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京城市副中心,受伤的国一大鸨咋样了?

subtitle
科学公园 2021-02-25 12: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丨 城市副中心爱鸟会

前几天我们写了北京通州受伤大鸨的事儿,这几天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一起守护这两只大鸨,劝阻人们驾车进入农田靠近拍摄。

今天我们再来从头捋一下大鸨这件事。

2020年10月21日,2只大鸨首次在通州台湖地区的庄稼地被发现。

由于该地区属于待开发区域,周围有大片施工工地,且有大量施工车辆往来,考虑到大鸨性情机警容易受惊,为了避免干扰,该信息并未被传播,仅有少数观鸟人每周前往查看,确保大鸨正常活动。

据观察,大鸨主要在两块玉米地和一块大豆地里活动觅食,分别命名为1号玉米地、2号大豆地和3号玉米地。

直至2021年1月29日,大鸨均在该区域活动。

至此,可确定这对大鸨为北京的越冬个体。 由于近年来北京无确切的大鸨越冬记录 (仅有迁徙过境和短暂停留的个体) ,因此这对越冬大鸨应为北京非常难得和宝贵的记录。

2021年2月1日早7时,前往观察的爱鸟会志愿者发现雄性大鸨的左侧胸部羽毛外翻,但并未影响其活动觅食。

在反复观察后,志愿者怀疑这只大鸨受伤,并和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进行沟通。

因大鸨行动无碍,因此决定由城市副中心爱鸟会志愿者继续原地观察,并且向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就此情况进行了汇报。

受伤的雄性大鸨

2月2日,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回复副中心爱鸟会,表示要加大这一区域的巡护力度,协调当地村镇配合保护,并安排野保宣传,尽最大努力让大鸨安全越冬。

2月3日,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在现场树立保护鸟类标识,爱鸟会志愿者当天观察大鸨在3号玉米地觅食,未见大鸨飞走。

当晚8时,北京日报登出大鸨现身通州的消息,该消息引起了北京观(拍)鸟人的广泛关注。这是这对大鸨面临接下来各种问题的导火索。

2月4日,大鸨的具体位置被公布在某个观(拍)鸟群中,很快被转发到各个观(拍)鸟群,大鸨越冬栖息地有大量车辆前往,而副中心爱鸟会当天未到现场观察。

2月5日,得知拍鸟行为已经对大鸨产生较强干扰情况的副中心爱鸟会临时出动2名志愿者在现场进行宣传疏导,并在马路下到农田的几个路口处设置了条幅和路障。

早8时,志愿者看见5辆车在1号玉米地里拍大鸨,大鸨随后飞向北侧3号玉米地,5辆车随即追向3号玉米地,大鸨再次惊飞。

车辆驶入农田,近距离干扰大鸨

志愿者在现场守候到下午5时,未见大鸨回归。当日未观察到大鸨长期进食,推测进食时间仅为早7时至晚8时。

2月6上午,现场一直有20辆以上的车辆等候,大鸨没有出现,志愿者认为大鸨已经迁离后离开。

据现场拍鸟人描述,大鸨在中午飞回(间隔约27小时),后多辆车进入田地追逐大鸨拍摄,大鸨被多次惊飞后离开。推测当日进食时间不超过半小时。

2月7日,志愿者早7:00便来到了大鸨栖息地守护,在确认大鸨不在后对前来的拍鸟人进行劝离,但现场仍有20多辆车在此等候。志愿者又用隔离带隔离了几个路口后便在现场守候。

下午4:15,大鸨飞回到2号大豆地,因志愿者的阻止仅有2辆车在志愿者不及看管下进入了农田拍摄,其他拍鸟人都在路边拍摄。

在路边拍摄的拍鸟人

但随后大约有10名拍鸟者集体步行进入农田,被志愿者及时劝阻。直至天黑,大鸨未受到惊吓而飞走。

下午5:30,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赶到了现场,与副中心爱鸟会志愿者初步协商了下一步的保护行动方案。

决定暂由爱鸟会志愿者现场守护,通州区园林绿化局配合在现场进行宣传,后期安排安保人员全天守护。

2月8日,志愿者6:45分赶到2号大豆地,大鸨还在休息,现场已有2辆车等候。

早7:30,大鸨开始觅食,志愿者劝退了3波步行进入田地的拍鸟者,大鸨在未受到明显干扰下于10:20飞走,当天未见回来。

8:00-17:00路边一直停着大约20辆车。当日由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安排的安保人员3人来到现场维持秩序。

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台湖镇林业站已在镇域内农田、林地等鸟类栖息地设立爱鸟护鸟警示牌

