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暗恋多年的男神如今订婚,我忍泪祝福,他却说:你想做我女朋友么

subtitle
往事隔山水万重 2021-02-27 11:35

导读:暗恋多年的男神如今订婚,我忍泪祝福,他却说:你想做我女朋友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听说男神回国了

苏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缩扁了肚子,阿姨用脚蹬着床,一个发力,硬是把晚礼服的拉锁给拉上了。

“成功!”阿姨擦了擦额角的汗,揉了揉发红的手指,坐在床上大喘气。

苏湘被勒得差点窒息,这套黑色小晚礼服,对身材的要求苛刻到变态,她只不过昨天火锅吃多了些,肚子硬是没塞进去,好在衣服的质量够好,就是这么折腾还没散架,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散架了。

“陈姨,我坐不下去了。”苏湘苦兮兮地撇撇嘴,这衣服勒得她弯腰都费劲,更不要说坐下了。

“唉,那就只能站着化妆了。”陈姨叹息一声,挥手招进来早已等待多时的国际知名化妆师Lily。

Lily老师掐着兰花指,一手捏住苏湘的下巴,一手抄起BB霜,在仔细打量了苏湘的脸部轮廓之后,便把她的脸当做了画板,上下翻飞地折腾。

苏湘就觉得自己脸上左一层右一层,不知被刷了多少层,好不容易暂停了,她的腿都站酸了。

Lily老师长出一口气:“终于化完一半了!”

苏湘翻了翻白眼,险些就此昏厥过去。

她这么倒霉是有原因的,还是个重要的能决定她人生大事的原因。

是的,男神中的战斗机顾承泽从国外回来了,一回国便要接手他爸手中的国内最大的珠宝公司——ICA。

该男神是个走到哪里都闪闪发光的金子,从小就智商超群,接连跳级,年纪轻轻就考去了沃顿商学院,后来在国外的投行工作几年,险些被破格提拔为合伙人,好在他老爸及时把他召回继承公司。

顾承泽回国之后,顾父举办了一场珠宝行业的晚宴,请了不少国际知名的电影明星助阵,说是行业交流,实则就是将他儿子介绍给大众,以便将来接手他的公司。

在顾父眼中这只是一场介绍会,但在众多珠宝商和明星眼中,这简直是个大型相亲会场,相亲的男主角就只有顾承泽一个,相亲的女主角可是成群结队的明星,大家闺秀。

苏湘勉强算是大家闺秀中的一个,她父亲从事珠宝行业已经三十多年了,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做的也是中端品牌,就在国内有些知名度,想要走向国际便要搭上ICA这只大船,而最快打好关系的渠道,就是把女儿苏湘许配给顾承泽。

但这可不是什么商业联姻,用女儿幸福做筹码,因为苏湘已经暗恋男神十多年了!

小学一年级,男神和她坐同桌,她就被男神迷得七荤八素,每天带的棒棒糖恨不得都给男神吃。小学二年级,男神跳级,她蹲守,小学三年级,男神越跳越远,她依旧蹲守,后来男神跳出了国,她在国内蹲守。

就是守株待兔的农夫也守来一只傻兔子了,她就不信她守不到男神犯傻!

2.说好的艳压群芳呢

“气质!温柔!微笑!”保姆陈姨给她加油打气,送她出门的时候眼中还带着殷切的微笑,仿佛精心打扮的苏湘转头就能把男神给勾搭回来。

“陈姨……我我想上厕所!”苏湘皱着一张一抖就掉粉的小脸,苦哈哈地捂着肚子,实在是化妆时间太长了,憋得她膀胱都要炸了。

“哎呀来不及了,还是到了会场再去厕所,别忘了在顾承泽面前惊艳亮相!”陈姨冲司机使了个眼色,准备多时的司机一踩油门,载着被勒成木乃伊的苏湘绝尘而去。

苏湘踏上会场的那一刻,脑子里想的不是男神那张帅得惨无人道的脸,也不是名媛淑女各种竞争对手,而是散发着清洁剂芬芳的卫生间!

