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个“肉票”认识字:吃好喝好睡得好,和土匪大当家拜把子

subtitle
七追风 2021-02-25 17:32

清末民初世道乱,土匪到处都是,绑票自然也成了常见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国西康义敦县政府,和姚县长的衙门很像)

土匪绑架的人被称为“肉票”,他们的家人必须支付一大笔钱赎金,才能把人救出来。肉票在土匪窝里,一般没什么好日子过。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有文化的人。

1927年9月,冯玉祥在开封所办的河南党政训练班课程结束,任文牍课长的姚文蔚,又有了新的任务。河南省民政厅长鹿钟麟,非要委派他去项城县当县长。当时河南也很乱啊,尤其是著名的土匪头子李老末手底下有上万匪徒,到处打家劫舍,攻城拔寨。

姚文蔚知道这个县长不好干,还专门找过鹿钟麟,表示自己能力有限,恐怕干不好这个“县太爷”。鹿钟麟也是手里缺人,于是眼睛一瞪:“革命,就是要有牺牲精神,任何困难,应竭力克服,一句话,就是不准辞职!”

姚文蔚没办法,只好带着两个随员,雇了一辆车来到项城。刚到城门口,就见一群士绅商人列队迎接,其代表恭恭敬敬地说:“各机关迎接大老!”(当时项城地区称呼县长为大老。)路两边还有学生吹号敲鼓,几十名民团团丁扛着枪在前面开路,确实很热闹。

但是,这位新上任的姚县长走到衙门前面,就呆住了。虽然没想要高墙大院,但堂堂县衙应该不会太差吧?结果呢,就是麦秸和烂石头、破砖砌成的两三间房,摇摇欲坠。一间狭窄的小房间上,挂着一块匾,上写着“法庭”两个字——一问才知道,原来1920年土匪“老洋人”烧杀劫掠之后,就一直没修好。

条件差倒还是次要的,最让姚文蔚不安的是,源源不断的消息表明,一大股土匪正在逼近,似乎要攻打项城县。姚文蔚手底下只有200多民团团丁,枪支很少又缺乏子弹。想守住项城,只能求援。

本来,项城城外驻扎着任应岐(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军长)部下的一个团,还能保护项城。没想到土匪将要打来,这个团的张团长却跑来见姚文蔚,愁容满面地说:“李老末这个小子,今晚要攻县城,俺又要奉命开拔,怎么办?跟俺走吧。”

姚文蔚一听就急了,苦苦哀求才让张团长留下一个营的兵力,进城协助防守。临走时,张团长送给了姚文蔚一把小手枪,暗示如果遇到危险,找机会逃跑最重要。

当天晚上,土匪果然来了。

(同时期巩县城墙)

幸好有张团长留下的一营兵协助,一连三四天土匪都没打进来。但是没想到,这个营其中一个连哗变,和外面的土匪里应外合,还是趁夜进了城。

姚文蔚当时拿着枪就上了街,看到外面一片大乱,男女老幼又哭又喊地往北跑,后面枪声不断。怎么办?姚文蔚的想法是,跑到守城士兵的营部去,能反击就反击,不能反击就出城再说。

然而没想到,后面忽然有一个人大喊:“县长?你咋还不走,等什么?”一听这话,姚文蔚也乱了方寸,开始逃跑。结果刚在一个路口转弯,就一头撞上了一个高个子土匪。这个土匪被撞得有点懵,弯下腰想看清姚文蔚的脸——已经被撞翻在地的姚文蔚趁机开了一枪,打死了这个土匪。

枪声一响,附近又跑过来几个土匪,姚文蔚赶紧躲在墙根处,和土匪交火。慌里慌张地把子弹打完之后,姚文蔚双手颤抖,竟然怎么也装不上子弹了。他赶紧把枪和子弹埋在墙角,自己翻墙爬上了屋顶。

没想到这个房顶年久失修,上面就铺了一层麦秸杆子,姚文蔚一上去就听咔嚓一声,瞬间从房顶掉了下去。没多久几个土匪就发现了他,跑过来把姚文蔚绑了。土匪把几十个肉票串在一起,其中一人挨个照亮肉票的脸,看到姚文蔚时,忽然大喊:“哎,这是一个值钱货!”

姚文蔚毕竟是县长,穿着气质都和普通百姓不同,土匪觉得他一定是富裕人家,值钱。于是,姚文蔚被单独关在了一间小屋里。

一夜之间,土匪就占了项城县。

第二天一大早,姚文蔚就被拉了出来。外面院子里,土匪正在一个个的折腾肉票,拉过来一个,几个土匪就围着打,边打边问有没有钱。姚文蔚也没逃过,腿都被打肿了,鲜血直流。巧了,土匪正打的时候,老架子(土匪当家的)来了,问姚文蔚:“你干过什么?”姚文蔚赶紧回答:“干过书记官。”

一听姚文蔚是个有文化的人,土匪赶紧停了手,老架子让人把他送回了房间,一个好心的土匪还送来了半碗绿豆汤。没多久,土匪拿着笔墨红纸过来说:“老架子请你写片子呢!”姚文蔚一问才知道,这伙人的老架子名叫胡元生——李老末的匪帮是多股土匪凑到一起的,这个胡元生就是其中一支当家的。

那时候土匪里基本没有认字的,姚文蔚写了十多张片子,都是胡元生的大名。众土匪见姚文蔚真的认识字,立刻尊敬起来,纷纷称呼他为“师爷”。之后的几天,姚文蔚虽然不能自由行动,但吃得好睡得好,有些土匪还央求他讲故事听。

姚文蔚这个县太爷的身份,没有隐瞒多久。几天之后,就有一个人指认了他,把一群土匪气得直跺脚,二当家掏出枪来,差点毙了姚文蔚。大当家胡元生赶紧拦了下来,毕竟这是县太爷,留着命说不定以后能赚一笔大钱呢!

