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唐诗三百首》中最“荒唐”的一首诗,20个字,却被夸赞了千年

一杯茶,一部手机,一份好心情;读读散文,品品诗歌,共享雅致生活!

编辑整理:盛唐辉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燕七

来源:燕七读诗词(gh_55afc179c9b5)

在百度百科里搜“荒唐”一词,意为:荒谬无理

我们听过荒唐的事,见到荒唐的人,那你读过荒唐的诗吗?

在《唐诗三百首》中,有一首五言诗,总共20个字,被人批荒唐之语,却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

这首诗就是唐代诗人李益的《江南曲》。

《江南曲》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有些事,努力一把才知道成绩,奋斗一下才知道自己的潜能。花淡故雅,水淡故真,人淡故纯。做人需淡,淡而久香。不争、不谄、不艳、不俗。淡中真滋味,淡中有真香。心若无恙,奈我何其;人若不恋,奈你何伤。痛苦缘于比较,烦恼缘于心。淡定,故不伤;淡然,故不恼。欲望是壶里沸腾的水,人心是杯子里的茶,水因为火的热量而沸腾,心因为杯体的清凉而不惊。当欲望遇凉,沉淀于心,便不烦,不恼。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不要轻视他人的成绩。每个人的价值不同,无需对任何人不屑。在你眼中的无用价值,未必真的无用。不轻一人,不废一物。活不是战场,无需一较高下。人与人之间,多一份理解就会少一些误会;心与心之间,多一份包容,就会少一些纷争。不要以自己的眼光和认知去评论一个人,判断一件事的对错。不要苛求别人的观点与你相同,不要期望别人能完全理解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观点。人往往把自己看得过重才会患得患失,觉得别人必须理解自己。其实,人要看轻自己,少一些自我,多一些换位,才能心生快乐。所谓心有多大,快乐就有多少;包容越多,得到越多。而光脑,则是梅克斯博士在研究矩阵模拟系统程序的时候,意外发现灵能晶石的特异之处,不同于光电等任何物质和能量,灵能晶石蕴含的能源本质类似于精神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

命一场, 或喜或悲,都是一次洗礼,一次岁月的历练;或浓或淡,都是一抹绽放,一抹美丽的风景。春风得意时,不必张扬骄傲, 淡定从容一些,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一切得与失、隐与显,无非风景与风情。淡看世事,静对春花秋月,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不必辩解讨好,云淡风轻一笑,用时间来证明自己。何必追慕名车香宴,我只需清茶淡饭,爱相随,情也真。该来的自然来,会走的留不住。不违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放开执念,随缘是最好的生活。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遇山过山,遇雨撑伞,有桥桥渡,无桥自渡,淡若清风,含笑走过。人世喧嚣,名利来往,放下浮躁,心静自安。淡淡的岁月,淡淡的心。人生的味道,淡久生香,安之若素,人淡如菊。淡淡地做人,淡淡地生活,淡淡的日子,每天都散发着淡淡的芳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机甲就是驾驶者,驾驶者就是机甲。而光脑的运算能力,也足够负担机甲运行时所需要的全部运算。

但由于灵能的特质,导致机甲对驾驶者的精神强度要求较高。同时也出现了驾驶机甲的精神强度和精神契合度的问题。精神契合度是天生的,也是几乎恒定的,契合度越高,那么驾驶者与机甲的协调度也就越高。机甲的动作也更快更精准,更接近驾驶者使用自己肉.体的层次。世上最酸的感觉不是吃醋,而是无权吃醋。吃醋也要讲名份,和他相爱的是另一个人,他的醋也就轮不到你吃,自有另一个人光明正大地吃醋。原来,吃不到的醋才是最酸的。最难过的,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早,你不得不放弃。曾经以为,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原来,真正的伤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泪。什么事情都会过去,我们是这样活过来的。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精神强度到达一定程度后可以提高驾驶者与机甲的契合度1%—5%,但也仅止于此。 往日时光,有那么一种情结,经年难解,有那么一件事,想做却没有勇气做,有那么一个人,自己没有笃定的意念追随。历历种种,都成为今天时而感叹的源由。然而,当机会摆在面前,依然会顾虑重重。当那个深恋过的人再次遇见,却一样没有勇气做什么!沧海桑田的变幻,并不是一句:物是人非,可以解释的了的!时过境迁的无奈,也不是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能够诠释的心境!或许,留在光阴深处的,总是最珍贵,念念不忘的,总是最美好吧!我们时常在别人的故事里,一遍遍温习着自己曾经的心境,而所有有关年轻的记忆,都带着迷人的醉意。茫茫大地的影子,似流光拉长的叹息,路旁夭折的情意,洒泪,为祭。太多想做的事、想见的人,没有固执到底,都丢在了旧年的风里;记下那人最初的样子,坚持着最真的自己。不言不语,将一扇往事的门,轻轻关上。人生中经过的每个人,或温暖,或凉薄,都感恩于一场交集的缘分。留一抹绿意在心底,回眸,一个纯粹的微笑,便是一朵盛大的春天。做个不算糊涂的人,明了一些善意的委婉,也会发现流动风景的美丽。时间是一切生命哲学的定理,羁绊与遗憾都将散落尘埃。从未预约的前程,永恒着心上的希望与光明。有生之年,不贪求事事皆如人意,不奢念所有想要的都得以圆满,只希望,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不曾浪费便好。每一天醒来,做着自己该做且喜欢做的事,每一段空闲,陪着自己该陪且珍爱的人;拈花惹草的心情,侍奉一些爱好情趣,品茶捧书的雅致,供养心灵与思想,如此,便不辜负命运优渥相待的静好时光。光阴旧,覆水难收,再回首,敬往事一杯酒,说好,永不回头。向前走,穿过一段岁月的风烟迷雾,走到山清水秀……