她踩着磨脚的恨天高,仿佛是表演走钢丝的马戏团小猴,风风火火地直奔东侧的卫生间而去,在门口的时候,她果然嗅到了感人的薰衣草香酚,险些流出眼泪来。

所以误走到男卫生间这种俗套的只能发生在小说里的剧情真的不怪她,只能怪她憋得时间太长。

但是看到里面正在上厕所的男神,苏湘还是险些吓没了尿。

“对对对不起!您继续继续!”苏湘猛地用手一捂脸,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心里简直卧槽卧槽的,那可是男神啊!她肖想已久多年未见的男神啊!现在可好了,原本都想好第一句话要追忆浪漫的小学时光,结果险些变成偷窥男神的女变态!

出门之前她还瞥见男神手忙脚乱地提裤子,险些把熨烫整齐的西装裤揉出褶子来。

她扑进女厕所艰难地扎马步上完了厕所,觉得晚礼服起码被撑开了两根线,灰头土脸地去洗手,一看镜子里的脸,才发现方才那猛地一捂脸,正好把长长的假睫毛打掉了,鼻梁上的高光也蹭掉不少,最可怕的是勾人的黑色眼线,现在彻底成了眼影,说好的顶级化妆品,说好的艳压群芳呢!

苏湘灰溜溜地蹭进会场的时候,群芳们已经到齐了,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细瘦小巧的身影好似群蝶一般在会场里飞舞,一个赛一个艳丽的面庞顿时让苏湘没了自信。

别说她刚刚还弄花了自己的妆,就是刚化完妆的她也不算鹤立鸡群,而现在,明显已经成了鸡立鹤群。

“来了来了!”

“是顾承泽!”

人群里传出一阵骚动,几个原本矜持的女明星瞬间激动了起来,苏湘抬眼一看,顾承泽端着红酒杯出现在会场中央,修长结实的身材被黑色礼服包裹,精致英俊的脸上挂着教科书般场面式的微笑。

顾承泽一步一个脚印,坚定不移地朝她的方向走来,他脸上的笑意终于变得生动了一些,眼神中闪烁着苏湘理解不了的光芒。

坏了!男神来找她算账了!苏湘觉得自己端酒杯的手都在哆嗦,险些冲开众人夺路而逃!

前面几个女孩看见顾承泽走过来,不由得激动地深呼吸,抿了抿涂满口红的嘴唇,连脊背都挺得更直了,几乎要按捺不住地迎上去,却见顾承泽自然地绕过了她们,直奔苏湘而来。

“是你?”顾承泽将酒杯交到左手,惊讶地问道。

苏湘急中生“蠢”,立刻冲男神做了个巨丑的鬼脸,眼球险些翻到天花板,嘴角差不多咧到了后脑勺,“不是我,不是我,我是派大星!”然后飞快地跑了,希望她今天的妆够厚,男神也记不住她到底长什么样。

顾承泽:“……”

3.城东的捡破烂大佬

苏湘裹着大棉袄站在城东角的破烂市场里瑟瑟发抖,距离上次见到男神的坑爹场面已经过去两周了,男神在两周的时间内,很快地占据了时尚杂志的封面,被业界乃至娱乐圈评为最具价值的黄金二代,她只觉得自己的情敌正以指数速度增加着。

“老大,这堆烂铁丝破螺丝钉你还要不要?”身边的小混混陈豆豆拽了拽她的袖子。

苏湘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发红的鼻头,“都要都要。”

陈豆豆对收废品的大妈道:“这些我们老大都要了,你说多少钱吧。”

大妈瞥了瞥苏湘,一眼看到了她不小心露出来的银耳钉,这闪闪发光的钻,估摸着贵极了吧,这两个一定是有钱人!说不定我这堆破烂里面有什么古董嘞,幸好我经常看新闻,才不会被这些古董收藏家骗了宝贝!

于是大妈伸出一根手指。

陈豆豆一看,“一块钱?也行吧。”

大妈神秘地摇了摇手指,别有深意地一笑:“一百万。”

苏湘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忍不住问道:“多少?”

大妈心里有些犯嘀咕,心说自己难不成说高了,这古董值不了这么些钱?

“那……十万?”

