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孟浩然在最失意的时候写下一首诗,寥寥20字,温暖了后世无数人

subtitle
勒小讲娱乐 2021-02-27 14:53

“呵,好冷啊!这秋寒越发浓了,秋天要深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喃喃叹道。

他面容消瘦,满眼尽是风霜,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倦怠。

“呵呵,是啊,眼看这天气越来越冷了,我的生意可越来越差咯。”

一位船家打扮的老者,此时正坐在船头。一双粗糙宽厚的大手正卖力地划着船桨,带起水花阵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男子没有言语,目光缓缓投向远方。

只见一轮落日正渐渐向西天落下,红得如火。

是最辉煌的落幕,让人的心中生出一种震颤。

原来,再灿烂,再光芒万丈,也终会有颓然落下的一日,太阳是如此,那人呢?

他忽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老者笑着问道:“小伙子,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因何发出这样叹息呀?”

手忽然用力一摇船桨,一些水花溅起,落在了男子扶在船舷的手上,是丝丝凉意。

男子叹道:“老人家,我都41岁了,又哪里还算得上是小伙子呢?我从故乡湖北襄阳而来,这是我的第三次吴越漫游了。”

“哈哈,在我老人家面前,你可不就是小伙子吗?襄阳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呀!”

老者笑道,又说:“你又为什么离开家乡呢?出外远游可是很辛苦的呀!”

男子无奈道:“我又何尝不想能一直呆在家乡,隐居山野,像老人家你这样悠闲度日呢?可是呀,我心中始终有梦想无法释怀,‘何当桂枝擢,归及柳条新(《长安早春》)’,可惜呀……唉——”他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老者仍是专注于手中船桨,口中却笑道:

“小伙子,你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我老人家虽说读的书不多,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却是很多了。说出来,心里也会痛快些。”

男子眼中有感激之色一掠而过,他沉吟半晌,终于慢慢开口道:

“老人家,我叫孟浩然,25岁以前一直在鹿门山隐居,但我其实一直盼望着能够跻身仕途,做出一番功业。便在三年前去了长安,参加科举,却落榜而归。唉,想我孟浩然,自负才情卓绝,却连小小科举都无法通过,岂不让人笑话。”

听到这里,老人忽然哈哈大笑道:

“年轻人,我知道你,你可是很有名呐,那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连我的小孙儿都能倒背如流呢!”

男子突然被人夸赞,面上现出一抹薄红。

他微微平复下心情,继续道:

“科举失败后,我继续留在长安,和好友王维一起向达官贵人献赋,谋求赏识。有一天,我在张丞相(张说)府中饮酒的时候,圣人(唐玄宗)却突然到来。”

说到这里,男子面上突然现出羞愧神色,他继续道:

“老人家,你是知道的,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不经召见是不能亲见圣人的。我一着急,就藏到了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发现。可是啊,还是被圣人给发现了。”

“圣人怪罪你了吗?”老者听得认真,摇桨的速度明显变慢了。

此时,暮色已愈发浓重了,整个天地都被笼罩在一片静寂中。

江流宛转,仿佛只有他们这一叶轻舟在苍茫中飘忽不定。

“没有!”男子道,“不仅没有,圣人还曾听过我的“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对我大加赞赏,还要我当即再赋诗一首。”

“这可是好机会啊,你赋了一首什么诗?”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圣人的话,我原本应该欣喜若狂的,可我,可我竟念出了从前写的那首《岁暮归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这,这是我的一首牢骚诗,我当时科考落第,心情郁郁,就写下了这首诗,没想到却在圣人面前念了出来。”

“唉,圣人听到这首诗肯定很生气吧!”老人似乎被男子浓重的哀愁所感染,脸上满是同情。

“是呀,圣人发了很大的火,说我诬陷他,是我自己不去求取功名,他从来没有弃用过我,然后就拂袖走了。

我知道自己从此登临仕途再无望了,就回到了家乡襄阳。

可是内心实在郁闷不堪,就一路沿着浙江西游来到了建德县境内,没想到会遇到老人家你。要你听了我一大堆牢骚,真是对不住了。”

老者摇摇头,笑着道:

哪有什么对不住啊,遇见了就是缘分。年轻人,听我一句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很多时候,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那为什么不放开心些呢?该来的总会来,该懂的终会懂……

好了,小伙子,到岸了,下船吧,老人家我也该回去陪小孙儿了。”

老人向男子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然后唱着歌儿划着船桨走远了,越来越远。

男子独自站在江岸上,想着老人说的孙儿,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远在家乡的妻儿,思乡的愁绪愈发浓重了。

他举目四望,但见旷野苍茫无垠,一阵寒风吹过,野草低伏,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月光渐渐洒满大地,倒映在江水中,仿佛伸手便能触及。

远方的天空似乎比近处的树木还要低,与江水连成一片茫茫。

原野开阔而辽远,天地深邃而苍茫,那一轮月华不知照彻过多少王朝,而温柔皎洁依旧。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悠悠岁月不过弹指,人生片刻的失意与落寞究竟又算得了什么呢?

男子忽然感到久违了的轻松,他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向着月华,一字一字地念着: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宿建德江》

到了归家的时候了,他自顾自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坚定地迈步而去。

身后,是被月光拉长了的影子,因着衣衫随风飘动,而摇摇不定……

后记

曾有人做过这样一个统计:

在唐朝绵延289年的历史长河里,有名有姓的诗人约有2536位。其中仕途坎坷、怀才不遇者大有人在。

然而终其一生,未曾做过一官半职者,只有孟浩然一人。

一方面,他深受儒家用世思想影响,渴望用才华做出一番功业;可在心底最深处,他又是向往自由恬淡生活的。

一首《岁暮归南山》,看似是无意间吟出,其实又未尝不是孟浩然心底最真实的声音?

开元十七年(729年),孟浩然离开长安,在故乡襄阳做了短暂停留后,开始了第三次吴越之旅。

这一天,他来到了建德县境内。

在这里,他写下了一首冲淡到极致、也隽永到极致的《宿建德江》: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落日莽苍,江流宛转,一叶轻舟在江天一色的苍茫中飘忽不定。

在这暮色四合、万籁俱寂的时刻,浓烈的思乡的愁绪忽然涌上诗人心头。

前两句写诗人心中郁结,后两句却是通过对江上夜景的细致描摹,抒发诗人在寂寞中求得解脱的豁达心境。

旷野苍茫无垠,放眼望去,远处的天空显得比近处的树木还要低;月华笼罩,倒映在清澈江水中的月影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在这暮色苍茫的秋江之上举目四望,云淡江阔,只有诗人一人,是何等清冷、荒凉!

但诗人并不寂寞,因为他发现,至少还有一轮明月会永远陪伴着他。

诗句到此,戛然而止,但那开阔苍茫、千秋邈远的意境却如一抹月光般,温柔抚慰着诗人曾备受创伤的心灵。

青年时隐居山野,中年时坎坷求官,晚年时任随自然。

孟浩然的一生算不得得意,他用大半生的时光,在浩淼的人世中打捞真正的自己。

幸运的是,他做到了。

《无声告白》里有这样一句话,它说:

“我们终其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

“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短的像一部独幕剧,一朝一暮,乍起乍落间,大幕便将落下。

一生原是经不起蹉跎和迟疑,经不起浪费的。

我们不求活千千万万遍,只求在这仅有一次的人世里,活得足够顺心恣意,足够洒脱自在。

董卿读书会

董卿告诉你,人生就是,一边拥有,一边失去。喜欢董卿请关注 @董卿读书会 #董卿#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董卿读书会#智慧卿读

视频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发布,作者:叶寒。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