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第741期:邂逅(小小说)

subtitle
乡村精短文学 2021-02-25 10: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朱巧英(江苏)

捉奸在床,铁证如山。

长舌妇从小看上林根,而林根对她总是不屑一顾,因此长舌妇对林根始终怀恨在心。

林根与建英的过去,只有长舌妇知晓。所以,每当林根与建英说话一致,做事协调,长舌妇总是捕风捉影,且小题大做。

十多年了,林根与建英的关系融洽,配合得当,双方子女都看在眼里,因是亲家,又各自有配偶,谁也没往心里去。

但此次,深信不疑了。因双方是父母,只得冷处理。其实,那天,林根身体有点不适,建英只是恰到好处陪在林根身边坐睡了个午觉而已。

“都轧起姘头了,还说没什么?真的不要脸!”长舌妇恨不能把世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

“肯定不是一次二次了……"

围观者顺水推舟。

“这么大年纪了,真不要脸!"

“是呀!"

“小辈的台都被塌光了,还是亲家呢!"

“你们别……别说了!"

无地自容的儿子推着双手,又血充着两眼,早已捂住脸孔不敢出门的儿媳突然破门而出。

“国明,我们离开这儿,离开……"

国明刚想不如先听老婆的话,离开这个家时,林根倏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我们是睡在一起了,而且是光天化日下。怎么啦?犯法了?"

“只是,轧姘头,有开着大门,又不关房门的吗?"

无中生有,林根便趁热打铁,和盘托出。

原来,林根与建英二十岁不到时,专业队里就相识,当民兵时又一起共过事。只因林根是高中生,又当过兵,还是大队干部,男方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儿子与一字不识的建英相处下去,而建英在林根给她扫盲中,学什么会什么,不到半年时间,情书写得跟高中生的林根不相上下。同时,在不到二年的时间里,看了很多林根给的书,还进行了文学创作,在县报副刊与市百花画廊上发表过好几篇文章呢!对如此聪慧的建英越爱越深的林根太想带建英私奔了,但因为丢不下父母,又由于建英不同意,只得听从父母结婚生女。不久,建英也赌气成家生子。

二十多年过去,没想到第一次双方亲家见面,却发现彼此是曾经的恋人。天南地北天各一方了二十多年,本以为今生再也无缘相见了。谁知道两个孩子因为是校友,在读大学时就相爱了。

又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孙女也嫁人了。但林根万没想到才六十五岁的老婆,在孙女嫁后不久,一个午觉就睡死过去了。建英也沒料到,自己的老公也七十不到就猝死了。

两位老人前后不到一个月,像是约好了似的。

原打算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下去,没料被长舌妇撞见了,又添油加酱,更没料到儿女们也一点不理解……

气急败坏的林根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心想:何不索性与建英登记结婚去。与林根一样想法一样勇敢的建英也挺身而出。

知道了原委,世上还有哪个子女不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呢!

本想出他俩丑的长舌妇,见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里外不是人,快成了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便马上神秘兮兮的将屋外的那对中年夫妇拉了进来,且对着他们的父母林根与建英说:

“我知道你们是被活生生的拆散的一对,也从来没有轧过姘头;但,你们知道一个月内死的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吗?"

“什么关系?还不是……"

林根一愣,建英一怔,然后,异口同声:

“不就是亲家关系吗?”

“只是你们俩还蒙在鼓里。问问自己的儿子女儿吧!”

“爸!妈!他们也和你们一样,曾经要好过,他们是各自结婚后好上的,属于婚外恋。我们俩早就知道了。爸,妈,这是他俩的遗书……”

林根的儿子眼看瞒不下去了,马上从身边的一张桌子抽屉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小纸片。

儿子儿媳:我俩无脸再面对你们,尤其是面对梦娇(孙女)……人迟早要走的。我们先走一步了。祝福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里幸福快乐吧!

林根拿纸的手颤抖了。

“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也感觉不到啊?”

建英抢过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倒是早看出来,早感觉到了”。

“那他们为何要隐瞒?又为啥要选择自杀呢?"

“无缘吧!害怕吧!封建吧!落后吧!"

“世上怎有这么多巧的事?”

“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自此以后,长舌妇对林根不但不再怀恨在心,而且在心中还经常 默默 的祝福他林根呢!

个人小传:

朱巧英,女,1960年生,高中生,江苏苏州水上人。爱好文学,业余写作三十多年。自八十年代末起,分别在苏州各报:《《苏州日报》,《苏州新区报》,《姑苏晚报》,尤其是《苏州杂志》。四川《星星》诗刊,上海《解放日报》,南京巜乡土》,《中华季刊》等发表一些诗歌与散文。2019年下半年起,又在网络平台《人民作家》,《丝语文苑》,巜洪城文艺》,《华文原创小说》,《盐风文学》,《齐鲁传媒》,《诗韵依依》,《大地菲芳》,《简乐园》,《大湖文艺》发了一些诗歌与散文及小说。著作有散文集《水草花》,《重返太湖》,《芦言苇语》;中短篇小说集《多泪的码头》;长篇小说《望湖闸》。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苏州作协协会会员。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平台主编:伍美顺,笔名村庄,山叶子。广西桂林全州人,中共党员,桂林市作家协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武汉草根文学丛书编委会“特约作家”;当代作家联盟签约作家;中国寓言文研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乡村人才库认证作家;萧乡文学社作家。已先后在《大鹏湾》、《西江文艺》、《南叶》、《江门文艺》、《打工族》、《打工文学·采贝》、《侨乡文艺》、《嘉应文学》、《三月三》、《文学百花苑》、《家乡》杂志、《花桥》杂志、《天湖》杂志、《幽默讽刺.精短小说》、《广西党建》、《广西人大》、《桂林公安》、《乡镇论坛》、《珠江潮》、《长城》、《乌苏里江》等杂志和《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宝安日报》、《广西日报》、《广西文艺报》、《广西政法报》、《桂林日报》、《桂林晚报》、《桂林卫生报》、《广西电力报》、《玉环日报》、《当代信息报》、《全州报》、《河南科技报》、《吴地文化、闪小说》等杂志和报刊以及网络平台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三百余篇。有短篇小说入选作家文库《落花满径》(中国文联出版社)一书和短篇小说精选当代作家联盟《飞鸟的天空》(四川民族出版社)一书;小小说收录《精品小小说》(漓江出版社)一书。现系“乡村精短文学”网络平台主编。

3.投稿被平台发表(字数在300字以上的能申请原创的可以获得读者赞赏费),收到赞赏费7天后,赞赏费的80%作为作者的稿酬,其余20%用做平台运营管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