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何说红楼梦第18回是细思极恐?解说4点细节

subtitle
小鬼当差 2021-02-28 08:43

《红楼梦》第18回名为“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这两日恰逢元宵节,答个题应应景。以下几处预言伏笔细思极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黛玉预言自己的结局

仔细翻阅原著,此时宝玉刚被贾政一阵夸,高兴地跑到贾母院里来找林黛玉显摆,身上的荷包扇坠什么的全赏给小厮。

林黛玉跑过来看自己送的荷包也没了,赌气回房去把做了一半的香袋给剪了,宝玉这才掏出自己藏起来的荷包,看黛玉低头不说话便使性子丢在她怀里。林黛玉又动手剪又一阵哭,贾宝玉又是赔礼道歉,又是痴痴缠缠。

这里黛玉说了一句话,在莽莽看来是整本书的伏笔:

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离了你。

这句话完完全全应验了,单看书中前80回贾宝玉无数次先将林黛玉气哭,然后口花花几句“好妹妹”、“你该知道我的心”去哄她回心转意。

林黛玉呆在贾府的日子里,从第一天开始贾宝玉胡乱摔玉把她吓哭,“风霜刀剑严相逼”后泪尽而亡,可不就应了一辈子不得安生,最终离了么?

黛玉的病久久不见好,就是贾宝玉闹的。仗着贾母的宠爱,随时随地都在闹,黛玉生病了也去闹,没有半点尊重,随意出入闺房。要是林黛玉真是心胸狭隘,刻薄小性子,下人们的口水早就将她淹死了。

书中从来不去描述贾宝玉闹过自己亲姐妹,闹过薛宝钗,不就是仗着林黛玉孤苦无依好欺负吗?包藏祸心的“好”。

妙玉和黛玉极其相似的身世

王夫人安排采买戏子尼姑,妙玉在林之孝的话中出场了,提到她师傅的临终遗言:

衣食起居不宜回乡,在此静居,后来自然有你的结果。

这句话似乎预示着妙玉的结局,妙玉原本要扶灵回乡,被她师傅阻止了。概因她父母双亡,遁入空门,一介孤女远在苏州的家乡也没无人照拂。

这身世背景跟林黛玉何其相似,从前贾母一句“接了他来”将林黛玉陷入贾府,现在王夫人一句“何不接了他来”,将妙玉也带进贾府的沟里。

妙玉自小体弱多病,所以遁入空门带发修行;林黛玉何尝不是先天不足,差点被赖头和尚带走了?同是苏州人氏,同样读书官宦人家,妙玉和黛玉家中会否早有牵连?

妙玉的师傅又是谁?竟然精通先天神数,肯定算到了贾府鲜花著锦、烈火烹油的场景,算到妙玉深陷污泥的结果?那么书中的言外之意这位师傅究竟是幕后推手还是推动劫数?

贾元春归省时间和离家时间

因为贵妃回娘家,整个贾府忙活整个春节都没过好,到了正月十四晚上,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凌晨三点(五鼓)就起来梳妆打扮,约五点站在荣府大门外等候。

等到头昏眼花,饥肠辘辘,才见到太监来传旨说省亲时间在晚上戌时,也就是七点钟动身前来。古代出嫁女回娘家,通常是早早就出门,而贾元春省亲是在夜晚,日薄西山昏昏沉沉,绝不是好的征兆。

这是贾府鲜花着锦背后的预兆,表面上看是荣宠之极,实则前途黑暗,与光明未来背道而驰。

表面上皇恩浩荡,让贾元春在家待过夜直到凌晨1点45分请驾回銮,再多说两句话,也就是凌晨两点离开,前后不到七个小时,还是在深夜。

实际上为贾元春回娘家的7小时,贾府前后花了数百万两银子大兴土木打造“金门玉户神仙府”,看似备有面子,实则狠狠地打了皇帝的脸面,没落贵族竟如此豪富奢靡。连贾元春都隐隐担心了贾府未来,再三告诫“以后不可如此奢华靡费”。

接着说这个离开时间,丑正四更天

这个时辰书中多次出现,譬如:秦可卿死时给王熙凤托梦,三鼓以后的四更天(凌晨一点到三点),那时秦可卿说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就是贵妃省亲的大事。然而“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正月十五月满,过后危机接踵而来,元春省亲可谓是整部书的第一次巨大转折。

书中52-54回过过完整的元宵节,王熙凤彩衣娱亲,散场之时说了句:

“外头已经四更了,依我看,老祖宗也乏了,我们就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

这个比喻十分深刻,用聋子指代贾府众人正贴切,贾府中人光看见表面的风光,时刻依仗贵妃的名头为非作歹,贾元春在宫中过的什么样的日子压根不知道,可不就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聋子嘛!

而炮仗正是贾元春从前的预警,省亲过后从宫里递出来灯谜让贾政猜着了,炮仗、爆竹“砰”的一声响,四分五裂化为灰烬,说的就是贾家的下场,可惜掌权人看不清,看得清的身处闺阁无力回天。

元春死后贾家被抄,树倒猢狲散,可不就是“散了”?

红楼女子诗词中展现出来的个性同样预示着结局

迎春写《旷世怡情》,坦言自己害羞不会写诗,是奉召才写的,规规矩矩对仗工整,看不出什么深意,只是发表下感慨而已。迎春的木讷以及听命行事的软弱性格,造成她后来的悲剧,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只敢在回门时哭诉,到底没敢反抗。

探春写《万象争辉》,选这个匾额就透着股不甘认输的劲,夸奖大观园气势恢宏,言语难以形容的漂亮,万物都在闪闪发光。发光的何止是园子,自己也是其中一位。

惜春写《文章造化》,她的诗就像她的画,将大观园中的景致描绘一遍,就像写意的水墨画。

李纨写《文采风流》,这首大概是她最外放的一首诗,盛赞元春是瑶台下凡的神仙游赏人间。平日里的李纨含蓄内敛,守着贾兰过日子,轻易不跟任何人起争执,这时候也不免表现一番,希望能得到元春稍许关注,也算是为儿子争取。

薛宝钗写《凝晖钟瑞》,全诗都在赞美元春身居高位还愿意回家探望的孝顺,看似不争不抢不慌不忙,没有丝毫提到自己,这就是宝钗的高明的地方,处事圆滑,身为配角时甘当隐形人,却不会被忽略,后来得到跟宝玉同样的赏赐。

林黛玉写《世外仙源》,写天上的风景非凡俗之物,没有卑微地随大流去赞美元春,孤高傲骨不折腰,个性如此,无论形势、环境如何改变。不要忘了,这时候林黛玉已经是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孤女,或许对贾母还心存些许希望,她依旧活得很真实。

结语:更多细节还在精读,欢迎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