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Nature: 给各大新冠疫苗排名?

subtitle
唯问Justscience 2021-02-28 08:42

作者 | Rhyme Z.

注 | 转载留言即可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世界各地已经陆续研发出越来越多的冠状病毒疫苗来抵御这飞来的横祸。那么在这其中,根据一系列临床数据以及其他考虑因素,我们现在是否可以综合考量评出个第一第二第三呢?

近日,Nature News对此问题展开了评述,并表示“尽管已经广泛推广了几种疫苗,但可能尚需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对其进行排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尼日利亚,现阶段抵御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宝贵工具是一种对COVID-19具有70%保护作用的疫苗,同时这种疫苗的价格十分便宜,而且保存条件并不严苛,不必保持极低的温度。但与之相比,价格昂贵,储存条件严格,但功效却高达95%的疫苗,是更好还是不好呢?“我们应该选择效果较差的前者疫苗,还是为了效果较好的后者疫苗寻找一种加强冷藏库的方法呢?”研究负责人阿德比西如此问道。

事实上,这也是全球研究人员和政府领导人所面临的问题。他们盘点了新兴的冠状病毒疫苗,并且试图确定若要结束这场已经造成近250万人死亡的大流行,哪种方法最行之有效。巴西里约热内卢奥斯瓦尔多·克鲁兹基金会的公共卫生研究人员克里斯蒂娜·波萨斯(Cristina Possas)认为,这个决定受限于疫苗有限的供应量以及目前有限的数据,因此这些疫苗目前是无法比较的。

另外,如果政府为了建立冷链基础设施而将疫苗接种的时间向后推迟数月,这带来的风险也是不可忽视的。孟加拉国达卡大学的卫生经济学家谢芬·希穆尔(Shafiun Shimul)认为,如果要控制感染,不仅关乎有效性,还必须考虑其他任何对我们有利的东西。如若追求完美疫苗,那么等待注定是漫长的。

如何评判“最好”的疫苗?

我们可以想到,为了满足在有限的供应中对速度的需求,任何对疫苗进行排名的方法不仅要考虑其报告的效力,还必须考虑供应,成本,部署它们的物流,其提供的保护的持久性,以及其对新型病毒变体的防御能力。

尽管如此,那些显示出不同疫苗间明显差距的临床试验结果还是会十分吸引人们的眼球。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亿剂冠状病毒疫苗投入临床,并且已经收集到了多个国家的临床试验数据。例如,纽约市的Pfizer公司和德国美因茨的BioNTech公司生产的疫苗有95%的有效性,而英国剑桥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生产的疫苗的初步结果表明约有70%的有效性。

对此,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研究传染病的生态学和演变的戴维·肯尼迪(David Kennedy)提醒我们,虽然这样的结果看上去可能十分诱人,但仅凭这些结果并不能直接比较疫苗的功效。每种效力的测量都具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而且试验可能对重要标准有不同的定义,比如“中度”和“严重”的界限并不明晰,具有一定艺术性。

此外,每个试验的人口统计数据情况并不相同。例如,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开发人员收集的该疫苗在65岁以上人群中的功效的数据是很少的,这也导致了其应用的受限性——德国仅授权了65岁以下人群使用该疫苗。

我们还应注意的是,每项试验只能提供针对当时或所在地区占主导地位的病毒变体的保护概况,因此不同国家的结果只能代表自身的特定时间点,并不具有长时间的代表性。随着世界努力应对新出现的病毒变体,仍存在一些狡猾的变体躲避了疫苗刺激的免疫反应。

例如南非的501Y.V2或B.1.351变体,现已成为了大多数冠状病毒感染的原因。实验室研究和临床试验数据表明,大多数疫苗仍将提供重要的保护。而阿斯利康疫苗却因此变体受到了影响,在南非约2000人的分析1中发现,它已无法抵抗轻度或中度的COVID-19。

尽管该疫苗比普菲泽的疫苗便宜很多,而且更容易储存,但面对此结果,南非政府于2月7日不得不宣布暂停推出阿斯利康疫苗。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慈善机构Partners inHealth的首席医疗官Joia Mukherjee也对南非政府的做法表示赞同,虽然阿斯利康疫苗被认为是非洲的最佳希望,但如果它不能有效对抗南非正在蔓延的变体,我们就必须改变战术,而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使用无疑是全球范围的渎职行为。

但也存在相反的声音,内罗毕大学的传染病专家LoiceAchieng认为非洲的某些地区仍然可以受到阿斯利康疫苗的益处。她说,501Y.V2变种尚未在肯尼亚占主导地位,而且阿斯利康疫苗仍有可能预防由它引起的严重COVID-19。

是否存在更好的选择?

在如今的形势下,仍存在很多空白,应该研发出更多合适的疫苗来填补这里。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省的强生公司就正在开发一种单次疫苗,它将大大简化疫苗的推出。但首尔国际疫苗研究所所长金罗姆表示,强生公司疫苗仅在1月下旬才完成临床试验,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能够多快或多顺利开始生产数百万剂。

金告诉我们,世界仍在等待有关目前正在推出的疫苗的重要数据。在严格的临床试验范围内,疫苗药物在现实中的表现并不总是那么好。另外,以色列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的早期数据表明,Pfizer疫苗的结果持续存在,但收集其他疫苗的类似数据将需要数月的时间。

此外,研究人员也开始测量一系列剂量、时间表和疫苗组合的数据。他们仍然不知道疫苗介导的免疫能维持多长时间,或者各种疫苗减少冠状病毒传播的程度如何。这些结果都会影响人们对“最好”的判断。

金认为,最终对于在哪种环境下使用哪种疫苗可能更具策略性。但是目前,数据还在收集当中,这个过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我们需要静观其变。

参考文献:1 Madhi, S. A. et al. Preprint at medRxivhttps://doi.org/10.1101/2021.02.10.21251247 (2021).

原文链接:https://doi.org/10.1038/d41586-021-00409-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