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今天,我们电影正被“正确”这两字害惨

subtitle
Sir电影 2021-02-25 18:27

一部电影要多好,才能好到不能骂?

比如,有人觉得《你好,李焕英》是小品式的强行搞笑,强行煽情,发了一条微博。

接着收到评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来。

一部电影要多烂,才能烂到一点都不允许夸?

比如,当有人觉得吃了《唐探3》的笑点,夸它好笑。

“这话也能说得出口?你的没良心呢?”

78.22亿。

这是中国电影史最雄伟的一次春节档。

但在“票房再刷记录”的神话之外,从每部作品延伸出的争议、口水、骂战来衡量:

Sir想泼点冷水:

电影被绑架了。

我们的“影评”,越来越与电影无关。

杨德昌说: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

但今天。

电影是把生命浓缩三倍,它变成一场场自以为“正确”的互喷和斗争。

01

先从一个争议热搜说起。

#唐探3 侮辱女性#。

电影展现了这样一个段落:被藏在裹尸袋里的女护士将要苏醒,周围的黑帮、警察误认为闹鬼诈尸,不等打开裹尸袋,就一顿拳打脚踢……

动作夸张,场面激烈。

这是一个典型的闹剧笑话。

或许不高级,不好笑,但Sir怎么也想到,这能上升到“辱女”。

“不愧是你啊,陈思诚”。

于是,电影中所有的低俗笑话、乃至结尾处“单身母亲因穷困卖身”的故事情节,都成为了《唐探3》(或者说陈思诚)油腻厌女的证据。

坦白讲。

“痛殴女护士”确实套路,“36D”也确实低俗,但,这跟辱女厌女又有何干?

王宝强说“她如果愿意加入中国籍我就娶了她”,这句台词讽刺的不是括号里说的:那些普通而自信的男人?

所以唐仁“油腻好色”的“丑角”人设,会吸引男性效仿,产生不好的示范作用?

所以一个故事中的女性遭遇,能代表“女人离开了男人就只剩卖身”的事实陈述?

如果《唐探3》辱女?

那周星驰是不是也辱女?

再退一步。

如果这些直男导演拿女性的样貌,身材开玩笑不妥当,那贾玲呢?

别忘了《李焕英》本身也有不少拿女性外表做梗的玩笑(比如贾玲和陈赫在那个狭小的屋檐下闪躲挪腾地避雨),甚至于,影片最爆笑的一幕,沈腾在表演二人转时不小心被扒裤。

这算辱男么?

当年拍《唐伯虎点秋香》,根据剧情需要:

秋香(巩俐)会被踢成猪头状,然后由唐伯虎(周星驰)用“还我漂漂拳”帮她还原,可一向拍惯正剧的巩俐不理解这种无厘头,认为是香港演员故意刁难她。

巩俐还特意电话张艺谋。

张艺谋回答:“你还没有学到这一块,你还不太知道,但是你就跟着他们走,会很有意思的。”

可巩俐还是不能理解,最后不得不找人反串。

事后,巩俐谈起无不遗憾:“如果有机会的话再好好演”。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喜剧本身就是“献丑”的艺术,就是要将一切美的毁给你看。

如果你端着,那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喜剧人。

而一个真正的喜剧人,观众不仅不觉得他丑,就连他自己也不同意。

“这个跟男女我认为没有太大的关系

你不能这个时候突然说我太端庄了

我演不了喜剧

那怎么行?

为什么忽然一拐你就说男女有别?”

“我不是想得特别明白

我是从来没有去思考过这件事情

因为我一直认为我自己特别可爱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觉得

我有扮丑过”

但很遗憾。

在“性别正确”的大旗下,一个关于喜剧处理好不好笑的技术问题,被看作一个道德问题,甚至于,带有性别天生的原罪。

02

为《唐探》《李焕英》说话?

不。

电影创作被泛道德化绑架之所以可怕,因为它总能印证那句古话。

“覆巢之下,安有全卵。”

前两天,公众号《一条》发了篇文章,推荐Sir曾经推荐过的《孤味》。

这是一部毫无疑问的好电影。

但文章评论区,几乎是一边倒谩骂。

原因,就在于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渣男”婚内出轨,女的却迟迟不肯离婚,直到“渣男”死了,女的才彻底放下,并“大度“地让小三参加渣男葬礼。

听上去确实不正确。

因为它只赞美女性的大度和隐忍,没有鞭挞男性的花心和背叛。

最后还反过来要女性和自己和解。

这种极不公平的两性关系怎么可以拍出来?

坦白讲,Sir严重怀疑这些评论者,有多少真正看过这部电影,或者在看的过程,真正试图去理解片中人物的现实困境。

电影当真只拍“渣男”么?

别忘了“渣男”的大女儿,也是一个“渣女”。

而且,这“渣女”的老公也“自轻自贱”地一次次原谅她。

再进一步,“渣男”就全然一无是处吗?

如果你看过《孤味》,你就知道,强势女主片中唯一一次惊慌失措,就是她巧遇丈夫的情人,并从情人口中,得到丈夫对自己的评价。

评价里既有迟来的歉意,更有对她说过谎言的隐瞒。



是的。

林秀英心里其实有一个秘密。

当年,因为做生意,男人偷拿岳父印章银行贷款,结果生意失败,致使岳父不得不变卖家产。

这次事件彻底压垮了男人,致使他离家出走。

但事实是,偷印章的人,其实是女主。

换句话说,渣男固然可恨,但到底也是一个可怜人。

娘家是当地大户,老婆贤淑能干,无奈自己只是一个每月领着微薄薪水的小警察。

为了“男人的尊严”,他辞职创业,一次次失败,直到岳父突然破产,才知道老婆给自己的本金,其实是偷来的。

而为了老婆与娘家人的关系,男人咽下这秘密,背负不属于自己的偷窃罪名,远离家乡,直到死也一个人都没有说。

所以,看到这,你还想打死这个男人么?

