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方法很毒但很有效!我是这样救抑郁症孩子的

subtitle
唐风说宋月 2021-02-28 05:57

心理学孙教授:抑郁症患者都有着高贵的灵魂,他们渴望寻找到的是生命真正的意义、价值和出路。

今天(元月初八),18岁的儿子独自去县城参加堂叔的入伙宴回来,还带了一些礼品回来。这个事对很多人来说是小事一桩,可对于曾深陷抑郁泥潭的他来说,独自走出家门、主动参与社交活动是大事一件。回想从抑郁泥潭走出的日子,每天都有泪水与汗水的交汇。往事不堪回首,我们终将走过。

不敢相信儿子得了抑郁症。

2018年3月开学刚到3个星期,班主任要求我马上到学校一趟,到学校见到儿子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面容憔悴,没有洗过的脸,眼圈黑黑,头发没洗,发着油光,一条一条的,身上散发着一阵阵的酸臭味,一个人萎缩在宿舍的铁架床上,身体微微颤抖。老师和同学反映:这个学期,儿子很少与同学接触,经常一个人在宿舍发呆,有时还会自说自话、自笑,同学约他运动也不去,早上很迟才起床,很多天的早读没有参加,不愿意上课,也不完成功课,老师督促也没用。这个星期发展到不洗澡、不换衣服,发臭了也不管,同学都不敢靠近他。校医来看过,考虑“抑郁症”。建议到专科医院治疗。

我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高中寄宿也有一年了,儿子从小乖巧,虽然成绩不算拔尖,还过得去,日常生活自理能力正常,爱整洁,3个星期不见就变成这样?伤心、不解、害怕,什么心情都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多家医院确诊“抑郁症”后,医生建议服药,多运动、规律生活有可能恢复。有一线的希望我都要尝试。

但是,抑郁症的治疗非常困难,根本一点都不配合,一天到晚关锁在房间里,叫他出来吃饭都不肯,更别说服药。就在大小便的时候离开过房间,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按时服药、心理沟通、多陪伴、多运动、多读书、规律生活,根本就是一句话“屁话”,道理谁都懂,教方法我也会,但是面对这样抑郁状态下的儿子,一家人陷入了沉默、恐慌、责备之中,妻子哭着问我“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真的无从下手,思前想后,为了儿子,我只能软硬兼施。

儿子抑郁,该怎么办?

1) 铁戒尺。

4月初的一天晚饭后,在儿子房间,我们白纸黑字,制定了几个作息时间表,第一条就是按时起床,每天7点起床,晨运一个小时,然后学习一个小时,再活动一个小时。父子俩讨论了40多分钟才最终确定三项:起床、活动、看报,而且时间减少为30分钟,我想“慢慢改变,不能操之过急”就勉强同意,说明:不执行就要罚做家务。

可惜,第二天儿子7:15还不见起床的意思,叫了几声还把房门锁死。一气之下,我拿起家里的铁尺子,狠狠地打在床架上,儿子睁大眼睛看着我,立马起床,长这么大,他还没见过这样的阵势。我说:“我们昨晚才定好计划,今天你就不执行了,像个男人吗?起床,洗脸。”动作很麻利,这一个早晨,儿子终于将胡子刮干净,头发梳整齐,整个人有了点模样,他自己也在镜子前站了几分钟,可能是他也没有想到,原来自己是那个“衰样”。趁着他的情绪有所改变,我再次重申规定,如果不按双方同意的规定执行,就用戒尺侍候。儿子看着铁戒尺,心里有点发毛,同时也有点改变的心思。第三个星期的一个早上,儿子晨运不够5分钟就退缩,不肯做,还顶撞家人,第一次被我用戒尺打了三下,这是我第一次打儿子,打得他嚎嚎叫,一个劲的说以后不敢了、要坚持等话。打儿子,不对,心痛,但是没有纪律、没有执行力,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他就会退缩在抑郁之中,狠心也没办法了。从这次之后,儿子再也没有被使用过戒尺。

戒尺教育

2)推出家门。

叫起床是第一步,将他推出家门是第二步。不能让他整天呆在房间里不出来,不接触家人、亲戚、朋友,只会增加抑郁的情绪低落、意志行为减退,影响社会功能。起床洗漱后,带着儿子去晨运,开始慢跑,趁着河堤边跑上两公里,跑了30多分钟。出了一身汗,人也轻松了不少。

