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万起家搞出千亿民企,为还债卖私人飞机!南京首富待翻盘

subtitle
大猫财经 2021-02-26 07: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据说,在美国的留学圈,有一个“千亿女团”。

当然不是真女团,而是三个小姑娘,号称“北美留学名媛铁三角”,在2016-2018年分别参加过名噪一时的巴黎名媛舞会,华为小公主姚安娜、赌王最小的千金何超欣以及前南京首富袁亚非的女儿袁千惠,背后的资产也确实担得起“千亿”的头衔。

△图源:Instagram 左起:姚安娜、袁千惠、何超欣

如今,姚安娜出道了,风波不断,但是风头不减;赌王虽然已经过世,但赌王四太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何超欣也偶尔跟着哥哥何猷君参加一下综艺节目;而名气最弱的袁千惠,如今却是删光了在社交媒体的动态,不再发声。

为啥呢?

在拼爹这件事儿上,爹掉链子了。

这个月初,南京新街口的地标南京国际金融中心卖了,这栋楼的前主人就是袁亚非,45层的甲写卖了16.2亿,按说价格不便宜,但也赔惨了,2014年他从李嘉诚旗下公司买下来的时候,可是花了24.8亿的高价的。

没办法,那也得卖。

不仅如此,据说袁亚非连自己的私人飞机也卖了,在胡润榜上,他的私人飞机比马云、王健林还多,湾流G200、湾流G650、达索猎鹰7X,三架飞机加起来有8亿左右,卖了倒是能还不少债务。

△图源:私人飞机网

疯狂卖卖卖,也是因为袁亚非的三胞集团,在市场上混得最差,因为债务危机,一度在破产的边缘,而袁亚非个人至今还有有6笔被执行标的,合计14.72亿。

一度南京首富,何至于此?

袁亚非是“九二派”企业家。

“九二派”说的是1992年受邓公讲话感召,辞去公职下海的那一批人,在当年这样的人不少,袁亚非就是其中之一,他原是南京雨花台区委秘书,激情之下还是毅然决然下了海。

他的起点在南京的珠江路,有点类似北京的中关村或者深圳的华强北,是电子产品的集散地,袁亚非就在珠江路的电子城里摆了摊,综合当时最流行的“港澳同胞、台湾同胞、海外侨胞”,取名“三胞”。

袁亚非不懂电脑,甚至键盘都没摸过,但是做生意算是一把好手,因为胆子够大,天生有“赌性”,敢“用5000块做500万的生意”。

他有2万元的初始资金,1万交了店租,5000块用来打广告,而真正能够用来进货的,只有5000块,但是他用这5000块进了5万的货,撬动了10倍的杠杆,而5万撬动50万,50万就撬动500万,杠杆术在扩张阶段,百试百灵。

当然,敢这么玩,也是因为他“随时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路是没跑,因为他确实完成了。

大量的“最便宜”的广告也确实带来了不少生意,薄利多销,他的摊子还真就越来越大,高风险带来高收益,三胞不仅在珠江路上立住了,还为袁亚非带来第一桶金。

后来,袁亚非参考沃尔玛、戴尔和麦当劳,搞了一个“王大妈模式”(WDM),把电脑当做生活用品来卖,直销、标准化又让消费者感到舒服,而当时还是南京国企的宏图高科也非常感兴趣,“宏图三胞”就诞生了,第一年就卖了5个亿。

这之后,宏图三胞的店面,大开特开,从南京开始,蔓延江浙,门店突破70个,销售也超过了70亿,“王大妈”让三胞成为一方的IT霸主。

袁亚非的转折点,还是靠老伙计宏图高科。

2005年,宏图高科遭遇危机,而在此前国企产权改革的路子早已经走通了,三胞集团就从南京国资手中接下了股权,成为了“接盘侠”。

不过显然,这笔买卖还算划算,起码价格合适,那时宏图高科股价的5元以上,而协议价只有3.4元,这之间至少差了4个涨停。

市值上的“赚”还在其次,拿到了上市公司的股权之后,袁亚非又快速地把股权质押了,然后手里就有更多的钱来开疆拓土了,后来在2011年,又拿下了南京新百的控股权,袁亚非手中就有了两家A股上市公司平台。

然后就是买买买了,手笔都不小。

2015年,袁亚非红了,英国的威廉王子首次访问中国,点名要见袁亚非,威廉王子想知道“哪个中国人买了他们皇家授权的百货公司”。

△袁亚非与威廉王子 图源:三胞集团官网

2014年开始,赶上了海外并购的窗口期,袁亚非的“购物车”里面多了很多洋品牌,其中之一就是House of Fraser,花费了4.5亿英镑,拿到了89%的股权,本来想全资,只是另外11%被别人提前买走了。

