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韩滉咏“牛”抒情

subtitle
大道知行知行堂 2021-02-28 08: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五牛图》

农历2021年是牛年。我国养牛历史悠久,牛与劳动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中国牛文化也因此丰富多彩。在古代传统绘画中,牛更是占有一席之地。传世的画牛名作当属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最为著名,可谓旷世之品,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元代画家赵孟頫称赞说:“五牛神气磊落,希世名笔也。”作为政治家和画家的韩滉托物言志,咏“牛”抒情,其中渗透着作者鲜明的品德追求和关注农耕的殷切情怀。

韩滉,字太冲,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是唐朝玄宗时期的宰相韩休之子。韩滉年轻时特立独行、不附权势而好学习,因父亲官勋而于玄宗开元年间出任左威卫骑曹参军,此后在多地担任地方官,历练丰富。贞元元年(785年),韩滉入朝加同平章事,正式拜相,兼江淮转运使。他虽出身于贵族豪门,但是秉承其父风范,不但为政清明,而且崇尚俭德,关心民生。

图片来自于网络

《新唐书》说:“(韩滉)虽宰相子,性节俭,衣裘茵祍,十年一易。甚暑不执扇,居处陋薄,取庇风雨。”“居重位,清洁疾恶,不为家人资产。”韩滉明于吏道,治镇有方,尤其是掌管财物赋税时尤为廉洁勤勉,制定赋税收支的律法,加上当时连年丰收,使得仓库积蓄充盈。有人说韩滉之所以画五头牛,是寓指其兄弟五人的志向。因为牛勤劳朴实、憨厚宽容、忍辱负重,历来为人们喜爱、敬重,被誉为“老黄牛”“孺子牛”。韩滉通过画出牛的高大形象,赞其坚韧品格,抒发自身心志,欲以国家和苍生福祉为念,埋头苦干。

牛作为中国传统社会“六畜”之一,在农耕时代是耕种、运输的重要力量,为社会发展起过重大作用。唐代诗人元稹在《田家词》中生动地描写了艰辛耕耘的牛:“牛靿咤咤,田确确,旱块敲牛蹄趵趵。”北宋诗人孔平仲的《禾熟》则刻画了牛只知耕作、从不索取、随遇而安、悠然自得的形象:“百里西风禾黍香,鸣泉落窦谷登场。老牛粗了耕耘债,啮草坡头卧夕阳。”

以牛入画是国画的传统题材之一,体现了农业古国以农为本的主导思想,《五牛图》就有鼓励农耕之意。韩滉经历玄宗至德宗四朝,青年时代亲身经历了安史之乱造成的社会动乱和民不聊生。在他入仕为官期间,藩镇割据,战乱频仍,农业遭到严重破坏,赋税苛重,百姓深受其害。韩滉每到一地为官,都非常注重农业的发展,垦田造地,扩大粮食种植面积,安抚百姓,储积谷帛,充实府库。他在任苏州刺史和浙江东、西道都团练使时,就竭力减轻百姓税赋,组织百姓耕田栽桑,治水养鱼,和老农“共商癯田肥料”,促进江南地区的农业发展,所以他的绘画作品多是描绘农耕生产、农家生活、田园风俗的情景。

据说,有一年春耕之季,韩滉到乡村田间巡视,见到遍地牛群,而牛的神态各异,有的在低头吃草,有的在田埂嬉戏,有的在小道上悠然慢行,有的在耕地犁田、纵趾而鸣……这种田园景色令他欣喜不已,连忙取来纸笔,全神贯注地画出一幅幅耕牛图景。回去后,又经过反复修改润色,绘出形态各异的五头牛,以倡导人们关注耕牛,重视农业生产,《五牛图》由此得来。

《五牛图》蕴含的农耕情怀,从清代乾隆的题跋中也可得到印证。乾隆在《五牛图》卷首题写“兴托春犁”4个字,意思为一年之计在于春,在于春天的辛勤耕犁。他在图中题诗曰:“一牛络首四牛闲,弘景高情想像间。舐龁讵惟夸曲肖,要因问喘识民艰。”乾隆认为《五牛图》意在表现汉代贤臣丙吉关心民间疾苦,路见牛喘而致问的典故,应该效法古代先贤多关心民众耕种之辛苦。

《宣和画谱》所载韩滉作品30余幅,其中田家风俗题材的超过半数以上。唐代人尚武爱马,所以画马的人多,画牛的人寥寥无几。而韩滉作为一个贵族官宦能够关心民瘼,把目光投向农家生活,创作出耕牛犁田的各种画作,且不说高超斐然的画技,单是其用心也实属难能可贵了。

◎本文原载于《学习时报》,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