推出家门,要自己带着,督促着,陪伴着,在慢跑的过程中,和他说说话,天南地北什么内容都说,还说一些他小时候的趣事。刚开始那几天,很难开口,不知道说什么好,试过几次之后,儿子也愿意听,而且偶尔还会搭话一两句,慢跑两个月说的话,是父子俩这18年来说话总和的两倍。

推出家门还有就是让他参与一些社会的交往,先从亲朋好友开始,约好一些亲近的,关心儿子健康的人,下午在江边公园、城市广场等地见面、小聚,在游戏、活动、小吃等轻松的环境下,儿子慢慢能与亲戚们聊天,有时候还会向表哥们了解学校的学习情况。刚开始的时候,儿子非常的抗拒,出了门口又折回,或者一个人坐在一角不哼声,是亲戚、朋友不断地鼓励、沟通、支持,经过近三个月的周末聚会,儿子可以独自与他们聚会、谈笑了,其中的过程,真的很难用文字来记录,感谢为儿子付出的亲人。

3)拖着前进。

在刚开始跑步的时候,总是慢吞吞的,不想动、不想坚持、说泄气的话,这个时候,我都是拖着他走的。有一次,天气阴阴的,正常人都不想运动,不能找借口,拖着儿子,跑了几百米,实在跑不动了,用布带将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捆在一起,拖着他走完既定的三公里,在河堤的那头,我们的眼睛都泛着泪光,为完成目标开心,也为坚持中两颗心的陪伴。

户外运动

从得知儿子患上抑郁症,我没有问儿子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看过孙新兰教授的话:抑郁症患者都有着高贵的灵魂,他们渴望寻找到的是生命真正的意义、价值和出路。

1)了解儿子的内心,

抑郁有很大的心理因素,心病还要心药医。通过多次的聊天,儿子多次说到自己的成绩不理想,怕考不上大学,怕丢父母的脸,怕自己没出息。当我们说:考到什么样的大学都行,去上技工学校也可以,学一技之长。儿子先是一愣,接着说,他很喜欢机电和数控。“什么是数控?”儿子说了很多关于现代生产技术、用电脑控制生产过程等等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虽然我不懂,但是儿子说得头头是道,看来他曾用心在这里。我们表示绝对的支持。那天儿子多吃了一碗饭。

2)双方共同制订生活规划,尊重他的目标。

在第一次为晨运多长时间的时候就发生过一段小吵,最终以他的目标为主,每次不超过45分钟(他说一节课的时间)。只有共同制订才能相互支持、相互监督、相互成长。

3)谈感受、讲价值。

抑郁症不是一个简单的标签、面具。它背后是一个个独特的生命,是一颗颗鲜活的心。当他们被贴上抑郁症患者的标签的时候,他们的感受像是被判了无期徒刑那样难受。当儿子讲诉着他不想动,没有思想、感到自罪自责的时候,我感受着、由衷理解着他的心灵所表露出的各种内在的矛盾,同时也真诚地表达出我对他的理解、喜爱和欣赏。

抑郁过后是晴天

小结

每个孩子当他内在的价值被很确定地看到的时候,也就是廖志祥先生说的给到他“深心的一瞥”,他的心灵就会有一个可以安在的锚。这个锚够稳定的时候,他就会进入自我启发、自我修正、自我要求的自律性。他就可以“自是不自见”。“自是”就是自我确认自身生命的价值。


而抑郁症的一个重要指征就是无价值感、无意义感。人们经常用“自见”来开导抑郁症患者,来给他价值,例如你学习成绩这么好,说明你很优秀啊;你爸爸妈妈都很需要你,你怎么可以说你是别人的负担呢等等,但收效甚微。


曾看过一句话:抑郁症患者都有着高贵的灵魂,他们渴望寻找到的是生命真正的意义、价值和出路。


所以他们渴望的是“自是不自见”,外在的社会价值并不能完全填补内在心灵的空洞,“抑郁症”是他们心灵心声的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只是他们自己不自知而已。

经过6个月的软硬兼施,儿子慢慢地从抑郁的泥潭中走出来,他可能去读他喜欢的机电或数控专业,不管怎么样,他喜欢就好。健康、快乐才是真。

@精神心理科医师俊朗 关注精神心理健康。(门诊患者家属讲述,本人加工整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