这是一首闺怨诗。主人公是一个少妇,经商的丈夫久久不归,少妇于是由爱生怨。

瞿塘贾:在长江上游一带作买卖的商人。瞿(qú)塘:指瞿塘峡,长江三峡之一。贾(gǔ):商人。

她说:自从嫁给了瞿塘商人,他常常延误约定的日期。早知潮水涨落定时有信,我还不如嫁给那随潮来去的健儿。

丈夫不归,妻子怨道:早知道就不嫁给你了,我嫁给那归期有定的人。

明代文学家钟惺在《唐诗归》里评价此诗:荒唐之想,写怨情却真切。

因丈夫不归而假定嫁予别人,这确是荒唐之想。

可是,这荒唐之想的背后,却是少妇对于丈夫深切的思念,正如钟惺所言“写怨情却真切”。

少妇的丈夫是一个商人,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琵琶女的丈夫也是一个商人,白居易这样形容道: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商人重利轻离别,屡屡失约延期不归,和此诗中的情况何其相似。女主人公常常独守空房,怨丈夫一去不归,还不如潮落潮去有信。

于是,竟发痴想,还不如嫁给弄潮儿呢?

看似轻薄荒唐,实际上却是常年苦苦等候而一再失望贩满腔怨恨。

怨之深,是缘于情之切。就像一句俗语,有情人反目,恨得越深,表示当初爱得越深。

像极了这个少妇,思之切,恨之深,思、恨到了极点,便可能忽发天真之想,忽出痴人之语。

这句奇语名句,受到历代诗论家的盛赞,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

少女可以说是痴人,而这首诗的作者李益,则是个真正的荒唐人。

李益是中唐诗人,才华出众,特别擅长七言绝句。

《新唐书·李益传》载:每一篇成,乐工争以赂求取之,被声歌,供奉天子。至征人、早行等篇,天下皆施之图绘。

李益每写完一首诗歌,乐工就花钱求去,谱成雅正的乐曲,用来演奏给君王欣赏。像《征人》《早行》等诗歌,则被天下人画成图画传播。

才华如此高妙的李益,却有一个隐疾,可谓荒唐。

《新唐书·李益传》载:少痴而忌克,防闲妻妾苛严,世谓妒为“李益疾”。

李益有一个毛病,对自己的妻子妾室防范得过于严苛,传说有在地上撒灰、关门锁户的做法。

据说,有时他出门要把妻子绑起来,甚至脱光了用浴盆盖起来才放心。

这样的行为真是荒唐至极。于是,当时的人把妒忌的人称为“李益疾”。

凡事有因必有果,李益为何对妻妾如此不放心呢?据说和霍小玉有关。

《唐宋传奇》有一篇名作《霍小玉传》,讲述了李益与霍小玉和爱情悲剧。

霍小玉本是霍王之女,后沦落为妓,与李益相爱后,两人约定相守八年。可李益背弃盟约,并置霍小玉于不顾。

后来,一个仗义的黄衫男子将李益带到久病的霍小玉面前,霍小玉愤怒地指责李益:

“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从此永休。徵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说完这些,霍小玉就气绝身亡了。

据说,此后李益曾三次娶妻,因为李益妒忌的毛病,三次婚姻都十分不和谐。

结局真是让人唏嘘。如果说,李益诗中的女子是因爱而怨,由此萌生了“荒唐”想法,是痴的可爱。那么李益妒忌成病,怀疑妻妾,则是荒唐得让人生厌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