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糖尿病患者吃“胍”居然可使COVID-19死亡风险降低3倍!

*本文所涉及专业部分,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那么多瓜,这个“胍”才是真香!

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还在全球肆虐蔓延,其中合并糖尿病、高血压、肥胖等基础性疾病的患者是新冠肺炎高危人群。大家是否还记得,几个月前咱们分享的一项中国研究结果,最近,美国的一项回顾性研究再次证实了二甲双胍的使用与患有糖尿病的COVID-19感染者的死亡率下降有关 [1]。

1

因COVID-19感染而死亡的人群中有67%是糖尿病患者[1]

该研究对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大学医院25,326名受试者的电子健康记录数据进行了回顾性分析,其中有604名受试者COVID-19核酸检测呈阳性。针对这些感染者分析发现,以下几类人群感染COVID-19的风险较高:

糖尿病:OR 2.11;

95%CI 1.78–2.48;p<0.0001

肥胖者:OR 1.93;

95%CI 1.64–2.28;p<0.0001

高血压患者:OR 2.46;

95%CI 2.07–2.93;p <0.0001

黑人/非裔美国人:OR 2.6;

95%CI 2.19–3.10;p <0.0001

研究中,COVID-19感染者的总死亡率为11%,其中67%患有糖尿病。患有糖尿病的死亡率是18.8%,非糖尿病患者的死亡率是6%,可见糖尿病与COVID-19感染者死亡率显著增加有关 (OR 3.62;95%CI 2.11–6.2;p<0.0001) ,在校正了年龄,种族,性别,肥胖症和高血压后,糖尿病是COVID-19感染者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

基于感染风险高、死亡风险高,糖尿病患者是抗疫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

2

二甲双胍治疗,可使COVID-19感染的糖尿病患者死亡风险降低3[1]

研究者随后将目光投向了2型糖尿病 (T2DM) 患者中最常用的两种药物二甲双胍和胰岛素,以探究控糖药物对COVID-19感染的糖尿病患者结局有哪些影响。为了避免在住院患者中因胰岛素引发应激性高血糖和停用二甲双胍而造成混淆,仅考虑在诊断COVID-19之前使用的药物。研究发现,使用胰岛素的患者没有降低死亡风险,然而惊喜的是使用二甲双胍的患者显著降低了死亡风险 (OR 0.38;95%CI 0.17-0.87;p= 0.0221) 。使用二甲双胍的COVID-19感染患者死亡率仅为11%,显著低于未使用二甲双胍的COVID-19感染患者24%的死亡率。

使用与未使用二甲双胍的COVID-19感染的糖尿病患者相比,体重指数 (BMI) 、糖化血红蛋白、在COVID-19确诊时或治疗期间的血糖水平均无显著差异。校正年龄,种族,性别,肥胖症和高血压使用二甲双胍患者的死亡风险与未使用者相比,OR仅为0.33,降低风险约3(p = 0.0210)1

图1:校正其它因素后,二甲双胍依然显著降低死亡风险

3

多个国家研究齐证,二甲双胍抗疫作用不仅仅是降糖这么简单

除了我国与美国的回顾性分析发现二甲双胍与住院的COVID-19糖尿病患者的死亡率降低相关外,在世界各地的不同人群中均获得了类似的结 果 [1-2] 。法国的CORONADO研究中,发现二甲双胍与降低COVID-19糖尿病患者早期死亡风险相关 [3] 。

二甲双胍带来这些获益只是因为降糖吗?

各国研究发现,二甲双胍带来这些获益不仅仅是因为降糖的作用,研究者认为二甲双胍的抗炎、调节免疫作用很有可能是它带来获益的最主要原因[1-3]。因为,在COVID-19的危重患者中,大量人群可见到由促炎细胞因子过度产生所介导的细胞因子风暴[4]。过度的免疫反应导致长期肺损伤和纤维化,导致功能障碍、生活质量下降,甚至死亡[5]。目前已有不少有关二甲双胍抗炎、调节免疫的证据。

小结

糖尿病是COVID-19死亡相关的独立危险因素,但在确诊COVID-19之前使用二甲双胍的患者可大大降低这种风险,这对于目前COVID-19还在全球大流行的情况下,无疑是给糖尿病患者带来的一个好消息。二甲双胍作为T2DM一线首选的降糖药物,一旦启用,应该一直保留在治疗方案中[6]。因为二甲双胍将为2型糖尿病患者的抗疫筑起一道安全屏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