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意大利重拳整治外卖行业,重罚58亿!对于中国有什么启示?

subtitle
鲁晓芙看欧洲 2021-02-28 01:52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第一个全欧洲范围内的财经生活公众号。
鲁晓芙(Xiaofu_Lu),财经作家,旅居欧洲,以荷比卢为基地,从事全欧洲范围内的投资并购业务。
致力于搭建中欧之间的投资、商贸、文化合作桥梁,广交朋友,互通有无。

意大利检察官今天出重手,开始整治外卖行业。除了罚款58亿,还出台了重磅规定。

意大利米兰检察署今天宣布,在意大利运营的各家外送平台,他们的外送员属公司雇员(employees),而不是打零工的,

之前对于外卖员当成打零工,签订松散的兼职合同,这是犯法行为,就公司违反劳工安全法规,开罚7.33亿欧元(约58亿元人民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意大利出手,整治外卖行业

米兰检察署发表声明指出,优食(Uber Eats)、Glovo、Just Eat与户户送(Deliveroo)等餐点外送平台,必须为在2017至2020年间工作的6万多名外送员,当成正式雇员,提供固定工资的劳动合同。

这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是招聘零工,就是一单一结,其他的啥都不用管,不管什么工伤、养老、医疗。如果是正式工,那么要提供完备的福利待遇,按照意大利的普遍标准,这些追加的福利待遇,至少要达到工资的1/3了。

意大利的外卖公司,至少增加员工支出1/3,影响巨大。

图片说明:罗马西班牙台阶

米兰检察长说:"我们不能再把外送员当奴隶,该是时候把他们视为需要法律保障的公民了。"

检方指出,这4家公司也应回溯支付社会安全与保险费用。尽管检方并没有明确说明金额,但这笔帐应不低于几亿欧元,一欧元等于7.89人民币,这下子就是几十亿人民币了。

严重来说,可能导致国际外卖巨头,退出意大利市场。

此外,意大利检察署也规定,外送平台公司也应提供外送员足够的衣装,包括安全帽、手套、反光背心与预防新型病毒的口罩,

另外,应配给公司的电动自行车,或者汽油摩托车,不允许再拿人力的自行车给外卖员了。

检方也要求这些公司支付总计约7.33亿欧元(约9亿美元,58亿元人民币)与劳动法有关的罚金,这还没完,如果有其他违规事情,罚款金额可能还会增加。

意大利检方给外卖公司90天时间,落实相关用工规范。

无独有偶,英国要求优步司机成为正式员工

在英国也出现了意大利一样的法律规定,对于互联网共享经济巨头,出手整治。

2 月 19 日,英国最高法院经 ” 一致通过 “,裁定美国优步公司(Uber)应该将其平台的司机,视为 ” 雇工(worker)”,而非自雇者(self-employed)。

这意味着,数千名优步司机将享受最低工资保障、带薪休假和休息时间,市值约 1036 亿美元、零工经济的标志性企业优步,将支出巨额的补偿款。

根据一组数据显示,英国的优步司机平均时薪为 5 英镑,远低于 25 岁以上的法定最低工资 8.21 英镑。为实现收支平衡,他们每周必须工作超过 60 小时,而普通的劳动者仅仅需要 30 多个小时,优步司机要多工作一倍。

此外,优步还要从每笔车费中收取 25% 的佣金,这进一步导致司机收入偏低。现如今,疫情和封城使情况变得更糟,订单数量进一步下滑,优步司机生存艰难。

优步司机们很担忧,害怕平台将他们移除,他们几乎不知道为什么会移除,也没有机会申诉。

世界零工经济,一场巨变

这起诉讼,对我国来说,是一场值得观摩的社会实验。

对于中国的外卖经济来说,也有同样的问题,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通过算法管控外卖骑手,将零工经济中的算法,带入到人们的视线中。

” 这些零工经济中的算法,严重缺乏透明度,零工缺乏对所分配工作的控制权,也缺乏一些信息,比如工作是如何分配的,为什么分配这些工作而没有分配另外一些工作。

在英国,2016 年至 2019 年,零工经济也蓬勃发展,从业雇工翻了一倍多,2019 年有 470 万名工作者。2019 年,每 10 名适合工作的成年人中就有 1 人在零工经济平台上工作,而在 2016 年这一比例仅为二十分之一。但是他们同样面临缺乏最低工资保障,以及休假和医保等各项问题。

争取权益的抗议从未停止。2016 年,外卖公司 Deliveroo 宣布计划从按小时付费,改为按件计费之后,骑手举行了罢工。

同年,送餐服务 UberEats、连锁酒吧 JD Wetherspoon、麦当劳、餐厅 TGI Fridays 的一些工作者,因工资纠纷举行罢工。在英国独立工人联合会等组织的支持下,约 50 名 UberEats 的送餐员、优步司机和支持者聚集在优步位于伦敦的大厦,举行示威。

2019 年,Addison Lee 快递和出租车服务的工作者,也就工资和工作条件举行了罢工。

从政府层面来讲,在利润率长期萎靡的经济停滞和下行阶段,灵活用工可以在短期内提高就业率,因此政府对零工经济,保持了长期暧昧的态度,零工经济被政府用作刺激经济。

而平台为了压制人力劳动成本,也都不承认平台与雇员之间存在正常的合法劳动雇佣关系。

这些对从事零工经济的打工者来说,想要维权,难上加难。工业革命以来逐渐建立起来的雇佣劳动体系,遭遇了前所没有的挑战。

发生在意大利米兰和英国伦敦的这两次司法宣判,并非全球首例类似的胜诉。2019 年 9 月 10 日,加州议员通过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名为 AB5,要求优步和 Lyft 等公司把合同工当作员工对待。

美国民主党州参议员玛丽亚 · 伊莲娜 · 杜拉佐(Maria Elena Durazo),曾经评论这些外卖和打车公司,

” 如今,所谓的零工公司,把自己描绘成创新的未来,公司不支付社会保险或医疗保险,

让我们说的清楚点:给员工的工资过低,谈不上任何科技创新。

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转发,谢谢。

附:一位女性朋友坐在对面,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对着比利时精酿啤酒和法国玫瑰酒,西班牙小吃和意大利火腿片,我们聊聊欧洲。

网红经济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中国的网红经济在发展中迎来了爆发点,实际上,欧洲各国的大小网红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东方大国。

德国学者说:“中国是全球网红经济的发动机,也是世界第一网红经济国。

在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