苏湘原本就有些感冒,又在男神那里受了挫,心情极其糟糕,听大妈一说,她嘴角扯起一丝危险的微笑,单手捏扁了一个易拉罐空瓶子,咬牙切齿道:“十万啊。”

陈豆豆领会精神,立刻质问道:“新来的吧你?敢在城东的地界坑湘姐的钱,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老大是什么身份!”

大妈的确是新来的,被陈豆豆说得心里有些发毛,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长相乖巧的姑娘,难不成还是什么黑帮大佬?

陈豆豆一咋呼,周围几个讨饭的,掏垃圾箱的顿时直起了身子,冲这边喊道:“是湘姐出什么事了么?”

“有需要招呼一声!”

“湘姐要帮忙么?”

大妈吓得腿都软了,她是真没想到,这小姑娘是这群人的老大,她赶紧把手头刚捡的破铁丝螺丝钉扔过去,哆哆嗦嗦道:“不要钱了,都送你。”趁着苏湘没说话,她一溜烟儿跑了。

苏湘清了清嗓子,冲周遭给她撑场子的壮汉道:“各位都散散吧,没事儿了,这两天我不捡破烂了,有好东西麻烦诸位给我留留。”

“湘姐客气了。”

“必须给湘姐留着。”

“您早点儿回来指导工作。”

苏湘拎起地上的破铜烂铁,从里面挑挑拣拣,找出几件绣得不那么厉害的,又从大棉袄里掏出个小手绢,将东西小心翼翼地包好,揣了回去。

顾承泽斜靠着不远处酒店的大理石柱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捡破烂大佬指导工作,甚至连一向注重的时间都忘了遵守。

助理急匆匆跑过来,谨慎地问道:“顾先生,怎么还不进去?”

顾承泽轻轻一笑,将墨镜戴上,对助理道:“跟他们说我临时有事,出去一趟。”说罢,跟着不远处快要消失的大棉袄身影走了过去。

助理在背后无力地张了张嘴,叹了一口气,这要是被顾总知道,顾少爷对宴会上的名媛都兴致缺缺,单单对一个捡破烂的女大佬产生了兴趣,估摸着顾总要被气进医院。

4.大佬的独家秘密

苏湘和陈豆豆一路走到了城东巷子里开着的一家破败学校,校园门口挂着生锈的四个大字,智光学校。

系在大门两侧的红灯笼已经发黑发旧,连半点喜庆欢乐的颜色都看不出来,大铁门用铁链子挂着,里面传来阵阵孩子的喧闹声,只是那喧闹声也有些怪,不像平常孩子的活泼欢脱,更像是压抑在身体深处的悲鸣与宣泄。

陈豆豆兴奋地砸了砸大铁门,冲里面喊道:“校长!我和我老大来了!”

苏湘一边跺着脚一边等待,冻得通红的脸上也挂上温暖的微笑。

从院子里迎出来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她摘下铁链,笑容可掬地将苏湘迎进门,“姑娘你又来啦,孩子们可想你了。”

苏湘笑嘻嘻地抱了抱院长,“我也想你们啊。”

她一进院子,原本蹲在墙角抠手指的孩子眼前一亮,夸张地冲她挥舞着手臂,嘴里发出呜呜啊啊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苏湘走过去,熟练地将孩子抱起来,在他通红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孩子依赖地窝在她的肩膀,死死抓着她的衣服。

“小花,小朋,欢欢,你们姐姐来看你们了!”陈豆豆冲屋里喊道。

不多时又有几个孩子从窗户上探出脑袋,圆圆的眼睛渴望地看着院子里的苏湘,手指在玻璃窗上胡乱抓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姐姐。

苏湘一进屋子,就看见散落在桌子上的各种小零件,还有摆放在窗台上,整整齐齐的手工艺品,有铁丝编成的玫瑰花束,有螺丝钉拼成的小汽车,有零件加工成的拼图画,还有旧花盆上的抽象彩绘。

这些不起眼的小工艺品在这里被创造出来,然后送到手工品市场贩卖,赚取的一点一滴的收入,都是这个特殊学校继续维系下去的动力。

苏湘回过了神,轻轻笑了笑,将手里的孩子放下,自己也坐在小板凳上,她熟练地操起工具刀,对围成一圈的孩子们道:“今天姐姐教你们做手链。”

