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了绕过乌克兰把天然气卖到欧洲,俄罗斯又修了4条天然气管道

subtitle
局势君 2021-02-26 12: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没有战争没有新冠肺炎的正常年份里,乌克兰每年最多消耗天然气500亿立方米,国产天然气只能保证40%,剩下的60%都得用俄罗斯的气,可问题是它跟俄罗斯的关系并不好,这个就比较麻烦了。

乌克兰也不是生来就没有气,它的天然气原本挺丰富的,在美苏冷战期间,苏联把乌克兰的天然气大量卖给欧洲,得来的钱用于支持苏联的全球霸业。几十年日夜不停地卖,乌克兰的天然气也就捉襟见肘了。

过境乌克兰的管道叫做“兄弟天然气管道”,最早从东乌克兰出发,横穿整个乌克兰后在斯洛伐克兵分两路,一路北上去了捷克、德国、法国和瑞士,另一路南下去了匈牙利、奥地利、意大利等国,这条管道1968年建成通气,已经运行了五十多年。

“兄弟”管线曾经是苏联给欧洲卖气的唯一通道,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分家后,这条线就不那么顺畅了,因为乌克兰既想加入欧盟还想加入北约,给自家政治引来了很多麻烦,导致这条线路不再安全,俄罗斯不得不考虑绕过乌克兰开辟新线路的想法。

(乌克兰“兄弟”天然气管道)

修一条过境多国的天然气管道很不容易,一旦某一段要经过某个国家,那个国家就要从那段管道中收取过境费,还要截下一部分天然气供自己使用,至于那段管道的所有权要么归那个国家所有,要么让渡给某家公司所有,然后再从这家公司那里分红或者收税。

以上只是一条管道过境的股份和利益分配问题,管道在动工前必须得到每个国家颁发的许可证,能不能发许可证需要通过环境安全、能源安全、政治安全的测评,一大堆专家委员会反复讨论后提交报告,然后再形成决议在议会里表决,如果是联邦制国家还得下面的州议会表决。

假如修一条管道花了10年时间,可能8年都花在许可证身上了,真正涉及融资建设的时间一般不足两年。知道了以上这些基础知识,我们再来了解俄罗斯为了绕过乌克兰,修过的4条天然气管道。

第1条:“南流”天然气管道

(“南流”天然气管道路线图)

2007年俄罗斯与意大利打算一起修这条管道,从俄罗斯出发横穿整个黑海,然后从对面的保加利亚上岸,再分成两路,一路朝西北方向进入塞尔维亚、匈牙利、奥地利等国;另一路南下进入希腊和意大利。

从2008年开始,俄罗斯就跟沿线国家挨个谈判,一谈就是3年,终于和奥地利、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希腊、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国签了政府间协议,大致约定了相应管道的所有权、过境费、分红等主要问题。

但是政府间协议只是个方向问题,涉及到具体谈判又花了两年,直到2012年12月底南流管道终于动工。为了加快进度,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第二年也同时动工,参与国激动地等着来年数钱。很不幸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了,普京趁机在2014年弄走了克里米亚,迎来了欧盟的集体制裁,欧盟强烈命令停止南流管道的建设。

修一条天然气管道不但有廉价的天然气,还能增加就业岗位,并带来税收和投资分红,放弃到手的富贵实在是舍不得,几个参与国硬着脖子试图违抗欧盟的命令,但是欧盟也抛出了狠话:如果不放弃的话,你们会失去更多。

这条总预算231亿美元,已经修了两年的管道就此夭折了。2014年12月1号,普京在访问土耳其的时候正式官宣,说由于欧洲的反对俄罗斯停掉了南流项目,但是打算改变方向朝着土耳其修一条“土耳其流”输气管道。

第2条:“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

(“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路线图)

如果按照土耳其一厢情愿的想法把它算作欧洲国家,那么土耳其就是俄罗斯在欧洲的第二个大客户,对于和俄罗斯的能源合作土耳其一直很热情,在这个问题上它可以强硬地顶撞大哥美国。

南流项目夭折的2014年,普京对埃尔多安说要不把“南流”改道从你这儿过去得了?两人一拍即合让部长们去谈判,尽管总统已经同意,但是谈判依然进行了两年。“土耳其流”线路从俄罗斯出发穿过黑海,在土耳其西北部上岸,接着一分为二,一路专门给土耳其供气,另一条过境土耳其向希腊和其他南欧国家供气。

按理说俄罗斯和土耳其这种总统点头下面一路绿灯的国家不该谈两年,问题就出在2015年国庆节普京去叙利亚打仗了,土耳其在1个月后击落了一架俄罗斯的战斗机,导致谈判直接中止。一年后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普京给埃尔多安通风报信,两国这才和好如初,“土耳其流”的谈判工作继续进行直到开工建设,这条管道已经在2020年1月份开始供气。