2月9日,志愿者和安保人员均来到现场,7:00-9:00在周边的农田未发现大鸨。17:00大鸨飞回2号大豆地,仅停留10分钟后便飞离,现场全天有13-20辆车守候。

2月10日,安保人员2名全天均在现场维持秩序,志愿者于早上8:00来到大鸨所在地,发现大鸨正在2号大豆地里。

早上11点不到,大鸨在进行了较长时间禁食后飞至3号玉米地,但因一辆车试图接近而飞离,直至下午4点半左右才回到1号玉米地。

大鸨活动的大豆地

当天陆续有十余辆车前来拍摄,但大都保持良好的秩序,仅在田边的道路上进行拍摄。

当日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现场了解保护情况,安保人员能够起到较好的现场管理作用。

考虑到近日大鸨由于驱赶未能有充足的进食时间,且受伤大鸨的康复需要补充营养,当日志愿者分别在2号大豆地和3号玉米地里撒下了一些玉米和花生。

2月11日,安保人员2名在现场维持秩序,志愿者分早晨和下午两批次前来协助。大鸨于中午飞离,并在下午16:30左右飞回。

当日上午约有十余辆车前来拍摄,都保持良好秩序。大鸨飞走后车辆也陆续离开,仅有2、3辆继续守候或在下午到来,大鸨在2号大豆地里进食并过夜。

2月12日,安保人员2名在现场维持秩序,志愿者分早晨和下午两批次前来协助。大鸨全天均在2号大豆地里进食。

当日约有十余辆车前来拍摄,都保持良好秩序。通州区园林绿化局除每日安排安保人员外,执法人员和工作人员不定期到该地块进行巡视。

路边贴着禁食野味的宣传页

从上面的信息我们推测:

1、2020年10月21日-2021年1月29日,大鸨长期在该区域,说明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大鸨不会轻易更换觅食地和夜栖地

2、大鸨是在2021年1月29日-1月31日之间受伤的,至今10-15天。

3、大鸨的位置信息是在2月4日被公布的。此时为受伤后4-7天,大鸨在最需要静养和补充食物的时间段被惊扰和追逐。

4、2月5日-9日,大鸨每天在该越冬地的平均进食时间不到2个小时,分别是5日的1小时、6日的约半小时、7日的2-3小时、8日的3小时、9日的10分钟。

5、大鸨长时间离开又回来,说明周围可能没有适合的栖息地,大鸨的身体状态也不能支持它进行长距离迁徙

6、志愿者在1、2、3号农田未发现大鸨,且该地区附近也没有其他农田,说明大鸨离开时可能没有正常觅食,只是在某个角落里躲避人类

7、2月10日-12日,因现场安保人员和志愿者的努力,又逢新春佳节,现场车辆及人员少于前几日并保持着良好的秩序。大鸨得到了较为充足的休息及进食时间。

8、根据现场调查,导致大鸨受伤的人为原因可能包括:

a.家犬的袭击(附近有村民的散养狗,以及地里有狗的足迹);

b.人类伤害(弹弓或其他工具等)

附近发现的流浪狗脚印

我们知道,大鸨的体重较大,每一次起飞都要消耗很多能量,其日常习性不喜欢长时间飞翔,而多在地面行走觅食或休息。

此时接近大鸨越冬的末期,大鸨急需要储存能量以便应对前往繁殖地的长距离迁徙;而雄性大鸨的伤情则意味着它需要更多的静养和能量补充。

大鸨的习性导致其对人类活动非常敏感,聚集性的拍摄、特别是开车/步行靠近将导致大鸨频繁惊飞。

这种情况对于大鸨而言非常危险,紧张情绪和进食量少导致的营养不足将可能导致大鸨死亡。

这两只大鸨在这里度过了冬天 ©大好

鉴于此,参与保护行动的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和副中心爱鸟会、猫盟联合向北京观(拍)鸟人士发出以下倡议:

给大鸨多一些安静的空间。聚集式拍摄将势必造成大鸨紧张,擅自靠近则会进一步导致各种危及大鸨的因素产生。

呼吁各位观(拍)鸟爱好者无必要不前往拍摄,如在现场应积极配合安保人员和志愿者的协调,在图中限制区域内进行拍摄。

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和副中心爱鸟会、猫盟也诚挚邀请各方观(拍)鸟人士加入到现场秩序维持的行列中来。

一张好照片并不如这对大鸨安全越冬更加重要,拍鸟是爱鸟的体现,而首善之都和北京城市副中心更是应该担负起护鸟的责任。

祝广大观(拍)鸟人士新春愉快!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