所以,女人最后的和解,当真是放下一个男人,一段感情?难道不也是放过那个曾经犯错的自己?

还是那句话:

一个人太复杂了,怎么可能简单粗暴地用渣不渣去裁决。

描写正确固然鼓舞人心,当电影中的人物永远活在义正词严的正确里,那人物不再是人物,而是概念,工具,甚至于,某些人隐秘又源源不断收割人头(利益)的旗帜。

03

你是不是不尊重女性?

你是不是屁股歪了?

你是不是在吃人血馒头?

《降临》有一句台词:

制锤之人,视万物为钉。

Sir真真切切看到,今天,对创作者、投资方和运营方来说,汹涌而来的正确舆论,已无可回避地成为了下一次创作的镣铐。

我们一边反感审查,一边又兴致勃勃地拿着大锤,从男女差异,道德判断、阶级立场,甚至于政治倾向,锱铢必究地钉出电影问题。

绝大多数还指向无法证伪的阴谋论。

比如,动机。

典型问题:

你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你拍这部电影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这是《刺杀小说家》在豆瓣最热门的一条评论:

“路阳是不是领了给85花拍代表作的kpi。”

无独有偶。

《侍神令》最热的一条评论是:

“确定不是打着陈坤和周迅的幌子捧渣男(屈楚萧)和瞪眼妹?”

再把目光投远一点。

2017年《战狼2》与《敦刻尔克》前后上映。

前者爆火,点燃观影狂潮的同时,也点燃了高涨的民族情绪。

于是。

给《战狼2》出钱的才是爱国者,给《敦刻尔克》买票的都是“慕洋犬”。

#赚中国人的钱#、#造子弹打中国#……

去年,《八佰》上映。

屁股坐歪、扭曲历史、洗白罪人。

电影还没上映,就被一轮爆捶。

这就是今天在中国热映电影的下场,围绕作品的评论沸沸扬扬,但这当中,极少出于作品本身的讨论。

比起电影的好与坏,人们更关注是你的立场。

你特么想为谁说话?

男人还是女人?穷人还是富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千万别以为这是意识形态电影的困局。

在种种斗争思维的指引下,一部“你好李焕英”,愣是看成了“刺杀李焕英”。

被解读出了新的教育意义——批判丧偶式教育。

“你肚子里明明就有两碗粉”,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骑在导演头上。

“为什么要弱化父女亲情线?”

“只有我觉得贾玲对不起爸爸吗?”

“消费亲情是不是就是为了捞钱?”

最绝的一种评论——“你妈死了,这人血馒头你也吃?”

1293,882,1418,这是三个让我们触目惊心的数字。

真实数字还不止如此。

04

电影越来越难了。

它难就难在,它要恪守的正确越来越多。

拍一部电影,最该被重视的是什么?

A.政治立场。 B.性别意识。

C.行业阴谋论。 D.我自己。

选D,答案很明显。

不,这是曾经。

今天,拍一部电影,不论商业或艺术,已越来越难遵从作者本身的自由。

——除非你不打算给任何人看。

因为自由最忌惮两个字——“正确”。

近几年,你应该总能在各大媒体看到类似标题:“当时的经典,如今如此三观不正”。

什么琼瑶男主们被集体冠上渣男名号;什么《奋斗》变成了富二代的劈腿故事......连经典爱情《梁山伯与祝英台》也被拉出来批斗。

这难道是一件好事?

是当年的我们“不正确”了。

还是现在的我们太“正确”了。

再把话说得露骨一点。

这些对正不正确的区分,本质真的是为了追随真理吗?

还是打压异己,证明自我的武器?

绝对正确恰恰是绝对权力的手段。

因为在绝对眼中,“正确”的反义词不是“错误”,是“差异”。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正确”是只能存在一种声音。“正确”是我的声音。

但诸君,别忘了,真正伟大的电影,恰恰是对正确的反动。

比如《英雄本色》。

宋子豪和小马哥的友谊让我们感动,恰恰在于在血缘关系和世俗价值之外,还有一份不正确的义气。

比如《色,戒》。

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爱情之所以让我们感动,恰恰在于在家国大义和礼教传统之外,还有一份不正确的情欲。

甚至于迈克尔·哈内克的《爱》。

一个男人最后用枕头闷死了自己瘫痪在床的妻子。

他既不舍得又恨的表情,照见的,其实是我们对爱的虚伪。

我们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独立和坚强。

我们的爱,很可能是一种虚荣的回声。

什么叫正确

Sir理解的“正确”,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追求,没有统一的路径,更没有指标与卡尺。

你相信你的。

我笃定我的。

一个真正良善的社会,应该多谈兴趣,少谈三观。一个真正进步的社会,应该多谈个体丰富性,少说绝对正确性。

之于电影。

那更需要倾听,包容。

这句话Sir说了太多次,中国电影还小。

这句话你们也听过太多次了,把电影还给电影。

这不是电影人的自我矫情。

把电影还给电影的本质是,把自己还给自己。

你不是道德的代言人,你也不是权威的一部分。

太多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

每当我们失去自由时。

伴随的声音,往往不是一阵悲鸣,而是一阵欢呼。

在这样的欢呼声中,“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说法成为笑谈。

但你若仔细听。

其实所有的欢呼,也只是一个声音:

“这才是正确的,你凭什么不?!”

凭什么?

因为。

答案算老几。

艺术和我的起点,恰恰在于不相信正确答案。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破坏之王阿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