第3条:“北溪”天然气管道

(“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路线图)

德国是欧洲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进口来源是俄罗斯、挪威和荷兰,其中俄罗斯一家超过了60%,坐实了俄罗斯欧洲第一大客户的宝座。

早在1973年苏联就开始对德国卖气,天然气也让德国和俄罗斯没办法真正敌对。“北溪”天然气管道是德国和俄罗斯在2005年发起的,这条线路从俄罗斯出发,穿过波罗的海直接在德国上岸,中间不经过任何国家的陆地领土。

“北溪”项目正式动工是2010年1月份,中间的谈判时间花了5年,这5年俄罗斯只有一小部分花在德国人身上,剩下的时间花在丹麦、芬兰、瑞典等国了,只有这些波罗的海沿岸国家都通过了环保安全测评,才会发放开工许可证。

“北溪”管道真正铺设只花了10个月,当时这条线路设计了两条管道,第1条管道稳定运行后,施工方又花了9个月铺好了第二条管道,两条管道输气量每年550亿立方米,大量分走了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

“北溪”管道的巨大成功,让几个参与国都尝到了甜头,股东们看着卡里的余额冒出了一个贪婪的想法:再铺两条管子,把输气量翻倍!普京对这个意见没有任何意见,估计再埋二十条管道他也没意见。为了和原来的“北溪”区分,这第3、4两条管道就被称作“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

第4条: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

(北溪2号天然管道路线图)

“北溪1号”的股东们想上马“北溪2号”是在2012年的10月份,也就是“北溪1号”的第2条管道通气后不久,但是新项目一出来就遭遇了强大的阻力,乌克兰坚决反对、欧盟部分国家反对、美国也强烈反对。

在2000年之前,俄罗斯卖给欧洲的天然气有85%是走乌克兰“兄弟”管道的,随着包括“北溪1号”在内的管道通气,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就降到了40%,如果北溪2号再修通,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可能会降到20%以下,普京哪天不高兴了完全切断也是有可能的。

曾经靠着“兄弟”管道,乌克兰不但自己有廉价的天然气烧,每年还收取大笔过境费,这些钱对它养家糊口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如果以后普京不走这条道,那乌克兰不但断了收入,还要掏钱找欧盟买气,这会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反对“北溪二号”的欧盟国家是英国、法国等那些已经不缺气的国家,他们担心欧盟对俄罗斯的天然气形成依赖,将来俄罗斯拿能源来要挟它们;它们还担心天然气绕过乌克兰以后,俄罗斯可以肆无忌惮地支持乌克兰东部武装的分裂行为。

(施工中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

远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为什么反对呢?它担心俄罗斯因为能源和欧洲越走越近,它还想继续通过乌克兰制衡俄罗斯,以及不希望欧洲的天然气市场全被俄罗斯给抢光,自己现在也是天然气出口国。

在此起彼伏的反对声中,俄罗斯开始对沿途国家做思想工作,从2012年一直磨到2018年,芬兰、瑞典、德国的施工许可证都下来了,唯独丹麦政府一直不吭声,它的压力来自美国。

为了节省时间,俄罗斯决定一边施工一边跟丹麦继续谈判。2018年9月份“北溪2号”正式动工,到2019年10月铺完80%的时候,丹麦政府的许可证终于盖了章,这下特朗普可着急坏了。

在整个动工的一年里,特朗普政府不停地威胁施工方尽快收手否则后果自负,当丹麦的许可证下来后他坐不住了,2019年12月20号特朗普签署了《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里面明确提出将对参与“北溪2号”的公司和个人进行制裁。此时管子已经铺了93%,只剩下最后的160公里。

由于担心美国的制裁,先后有18家欧洲企业退出了这个只赚不亏的项目,导致“北溪2号”从2019年12月份开始整整停了一年,2020年12月俄罗斯自己的企业接手继续施工,当然这家企业立刻收到了美国的制裁。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

目前“北溪2号”由不怕制裁的俄罗斯单枪匹马继续铺设,据专家估计再有几个月就彻底完工了,这“几个月”可能是3个月也可能是6个月也可能是10个月,最后阶段也是遭遇阻力最大的阶段,尤其是最近,乌克兰和美国正在为搅黄这个项目做着最后的努力。

现在最纠结的人不是普京也不是泽连斯基,而是美国新总统拜登,如果继续特朗普的政策阻止管道的施工,那会得罪重要的欧洲盟友;如果默许俄罗斯把管道铺完,显然违背了美国的欧洲战略和能源战略,会被人批评他软弱,拜登到底会怎么做呢?

只要不像对待“南流”那样叫停“北溪2号”,欧盟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都只是为了安慰美国和反对者;乌克兰自己搅不起多大的风浪,真正能阻止俄罗斯的也就是美国了,可是现在的美国真的能阻止这个即将完工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吗?

【不用询问,请随便转载转发分享此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6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