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政协委员张云勇:5G上高铁进乡村需共建共享,反对数据垄断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2021-02-26 18: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蓬勃发展,成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行业主管部门加强政策引导,基础电信企业加快5G网络建设部署,互联网企业深化5G应用深度广度,有力支撑了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成为“5G赋能经济社会”的生动写照。

日前,工信部副部长刘烈宏在2021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海)透露,我国5G网络能力不断提升,累计建成5G基站超过71.8万个,约占全球70%,基础电信企业累计投资超过2600亿元;独立组网模式(SA)的5G网络已覆盖全国所有地市,5G终端连接数超过2亿。

2021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南都记者视频连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就5G共建共享、商用进展以及应用生态等话题进行了专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

关注高铁、乡村5G布局盲点

南都:您今年的全国两会提案会涉及哪些方向?

张云勇:今年提案方向还是主要围绕5G。首先是5G上高铁。当前的5G应用推广依然面临着民生示范不足的问题,高铁运输就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大家都想在高铁上有不卡顿非常流畅的上网体验。

然而5G网络对高速铁路的营运生态尚缺少全面的覆盖支撑,其问题主要包括以下方面:一是技术方面,高铁沿线的5G覆盖沿袭4G模式的做法将难以为继,需进一步研究相应的技术方案。二是资源方面:主要涉及面向高铁场景的无线资源利用的问题,如何面向四家通信运营企业开放频段、站址资源,确保行业协同,需进一步统筹研究。三是应用方面:围绕5G+高铁布局的行业应用,示范的力度有待加强。四是运营方面:5G设备能耗是4G的3倍,这导致了运营成本巨大的问题。

建议充分发挥700MHz“数字黄金”频段在信号覆盖范围及频分双工时延方面的优势,协调四家5G通信运营企业联合开展700MHz低频5G网络的共建共享;落地名片工程,如以北京为中心,围绕京张、京雄、机场等高铁名片线路,实施5G高铁“上车”的方案,把娱乐旅途项目作为构建的试点;此外以高铁沿线5G网络服务为试点,推动铁路沿线的塔杆、建筑、管道等设施与5G基站的共享共用,并享受租金和用电优惠政策。

第二个是关于发展数字乡村基础设施,共建共享5G低频接入网络的建议。去年三家运营商在300多个城市建设70多万个基站。但是5G必须要从城市走向乡村。数字乡村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战略方向。5G将融合人工智能等技术推动农业现代化高速发展,解放更多的农村劳动力。

现在乡村也需要信息消费升级,农民现在上网的需求非常旺盛,在去年很多人家里没有网络要跑到乡镇或者别的地方集中上课。所以需要缩短数字鸿沟,让大家享受到数字经济的红利。但乡村环境人口密度低,短期内还无法采用与城市5G覆盖相同的热点密度部署覆盖,目前仍是5G盲区。由于技术问题,乡村地区地广人稀不能使用城市那样的中频段的组网技术,所以需要低频段来建设5G。经过计算,低频段的组网成本只需要中高频段的六分之一。所以呼吁四家运营商共享接入使用700MHz频谱资源建设乡村地区5G。

第三个是关于统筹联动开展数据确权工作的建议。针对数据资源,“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提出了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的发展要求,在此过程中,数据确权问题将是绕不开的基础性问题。建议根据国际国内双循序发展需求,建立内容更加丰富的确权体系。以5G通信、人工智能等新基础设施建设为基础,构建面向数据确权服务的基础设施集群,覆盖数据生产、数据存储、数据交易、数据加工、数据应用、数据清理、数据分配等数据要素全生命周期。

5G消费端应用场景仍有所缺失

南都:5G推出商用1年多时间,但是大家看到的应用场景大多集中在B端,C端消费领域仍有所不足,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张云勇:这里主要有几个原因,一个是虽然5G网络建设了70万基站,但是从构建到优化还需要一个时间。第二个问题是5G手机虽然已经价格大大下降,但是生态还不完善,比如有些手机担心5G耗电过大,就会强行把5G关掉。我们现在正在做相关终端厂家的工作,要求他们打开。

第三个是大家都很关注的VR、4K、8K,但是现在生态还是发展得比较慢,一般的设备要达到这个效果,价格还是比较贵,现在还是2000多元甚至更高。我们希望这些终端价格会持续下降到1000元甚至几百块,真正的普及到每个家庭。

但是我们要辩证地看这件事情,这个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而且当时4G从组网到找到应用场景也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5G现在来讲的话,其实我个人认为它找到应用场景应该会比4G更快。

5G消息3可进行小规模商用

南都:运营商在消费者应用场景打造了哪些产品?

张云勇:运营商在消费者应用场景上花了很多心思。比如5G视频彩铃,中国联通开通160天就发展了1亿用户。还有5G的RCS(5G消息),近期在上海举行的MWC世界移动大会上,联通和电信一起展示了RCS方案。现在打通了一些基础的互通,可以进行最基本的小规模运营。再比如智慧家庭的老人定位器,宠物定位器、老人关爱等内容,会存在厚积薄发这么一个过程。


南都:5G消息今年有没有推出的时间表?

张云勇:我们时间表是3月份小规模商用,然后进行一段时间测试和努力,我们就可以正式地放号。反正根据进度我们快速迭代,现在的网络平台容量这些条件都具备了,已经建完了。


南都:中国今年的5G应用还会有什么突破?

张云勇:主要在网络上有几个方面突破:一个是可能还得再建70万个基站,第二个就是从NSA(非独立组网)到SA(独立组网),而且要求终端都要是打开SA的开关,让用户真正体验到流畅的网络,这两个是最主要的。此外,TO B的应用在持续孵化,而TO C方面也进一步来推广。

数据确权需立法,但同时要审慎包容

南都:您在建议中提到数据确权,因为去年疫情,很多生产、工作和学习都是转到网上的,产生的数据怎么在企业跟企业之间,企业跟政府等多个个体中打通?

张云勇:数据只有联通才能让数据孤岛变成有价值的数据池。数据,而且是边际成本为0的运用,就是它的收益率越高,对政府的作用越大。大家都知道,这次疫情期间,我们扫码形成轨迹,已经为我们的复产抗疫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还应该更大力度地去推广。

数据确权有几个层面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立法。我建议不要一步立法,因为像欧洲也曾经这样做过,其实最后整个产业都起不来,还是要平衡好科技创新和立法之间的矛盾。我们叫审慎包容,是先包容再审慎,过去我们很多创新都是这样的。

但是要做好数据的区隔,比如说分为政府类的数据,行业类数据和个人数据。个人数据是绝对不能碰的,很多APP非法采集用户隐私被下架就是因为非法利用了个人数据。我们要正确解决利益分配,价值收益分享的问题。


南都:您怎么看待数据垄断这个现象?

张云勇:垄断确实是比较难的一个理论问题。但数据垄断使我们创新的门槛太高。在万物互联的5G时代,数据经济时代要生态,得生态者得天下,失生态者失天下。

所以我强烈建议要去除数据垄断的,应该是更大的开放和共享,而且开放的门槛适当的要降低一点,我们才能繁荣5G应用,5G工业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才能建设得更好,从而配合我们数据的应用,把上面的内容越做越多,这才符合用户各式各异的场景需求。

出品:南都商业数据新闻部

采写:南都记者 孔学劭 实习生 杨亚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