没想到,这事儿很快就传到了李老末耳朵里。

(任应岐)

李老末是所有土匪的大当家,马上就派人把姚文蔚带走了,胡元生心里不乐意,但也没有办法。李老末现在已经占了县城,但他必须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无论如何自己也是土匪,想长时间占据县城不现实,所以他希望姚文蔚能继续当项城县长。

在土匪手下当县长,自然不是什么美差,姚文蔚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整顿土匪队伍,严禁烧杀抢掠,放走男女肉票,张贴安民告示,这个县长还能干。”李老末考虑了一下,表示其他都好办,但是肉票暂时不能放,毕竟一大帮子土匪要吃要喝,全靠肉票的赎金过日子呢。

姚文蔚脾气也倔了起来,当即回答:“这事办不到,县长我就不能当!”这话刚说话,旁边的一群土匪就拥了上来,把姚文蔚绑起来拉到了院子里,大呼小叫地争着动手枪毙这个县长。

姚文蔚也火了,大喊:“上不愧天地,下不负民众,为革命而死,死也死得正当,我怕什么呢?朋友,请快一点。”土匪一听这话,纷纷觉得姚文蔚“很有种”,是个人物。里屋的李老末其实也是吓吓姚文蔚,赶紧又把他请了回去,见姚文蔚不屈服,也就暂时不多说,给他安排个地方住下了。

李老末的手下一看大当家都对姚文蔚不错,心里自然也明白,当然让这个“县长”吃好喝好,舒舒服服过日子。但姚文蔚担心啊,这时间一长,自己不也成土匪了?那就麻烦大了。但是,现在也是身不由己,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

过了一段时日,姚文蔚竟然和李老末等几个人拜了把子,互称兄弟。

说到底,李老末并不想一直当土匪,他希望第十二军军长任应岐能收编了他的队伍。但是,任应岐觉得李老末的土匪队伍烧杀劫掠,名声太差,不想收编。这事儿把李老末弄得十分心烦,土匪们也对前途感到茫然。

于是,姚文蔚就替土匪写了一封信,送到了任应岐手里。才过了八九天时间,任应岐就派了参谋长和秘书长过来,商谈收编的事情。这可把李老末乐坏了,对姚文蔚是百般感谢。其他土匪更不用说了,经常拉着姚文蔚吃肉喝酒,四处溜达。

为啥姚文蔚一封信就能说动任应岐呢?后来任应岐的参谋长说了,本来以为李老末的队伍都是土匪,没有什么人才。看到姚文蔚的信才发现,李老末身边竟然有文采这么好的人,这说明李老末是个爱才的人,还是值得收编的。

姚文蔚现在成了土匪中的红人,待遇自然不用说,大小土匪都是客客气气的,日子过得十分自在。

又过了些日子,忽然有一个名叫刘子清的人来了。

姚文蔚高兴坏了,这个刘子清是他的同乡,当过连长。姚文蔚上任项城县令时,就让这个刘子清做贴身护卫。城破之后,刘子清趁乱跑了出去,一直在打听姚文蔚的下落,现在装作赎肉票的人,终于混进城里找到了姚文蔚。

姚文蔚当然很高兴,但土匪们警觉性很高,担心刘子清是走江湖的人,可能是探子。姚文蔚得知土匪的想法,赶紧偷偷告诉了刘子清,两人一商量,不行,必须马上走,迟则生变。

也是巧了,当天下午狂风大作,土匪都钻进了屋里,闭门不出。第二天凌晨时分,等到大多数土匪已经睡着了,刘子清才带着姚文蔚偷偷上了路。东门外只有一个土匪哨兵守着,此时正在烤火,见有两个人慢慢走了过来,哨兵就问:“干什么的!”刘子清赶紧回答:“赎票的。”

这些天赎票的人越来越多,土匪哨兵也没开枪。等到两人走近之后,才发现城门已经被铁链锁上,但是中间的缝隙人还是能钻过去的。于是,刘子清给姚文蔚使了个眼色,嘴里说了句:“走!”

姚文蔚一听,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到城门口,一侧身钻了过去。刘子清则一枪打死了这个哨兵,也出了城。两人一路跑到了附近的高市寨,才算暂时安全了。寨子里虽然安排了民团持枪防守,但如果李老末的匪帮全力进攻,肯定也守不住。

于是,姚文蔚又给了附近几处商团、乡绅写信,希望能把所有兵力联合起来,也许能和土匪拼一把。但是,现在谁也不愿派出援兵,都只顾着保住自己的性命。姚文蔚无奈,只能连夜电告上级,说明了面临的处境。

第二天,也就是腊月二十八,上级回了电报,让姚文蔚先回省城,再安排下一步工作。于是,姚文蔚在刘子清的护送下,离开了项城县,结束了两个多月的匪穴经历。

最后说一点,你看在那个年代,有些文化多么重要,连当了肉票都能吃好喝好,不容易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