说罢,她用镊子夹起发灰的软银,在肥皂水里清洗干净,小心翼翼地将银丝卷成了一朵白云的模样,小巧的白云被苏湘嵌在手链上,她又开始用颜料笔给白云上颜色,淡蓝的染料被风吹干,紧紧地包裹住银丝。

接着,她将几个生锈的螺丝钉取出来,掐断了尖锐的顶部,在螺丝钉外面抹上一层亮晶晶的透明指油胶,把螺丝钉嵌在手链的四周,像是轻轻摇晃的流苏一般,简单干净又漂亮。

“很好看。”低沉的男声响起,语气中带着一丝揶揄。

苏湘不甚在意,顺嘴答道:“那是。”

却见周围的孩子们都紧张地抬起了头,她这才后知后觉地顺着声源望去,顾承泽的脸从时尚杂志中走了出来,活生生地呈现在她面前。

苏湘倒吸了一口冷气,“男男男……你怎么在这儿!”

顾承泽弯下身子,慢慢靠近苏湘呆滞的脸,饶有兴致地拎起苏湘刚做完的手链,在她面前戏谑道:“没想到派大星是学设计出身的。”

5.要不要参加设计比赛

孩子们见到生人顿时紧张起来,不住地往苏湘背后缩着,看向顾承泽的眼神充满了戒备。

顾承泽看了看窗台上的一打工艺品,虽然手法稚嫩,但是却充满了想象力和创造力,难以想象,这些精美的饰品竟然都是一群孩子们用别人不要的破烂制成的。

“这些都是你们设计的?”

苏湘还沉浸在见到男神的惊恐之中,男神是跟踪她来到这儿的么?男神怎么可能跟踪她呢?一定是男神迷了路,不小心摸到这里来的。还有男神方才离她那么近,近得她都可以闻到男神身上好闻的柠檬香味儿,不知道长得好看的人要自律么?别人动心怎么办!

“派大星?”顾承泽笑着看她满脸的风云突变。

“啊啊?”苏湘赫然回过神来,这才惊觉第二次见男神她依旧没有精心打扮,艳丽出场,她挂着黑眼圈,流着鼻涕,穿着一点儿都不时髦却很保暖的大棉袄,她的头发被帽子蹂躏得乱七八糟,发丝横七竖八地肆意飞舞,怎么看怎么像个捡破烂的女混混,一点儿也不符合她想给男神留的女神人设!

“你要不要带着孩子们参加设计比赛?”顾承泽突然问道。

苏湘一愣,虽然她满脑子都是男神帅气的脸,但是一提到设计,提到孩子们,她还是有出息的瞬间清醒了,男神说设计比赛?设计比赛一向都是国际知名设计师角逐的竞技场,哪有她这个小虾米什么事儿。

“顾氏要联合华大设计系举办一场设计比赛,全国人民都可以参赛,一等奖是十万元奖金和个人设计展,有没有兴趣?”顾承泽挑了挑眉毛,看向苏湘犹豫的脸。

“我能获奖么?我从来……”从来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作品,不,应该说从来没有一件能产生价值的作品。

“我认为一名设计师,首先要对自己的作品有感情,只有融入了感情的作品,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作品,而并非是材料多么稀有,光泽多么艳丽。”顾承泽深深地望着苏湘,这个看着普普通通的女孩,竟然和主流发展大相径庭,执着地设计废品用来帮助孩子们,倒是和他小时候面冷心热的脾气很像。

提到十万块钱,苏湘的确心动了,有了这十万块钱,就可以供学校维系好久了,等她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不用向父母借钱,可以自己赚钱给孩子们改善生活。

更何况这里的孩子,并不是普通的孩子,他们有的是自闭症,有的智力障碍,有的天生残疾,他们或许不像陈豆豆那么幸运,可以凭借自己的毅力从自闭里走出来,他们未来的生活依旧堪忧,前途渺茫,如果让他们掌握设计的手艺,起码将来还能养活自己,那么参加设计比赛对孩子们来说,也是最好的历练了。

“当然要参加!”苏湘有些激动,眼睛里亮亮的,像是盛了小星星,看得顾承泽莫名的心痒。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顾承泽被自己突然的心动吓了一跳,苏湘的样子明明那么落魄,方才在城东称王称霸的嚣张也没有一点儿淑女范儿,但是他就是离不开视线,甚至不由自主地跟到了这里。

“喂,顾承泽!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苏湘冲着顾承泽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喊道,可惜对方没有回应。

陈豆豆狡黠一笑:“老大,他不会在追你吧?”

