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金瓶梅》西门庆风流一生,暴富却只用六年,他是怎么做到的?

subtitle
平凡聊生活 2021-02-26 07:44

西门庆原只是清河县一个普通生药铺的老板,勾搭上潘金莲之后,又跟着媒婆去见孟玉楼,媒婆介绍他是:清河县数一数二的大财主,未免有些夸大。

西门庆去世的前妻陈氏出身寒微之家,续娶的正妻吴月娘出自穷官千户之家,没有多少油水可捞。

抢娶的富婆梦玉楼,是善于自保的女诸葛,自己有多少钱财断不会对西门庆倾囊相付,带进西门府的除了银两一千,最值钱的当属两张南京拔步床。

在西门庆几经辗转把花太监的姘头,朋友花子虚的老婆李瓶儿娶进西门府之后,西门庆的财产和房屋地皮都扩充了好几倍。

李瓶儿还没进西门府之前,通过夜晚“递墙头”的运输方式,把几大箱笼金银财宝运到西门府,收入吴月娘房中。

李瓶儿嫁过来之后,又带来诸多金银珠宝,玉石玛瑙,西洋珠香料,宫中宝物数不胜数,两处大宅院也尽归西门府所有,后来西门庆开了典当铺,绒线铺,也都开在李瓶儿宅院前面临街的房屋铺面上经营。

这是西门庆的第一次发迹。

后来西门庆用七百两银子买下对面乔大户价值一千二百两银子的大宅院,又扩充了自家的花园宅院和街铺门面。

吃了官司的亲家陈红,让西门大姐和女婿陈敬济带着钱财银两投奔西门庆,西门庆除了花少数钱打理官司之外,剩余钱财尽归西门庆所有。

西门庆靠娶小妾和扩大地皮房产,实现了其资产的成倍增长。

后来媒婆文嫂向高级武官林太太介绍西门庆时,已不是“清河县属一属二的大财主”了,而是:

“如今在提刑院做掌刑副千户,家中放官吏债,开四五处铺面,段子铺,生药铺,典当铺,绸绢铺,绒线铺,外边江湖又走标船,扬州兴贩盐引,东平府上纳香腊,伙计主管约有数十……”

短短六年,西门庆的资产由纹银五千两变成了十万两,相当于人民币六千万。

如果西门庆的财富财商仅限于此,可就小看了这位情商财商智商全部在线的官商达人西门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门庆除了有很灵敏的商业嗅觉外,还具有敏锐超常的政治头脑。

在亲家陈红的官司中,西门庆受到牵连名字已经上了死亡名单,他派来保带足银两到京城活动,花一千两白银将名字从死亡单上除掉,买回来一条命。

正是这次有惊无险,命从险中求的经历,让西门庆更加明白“不怕官才能不怕管”,金钱加上权力更行得通。

野心勃勃投机成性善于玩弄女人和权术的西门庆也是善于官商勾结的高手。

在西门庆还是生药铺老板的时候就结交巴结上“四宅老爹”,四宅老爹就是知县,县丞,主簿,典史,官职相当于现在的县长,县办主任,县秘书长,县刑侦科长。

西门庆和潘金莲毒死武大后,之所以能够躲过武松的追杀,将武松治罪充军发配,又迫害爆打蒋竹山,都是受到四宅老爹的庇护才能完美进行。

为了拉拢巡盐御史,西门庆将他留在花园派妓女服侍,进行性贿赂,巡盐御史在半推半就的说词中进入了西门庆设的局和利益圈套。不久,西门庆就提前从巡盐御史那里拿到了卖盐的执照,赚了三万两白银。

西门庆用高规格宴席招待巡按御史,餐具用的全是真金白银,金台盘,银执壶,银酒杯,象牙筷子,御史颇为感动,许下“余容图报不忘也”。不久他就把西门庆受贿一千两银子买放的杀人犯苗青放了,也算及时回馈“图报不忘”也。

脱险后的西门庆,下定决心要和蔡京攀上关系,靠上这棵参天大树。

西门庆把韩道国的女儿韩爱姐认做干女儿,并陪送丰厚的嫁妆,送给蔡京府上的翟管家做小妾,这样西门庆和翟管家成了干亲家,这种干亲家比真正的亲家还要亲,因为他们中间连接着银两和利益,翟管家成为西门庆和当朝太师蔡京紧密相联的内线。

西门庆给蔡京祝寿,光寿礼就花去五千两白银,西门庆认蔡京做干爹,成了蔡京的干儿子,官职立马由副千户转正升任为山东提刑正千户。

蔡京也多次为西门庆“摆平”不按金钱规则办事的清官,给西门庆大开方便之门。

从太师到御史,从太尉到巡抚,从巡抚到县令,西门庆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官员网络,这条隐形的官员网络成为西门庆的保护伞和护身符。

世人多知西门庆淫荡,其实西门庆更是一个善于玩弄权术,脚踏官场,操控市场的投机牟利的又一个“红顶商人”。

他对钱财有着特殊的嗅觉,对政治充满了敏感和利用,若非短命,西门庆成为全国首富和当朝太尉的可能性不是妄言。

可惜西门庆寿命不长只活到33岁,但短短的六年,他在商场和官场如鱼得水,积累了巨额财富。

西门庆的发家史,对于现代人仍然不失警示和启示作用,爱财致富,加官进爵,人人皆可追梦,但是钱财取之有道,权谋运营得当,方为正途,否则天道盈盈,几人能逃宿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