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宁易购或将“保旧主+引战投”:“缺钱”困局自救胜算几何?

subtitle
时代周报 2021-02-26 23:37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周逸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去年屡屡被传出现债务危机之后,随着2021年一纸停牌公告的发布,苏宁易购(002024.SZ),终究迎来“变天”预警。

2月25日,苏宁易购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先生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预计划筹划20%-25%的股份转让事宜,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另外,据外媒Redd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苏宁电器正在谈判,将其苏宁易购部分或全部股份进行出售,受让方是江苏、广州国有企业组成的国有财团。并且,该财团计划扮演财务投资者角色,将所持股份注入与苏宁合作成立的新产业基金。

一位长期关注零售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对此解释称,若国有财团以财务投资者身份入股,产业基金属于持股平台,国有财团不会参与经营决策,所以不太可能引发控制权的变化,很可能控制权仍在原股东手中。而转让股份,或是苏宁易购债务风险压顶下的自保之举,避免债务危机全面爆发。

2月26号,记者就上述情况与苏宁易购公司方面联系,并进行求证,对方回应以公告内容为准,等最终消息落地。

“围困”的资金流

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苏宁易购因巨额债券偿付出现资金链断裂,出售部分业务来缓解财务问题的信息陆续传出。

虽然苏宁方面对此回应称该消息为谣言,但其线下零售业务经营承压、线上零售和物流板块费用投入加大,经营亏损金额不断增加已为不争事实。

苏宁易购的财务报表显示,从2014至2019年,苏宁易购的归母净利润虽为正数,但扣非净利润却连续多年为负,分别为-12.5亿元、-14.6亿元、-11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不仅如此,2020年业绩最新预告透露,预计2020年苏宁易购亏损约为34.53亿元-39.53亿元。这意味着苏宁易购的主营业务已连续亏损六年,且亏损幅度仍在不断扩大。

不仅如此,苏宁易购股份被质押的动作也越加频繁。

距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变更信息显示,2020年12月10日,苏宁控股集团(持苏宁易购3.98%股权)全部股东已将其所持公司股权,全部质押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总出质股数为10万股、合计出质股权金额为10亿元,与苏宁控股的注册资本金额等同。

随后今年2月份,苏宁易购大股东张近东以及二股东苏宁电器,又陆续将其手中部分股份进行质押。截至目前,大股东张近东质押了4.42%的苏宁易购股份,数量为4.12亿股;苏宁电器集团质押的苏宁易购股份,占到公司总股本的9.64%,约是其持股比例的一半。

若此次张近东和苏宁电器若顺利完成股份转让,苏宁易购的股权结构中将不再包含苏宁电器,苏宁易购和苏宁电器将变成了两个完全独立的公司。

一位在某大型会计事务所平台任职的内部人员分析,此次资产重组的最大意义类似于建立一道防火墙,如此一来,其中一方公司债务危机便不会蔓延到另一方。

在频繁质押之后,2月22日,中信证券也随后研究了“苏宁系”相关公司的负债情况。其中,公告称苏宁易购短期债务占比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且可动用货币资金对短债的覆盖能力较弱。

“断臂”自救不易

根据张近东最近说法“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这意味着苏宁部分业务或会被放弃。

公开资料显示,如今苏宁控股旗下包含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等八大产业板块。其中,除零售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苏宁易购外,其余七大板块均不直接从事零售业务。

其中,苏宁体育、苏宁文创、电竞等业务与零售主业关联较小,很有可能首当其冲。而且若此时出售相关业务,在短时间内找到买家并非易事,高数额短期债务是影响其出售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这些业务是苏宁多元化转型的结果。

据统计,自2013年至今,苏宁在百货、文娱、体育、地产、物流等领域的投资支出累积约380亿元。

但由于人才和行业资源积累不足等各方面因素,非但未给苏宁带来造血能力,反而增加了资金包袱。其中,体育、物流、电竞等多元化经营带来的负担,或许成为主要原因。

对于体育、电竞板块的布局,张近东主要目的是借此触达更多年轻消费者。他曾在2015年表示,用户经营是长期工程,为了获取“互联网原住民”的持续认可和拥护,零售业要从年轻用户的兴趣与需求出发,加速融入互联网。为此,2016年苏宁入主江苏苏宁易购队,同年6月入主国际米兰俱乐部。同年底,苏宁组建SNG战队,随后加入LS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正式进军电子竞技领域。

上述两项业务的确为苏宁带来新用户增长,但也增加了苏宁净亏损数额。据媒体最新报道,近期江苏队正在寻求低价转让。今年1月,意大利《罗马体育报》传出国米要被出售的消息。

更关键的是,作为苏宁系主营板块的苏宁易购,如今成为资金困境的风暴眼之一,这也与苏宁易购旗下部分业务板块的基本面堪忧有关。

例如作为苏宁易购对零售新业态的尝试之举,苏宁小店曾在全国疯狂开店。自2017年到2019年,门店数量已从23家猛增至6000多家。由于高投入,苏宁小店始终处于亏损状态,最终,苏宁选择将其剥离上市公司体系,以对抗主营业务的持续巨亏。

无独有偶,此前收购而来的天天快递,也难逃亏损魔咒。根据财报显示,天天快递在3年半时间内亏损已超40亿。并且2020年上半年,天天快递营收仅5.61亿元,亏损创新高5.52亿元。

经过长达10年的变革,张近东提出的“再造苏宁”计划正在面临现实阻力,而“沃尔玛+亚马逊”的线上+线下愿景,如今似乎也面临重重挑战。

一位长期关注苏宁的资深零售专家表示,此次股权转让或能帮助苏宁解决短期财务压力,但是长期的战略,还是要看张近东自己抉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