苏湘冷呵一声:“你可真行,比我还能做白日梦,你咋不说他从小学就开始暗恋我呢?”

6.男神总有女神配

既然决定了参加设计比赛,苏湘和孩子们便投入到了紧锣密鼓的赶工当中。

苏湘负责去旧货市场和破烂堆里面翻原材料,孩子们在她的指导下处理这些材料,而顾承泽果然没有说谎,没过多久便在发布会宣布,由他代表顾氏集团与华大设计系共同举办设计比赛,投稿没有费用,所有人皆可参加,顾承泽还特意强调,允许团队参赛。

苏湘填好了报名表,深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击了发送。她把她自己,还有所有孩子的名字写了上去,这就算,踏出第一步了。

苏父推开了门,瞥到了苏湘还没来得及关闭的页面,叹息道:“你学了这么多年的设计,总算也弄些正经东西了。”

苏湘辩驳道:“我做的不是破烂,那也是工艺品。”

苏父不屑一顾地一耸肩,“有什么用呢?设计比赛推出的产品,一定是奢华高贵的珠宝,适合明星们带出去走秀的,就算你做得再好,都是用那些廉价的材料做的,有谁会戴着满街走呢,没有实用性,只是花架子,永远也干不出名堂。”

苏湘咬了咬牙,倔强道:“要是我们真的得了奖呢?”

苏父将一份娱乐杂志甩给了苏湘,“你得不了奖的,看看吧,顾总今天在酒会上表示了,Cindy李参加比赛设计的戒指,将会是他儿子的婚戒,你说这样的作品,会不拿第一么?”

杂志上的俊男靓女完美的身影几乎要晃瞎她的眼睛,顾承泽面带微笑,眼光温柔地望着身边的女子,女子妆容精致身材曼妙,回以顾承泽一个羞涩的笑。

硕大的标题在杂志封面上挂着,《黄金二代牵手华裔新秀设计师Cindy李,再掀珠宝行业流行风暴》。

苏湘的手指轻轻地摩擦顾承泽的脸,有些心痛地喃喃道:“她怎么那么厉害啊,厉害得我都快要没信心了。”

再然后,她轻轻眨了眨通红的眼,将杂志塞进木桌的抽屉里,拿起图纸开始设计结构图。

一场暗恋就像繁花,看起来盛大绚烂无比,在歌谣中经久不衰,在诗词中传颂久远,但只有我知道,它只是用生锈的铁钉和廉价的易拉罐堆簇到你面前的真相,拨开镀满染料的表面,看到里面丑陋又朴素的内核,你会不会毫不留情地走开?

纸上出现一簇肆意生长的满天星,它舒展着修长的四肢,微垂着纤细的脖颈,它像绽放的烟花一样绚烂,又像蜉蝣一般转瞬即逝,如果你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它美好的表象之下,是星星点点斑驳的锈迹,是毫无生气的破铜烂铁,但就是这样的廉价的内核,就是这样普通的小钉子,却组成了令人惊诧的铁血满天星。

苏湘放下了笔,脑子里是挥之不去的Cindy李和顾承泽的身影。

Cindy李是她们华大的骄傲,是唯一一个在国际设计比赛中获得金奖的大学生,她从小便和顾承泽一样,是掩盖不住的金子,他们闪烁的光芒总能照耀得身边的人黯然失色,原来男神身边还是需要一个女神啊。

7.绚烂终将落幕

她和孩子们努力了一周,总算熬夜将作品《满天星》赶制了出来。

细碎的小铁钉散布在相框里,星点的绣片做成点缀的花心,苏湘又将铁锈当做颜料,在满天星的下面画了一只精致的黄铜花瓶,远远望去,就像是落日余晖下,一株满天星正在风中摇曳,任谁也不敢相信,这是废料堆砌成的艺术品,而这件作品出自一群孩子和一个未毕业的女大学生之手。

作品交上去之后,苏湘却意外地接到了大赛组委会的电话,对方冷静的声音让她怦怦心跳,她听到对方说:“苏湘小姐,你的作品我们很感兴趣,不知道能不能签约将作品的版权卖给我们?”