HOF是英国的百年老店,而且在巴斯的一间店,也以“女王的试衣间”闻名,交易成了,袁亚非毫不掩饰他的得意,他表示从洽谈到收购完成,只花了3个月的时间,这让海外的对手们都非常吃惊。

当然,收购的价格也是创造了中国百货业在海外收购的纪录,而且那年HOF的销售也还行,袁亚非说,“以后跟着中国人创造纪录将是新常态”。

后来,袁亚非的并购脚步,从欧洲到美国,再到新加坡、以色列,从百货业到生命健康,这些并购有的留在了三胞,有的产业被陆续装入到宏图高科、南京新百等上市公司平台。

虽然跟万达这样的海外收购大佬比起来,还稍显逊色,但是从2014年-2017年,仅南京新百旗下的收购案金额就超过200亿。

通过股权质押、收购、发行股份装入上市公司、股权再质押,刺激股价还不影响利润,还能把上市公司牢牢抓在手里,这一套程序下来,别说还挺管用,摊子是越来越大了,但也很有“空手套白狼”的意思。

别管资产怎么来,有资产就有身价,珠江路上的首富传奇故事,又多了袁亚非一个。

虽然没有买地产,没有买影院,更没有买足球队,但是三胞集团仍然没有躲过2017年的那次的风向转变。

钱没那么好拿了,不仅买买买得停了,而且长期贷款拿不到之后,三胞只好拿短贷,而且这些短期贷款也不得不用来偿还以前欠下的债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胞集团总负债611亿。

2018年,当袁亚非还在大聊特聊“5000块干500万生意”的杠杆术给别人支招的时候,三胞陷入了流动性危机,一项5580万的资管计划违约了,三胞的债务危机开始全面爆发了。

但是更惨的是,有些资产都没熬到这个需要甩包袱的时候。

虽然并购花了不少钱,但这其中袁亚非也买了不少便宜货,当年并购的时候他采用的也是“落井下石”战略,在他们最惨的时候拿下,方便杀价,奔着占便宜去的,但是最终还是吃了大亏了:

买麦考林的时候,它就已经濒临破产了,不久之后“电商第一股”就私有化了,现在知道麦考林名字的,都属于暴露年龄;

拉手网,高峰时期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三胞接盘的时候只花了1块钱,但是后期投入就像无底洞,现在谁还知道拉手网;

Brookstone历史上有两次申请破产保护,一次是2014年,那次它把自己卖给了三胞,第二次就是2018年,三胞自顾不暇,它再一次破产保护;

最引以为豪的HOF在并购的那一年达到高峰后,就开始下滑了,中途一度寻求罗斯柴尔德贷款帮助,后来想要转给千百度,后来破产,被另外持股11%的那家公司收购了,4.5亿英镑的投资,最终只收回来9000万英镑,贬值了80%。

金融机构可不爱干雪中送炭的活儿,而对于企业而言,能早些拿回钱才是正经事,所以,该诉讼的诉讼,能做财产保全的做财产保全,债权人们都没闲着。

当然,袁亚非也没闲着,卖了楼卖了飞机,不过还差得远,后来袁亚非开始给三胞瘦身,“去零售保健康”,电脑、百货这些业务早就成了夕阳产业,想挽回也是太难了,但三胞集团死守着自己的大健康产业,高投入回报慢,来钱也不太容易。

更重要的是,至今民营资本收购公立医院这事儿,在大家的心里仍然属于“资本的恶意”,一直被广大群众反对,至今,三胞集团收购徐州肿瘤医院的事情,还能听到反对的呼声。

靠自己翻身还是太难了,后来干脆拉来江苏省和南京市的关系,来做金融机构的工作,债务能缓缓最好,如果能再给点,那就更好了。

一直在给别人接盘的袁亚非也需要一个接盘侠。

2020年5月,市场上一度传来了“好消息”,说是中国信达江苏分公司与三胞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中国信达将向三胞提供规模近百亿的流动性支持,这可把资本市场高兴坏了,三胞旗下的上市公司都嗨了。

不过,很快这个消息被证实是“虚晃一枪”,因为到了见真章的时候,钱却没有。

到了2020年底,在新的债权人会议上初步达成的重组方案里面,掏钱的从中国信达变成了中国华融,资金规模也从百亿缩水到了80亿。

据说,这一次的重组,不破产、不逃废债、不打折、不赖账。

但是,说得容易,做起来怕是也难,后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富想要翻盘,也并不容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