很少出现过!贾浅浅之所以受到攻击,是因为她拿出来公开发表的,是比烂诗恶劣得多的脏诗!打个形象的比喻,这几首脏诗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如果诗歌可以比喻成人体的话,这就是露*阴一样的非常可耻的行为!并且我们不得不指出,对贾浅浅诗歌的讨论,现阶段早已超出纯粹诗歌讨论的本身,而是人们发现有一大批所谓的专家学者,正在以集团式的嚣张,试图用这些丑陋不堪的文字,树立诗歌美学的新标准!这才是人们不接受,由此表达愤怒继而反馈回怼贾浅浅的真正原因。为了让这些替贾浅浅辩解的人知道自己有多荒唐,我不得不用了以上一些极端的比喻,实在是罪过。

各位读者啊,最后我想说的才是今天最最重要的内容。中华文字,每个字都是一个城池,从世界诗歌语言的表现力来讲,汉字有着独特的功能,就是因为我们有这样好的诗歌语言, 我们的诗歌从产生的那天起,就一直是真,善,美的杰出代表。它深刻根植于世世代代中国人民的内心,成为我们民族的精神归属家园。今天,广大人民群众之所以对贾浅浅诗歌的出现揭竿而起,群起而攻之,就是对同属于全体人民群众自己的精神家园的一种捍卫。这种现象在赵丽华出现时没有过,在乌青出现时没有过,甚至在李少君出现时也没有过,因为他们的出现虽然同样具备很强的破坏性,但从体量上还不至于危及到我们诗歌的根本美学体系。今天贾浅浅的出现,情况却有根本的不同,它不再是关于诗歌的一城一地的争夺,而是诗歌美与丑谁生谁死的终极较量,是决定谁的旗帜能高高飘扬的历史性时刻。一方是文学界的最高行政领导带领着虾兵蟹将,试图把自己的女儿树造成龙女,一方是依然愿意让优秀诗歌文化滋养自己的孩子的人民群众的千军万马对这一切说不。那么,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们的领袖说: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我相信诗歌,永远都是只有人民才有赋于它生命力的力量,我相信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有人在预言贾浅浅会得到诗歌诺贝尔奖,我笑了……我想说,我对世界还是有信心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贾浅浅依靠目前所看到的作品得到诺贝尔奖,我会依然会坚持今天在此文中的观点,同时我希望贾浅浅不要以中国诗歌界的名义去接受那份所谓的荣誉,因为,那将绝对是对中国斑斓的诗歌星河的最为彻底的亵渎!

文章最后,我有一丝悲悯,大言不惭的,我想以这份悲悯送给贾浅浅,我看到你依然还是有一些可以称得上是诗的作品,而且我相信你仍然是一个善良和愿意追求美学修为的女子。如果真是这样如我所说,我希望我们不要成为针锋相对的敌人,而都成为祖国诗歌文化的建设者,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做出自己的贡献。

明月汪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