苏湘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作为一名设计师,她很清楚版权对她和孩子们来说代表什么,对于这种苛刻的要求,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悍然拒绝。

对方沉默了半晌,突然道:“那我们就不能保证苏湘小姐的排名了。”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苏湘愣了愣,总算明白了这场看似公平的比赛当中蕴藏了什么肮脏的交易,这是变相搜刮设计师创意的强盗,可是,如果她在这场比赛中没有名次,那孩子们的努力怎么办?孩子们的奖金怎么办?冬天已经到了,可怜的孩子们还没有一身新棉袄。

苏湘忍着泪水咬了咬牙,心中却下了一个让她心痛万分的决定。她在顾氏的网站上找到了顾承泽的工作电话,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拨打了过去。

“我叫苏湘,我想找你们顾先生谈些事情。”苏湘沙哑着嗓音对助理道。

电话很快转接给顾承泽,顾承泽意外的有些紧张,他没想到苏湘竟然会给他打电话,他看了苏湘的作品,非常美,非常惊艳,他立刻接起了电话,“派大星?”

苏湘冷静地对着电话对面那个她已经陌生的商人道:“顾承泽,我们做笔交易,你让我得第一,满天星的版权我可以给你。”

电话对面一阵沉默,顾承泽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苏湘,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第一。”苏湘的手死死地攥着手机,牙齿咬得嘴唇发白。

“你这是在贿赂我。”顾承泽声音中压抑着隐隐的怒气。

苏湘冷笑一声:“装什么清高,你也不过是个商人罢了。”说罢她再也忍不住,赶紧挂了电话,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8.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赛的颁奖典礼上,从未出过门的孩子们紧张地缩在苏湘的身旁,他们稚嫩的手指被铁锈磨出了茧子,廉价的旧衣裳也被铁丝划开了线,他们拘谨地低着头,一言不发,甚至躲避着闪耀的灯光。

周遭的小明星和资深设计师们有些嫌恶地看着这明显和典礼不搭的组合,她们皱着眉头错开那群土里土气的孩子,免得孩子蹭脏她们的衣服。

苏湘紧紧地攥着孩子们的手,等着十六个顶级设计师评委宣布比赛结果。

突然后门一开,媒体们的镁光灯瞬间追随了过去,顾承泽一身熨烫整齐的西装,在闪耀的灯光下亮相,他的身边跟着同样高挑夺目的Cindy李,她笑靥如花地冲镜头招着手,看得苏湘心中一痛,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是那么在乎顾承泽,哪怕……他是一个利益为重的商人。

顾承泽走过她的时候,她不由得挺直了后背,情不自禁地喊道:“顾承泽……”

顾承泽歪过头,轻轻地看了她一眼,眼中不带有一丝情感,他又转过了头,直奔着领奖台前走去。

苏湘失魂落魄地望着他的背影。

首席评委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地对台下的观众和设计师们说:“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要公布结果了。”

苏湘攥紧了拳头,孩子们也纷纷抬眼往领奖台上望去。

“第一名,Cindy李小姐的尾戒,这份设计……”

苏湘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锤子重重砸过,整个人都懵了。她真傻,怎么能奢求顾承泽给她第一呢,原本第一就没有她的份啊,那是留给顾承泽女朋友的,设计的可是他们结婚的戒指啊!

“姐姐,你怎么哭了?”一个孩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擦苏湘脸上的泪水。

哭了,她竟然哭了么?为什么那么丢人,要在这个场合哭,原本就应该有心理准备的不是么?原本她就是顾承泽生命当中的配角啊,配角永远都是为了给主角让位的,无论是感情上,还是事业上。

顾承泽突然起身,脱下了大衣,上台接下了评委的话筒,底下一阵喧哗,媒体们开始疯狂拍照,明明应该是颁奖的时候了,顾承泽突然站出来,让他们嗅到了一丝大爆料的味道。(作品名:她在城东捡破烂,作者:小狗熊。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