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浅浅的诗歌《田野》赏析

subtitle
山东科普 2021-02-27 13:1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田野》
掌纹里下起了雨
冲刷掉所有交叉的虚线
背后的油菜花还在这个季节
使用着各种标点符号
麦田捉住了一只乌鸫
连同那棵一无所依的梧桐
在四月里苦行
雨还在从远山上飘来
我坐在石堰上
看了又看我的掌纹

开篇“掌纹里下起了雨”中的“掌纹”是比喻“田野”,联系后文中“我坐在石堰上”,指诗人坐在石堰上,眺望暮春四月的田野之景。

“掌纹里下起了雨”客体上指田野下起了雨,但是这句联系后文的一系列意象,比如“一无所依的梧桐”、孤单的“一只乌鸫”、暮春的雨天、油菜花开始凋谢(油菜花使用着各种标点符号,指油菜花有的开放,有的陨落,各种不同的生命状态就如同各种标点符号一样。结合全诗意境和时间,应侧重凋谢。),“掌纹里下起了雨”在主体上又是抒情主公人“我”淡薄的寂寥伤感情绪的抒发。

《田野》中抒情主人公“我”和“田野”合一了,用古典诗歌中的说法就是情景交融,融情于景了。不过,抒情的并不浓烈,诗人通过“白描”的艺术手法将淡薄的寂寥伤感融于暮春田野的景色中。

《田野》在修辞上,主要使用了拟人和比喻,如“掌纹”是“田野”的比喻,“一无所依”的梧桐、“捉”住了一只乌鸫的麦田、以及“使用”各种标点符号的油菜花,诗人通过人才具有的情态和动作将“梧桐”、“麦田”、“油菜花”拟人化了,使得整首诗歌清新生动,增色良多。

“我坐在石堰上/看了又看我的掌纹”,有人认为“我的掌纹”是诗人贾浅浅手掌的掌纹,大谬也。下雨天,坐在石堰上看手掌,这样的联想太过于奇特和怪异了。因此,这样的联想显然偏离了方向,此句中“掌纹”依然是“田野”的比喻,因为融情于景了,抒情主人公“我”和“田野”合一了,才有了“我的”这一说。

同时,尾句中的“看了又看我的掌纹”又和首句“掌纹里下起了雨”照应起来。

不过,此文并不是没有明显的瑕疵。在我看来,后文中“雨还在从远山上飘来”说明雨轻飘细朦,而第二句用一个力度稍大的“冲刷”是否妥帖,值得商榷。

另外,根据中国人的文化习惯,“掌纹”和人生命运相连,“掌纹里下起了雨/冲刷掉所有交叉的虚线”,似乎有一种四月暮春“繁华落尽见人生真谛”的惆怅之情。可是,我只能说这似乎仅仅只停留在诗人的意图层面,要落实这种主题的深化,尚缺乏诗句的拓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