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姐姐怀孕时蹊跷离世,父亲却让我嫁给姐夫

今天的故事来自一对亲姐妹。为了满足丈夫要孩子的心愿,姐姐因怀孕去世。没想到,父母竟然让妹妹嫁给姐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2021年春节,当姐夫一家给母亲发来视频拜年时,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那苦命的姐姐——

我叫朝霞,80后,出生于河北省的一个农村,姐姐西霞比我大3岁。父亲在当地经营一家颇具规模的文具加工厂,因此我们家的条件在村里是比较好的。

不幸的是,姐姐出生时由于接生医生拽扯力度太大,伤了左腿,变成了跛子。而我则是在一岁的时候得了小儿麻痹,也成了跛腿。

从小到大,我和姐姐就是村里孩子们嘲笑的对象。他们总喜欢模仿我们走路,在我们背后哈哈大笑。那种笑声十分刺耳,让我内心充满愤恨。

虽然姐姐和我都有残疾,但是姐姐的身体明显比我弱,经常过一段时间就不明原因流鼻血,而且很长时间都止不住。

父母带着姐姐去了镇里的医院检查,那次检查回来以后,父母就让我多照顾姐姐,也不再让姐姐干重活。

我从来没有觉得不平衡过,反而理所当然觉得,自己得保护孱弱的姐姐。

而姐姐也很疼爱我,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留着,手巧的她还给我织各种美丽图案的毛衣。有一件鹅黄色的毛衣,我穿上后,任谁看了都会夸奖一番。

转眼,姐姐到了出嫁的年龄了,由于她的跛腿和孱弱的身体,竟然没有一户人家愿意上门提亲。盼了好久,终于有人来给姐姐说媒。

男方是我们邻村的,名叫西领。西领中等个头,有点黑,看上去很结实,比姐姐大一岁。但是他家真是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久病的母亲。

第一次见面时,他的脚不自主地搓着地,脚上那双鞋,鞋帮子都被穿飞了。

我心里顿时不痛快地嘀咕:“第一次进门就这样寒碜,不情愿咋地,我姐还配不上你咋地!”

在我心里,姐姐很优秀,虽然腿受过伤,但不如我那么严重,如果走得不急,是看不出来的,只是身子有点弱而已。

可父亲听了我的埋怨后,却恼怒地对着我吼道:“这孩子老实本分,有手有脚肯干活,咋能穷一辈子!”

“反正我是看不上,觉得他配不上我姐。”说完,也气汹汹地转身离开。

很快入冬了,天气渐冷,赶上西领所在的村过会,就托人请姐姐去他家里过会。

这是我们这边村里的习俗,定了亲的男女,男方家过会就会邀请女方过去,吃盘子,还会给红包。我不放心瘦弱的姐姐一个人去,就陪同一起。

临走时,西领把我们送到门外,我走在前,姐姐在后,不知什么时候我和姐姐渐渐拉开了距离。

我站在一棵树下等着,看到西领往姐姐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回家后才知道是一副手套,不知他从哪里打了野兔,用兔皮做了手套,虽然样子不咋地,但是挺暖和。

“这么丑的手套,就把你骗了?”我把手套戴在手上打量着。“当然不是,他说他在跟着村里的师傅学盖房,学会了手艺就能多赚点钱,让我过好点。”姐姐害羞道。

“呀,那么黑,你还能看出红?”我打趣姐姐,姐姐的脸上也划过一丝绯红。

虽然我不看好西领这个穷小子,但姐姐的婚事仍旧轮不到我做主,何况姐姐自个儿愿意。

02

那年元旦,姐姐就嫁了过去。父亲不仅没有要彩礼,还贴钱买了家具、家电。这在我们村里也是头一桩。婚后,姐夫还来我家厂里上班了,父亲俨然又多了一个陪在身边的儿子。

我因为姐姐出嫁后,没人陪我,就去镇上学习美发,希望以后自己能开家美发店。

一个月后,姐姐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我开心地不得了,赶紧回家看望姐姐。

但是回家后,我发现除了姐姐感觉是幸福的以外,其他人好像并不是欣喜的样子。我想,可能是姐姐身子弱,家里人担心吧。

姐夫倒是嘘寒问暖,每天想着法哄姐姐开心,吃饭都是端到姐姐跟前儿,天冷了怕姐姐冷,还特意给屋里加了火。

姐姐孕吐很明显,母亲也总是变着法做点好吃的让姐夫带回家。平常,我们也是三天两头过去探望姐姐一番。

没想到,姐姐怀孕到6个多月的时候,突然晕倒,住进了医院。我吓坏了,急忙往医院赶,也顾不上我那走得越快越难看的步伐。

来到医院,看到姐姐像一团棉花躺在病床上,而姐夫却不见身影时,我胸中的火气就蹭蹭往上冒。

直到下午,我才看到姗姗来迟的姐夫,劈头盖脸质问道:“你就是这么照顾我姐姐的?”“朝霞,我是……”姐夫眼睛红红的想要解释。

可我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炮轰道:“你是啥你是?大晚上你都不在家!忙啥呢?我姐要是有啥意外,我和你没完!”

我一边说一边冲着他面前走了两步。一旁的母亲怕我激动,就赶紧拉住了我。那一刻,如果不是母亲拉我,我说不定会给他一耳光。他明知道姐姐身子弱,大晚上还不在家,我心里恨得不行。

他看着病房里其他人异样的目光,没有说什么,转头对姐姐轻轻说:“我去打壶水。”说着,拿起暖壶走了。

经过一夜抢救,昨天交的钱都用完了,护士传来了催费单,还有医生的建议,建议转到市医院去。

父亲干巴巴的老手伸进胸前的衣兜里,拿出钱给姐夫:“走,先去把钱交了,不够我再回去取。”

看着这一幕,我心里更加憎恶姐夫,也突然发现父亲苍老了许多。

看着他们翁婿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病房,再看着有气无力的姐姐,我心里难受无比。

当天,我们转院到了市里的大医院。几天后,姐姐的情况也有所好转,可以吃点东西了,也能坐起来和我说说话了。我甚至觉得只要再输点营养液、保胎液,就可以回家了。

这天早上,我拿暖壶准备去打水,看到姐夫和父亲站在转角处。我走近了些,听到姐夫带着哭腔,似乎有点哀求的声音:“我想要这个孩子,我家就我一个人。”父亲没有作声。

我悄悄离开,心里却五味杂陈。没一会儿,父亲回来了,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好一会儿才折返回来。

03

下午,医生来查看姐姐的情况,父亲又拉着医生道:“一定要保住啊,求求你了!”

站在旁边的姐夫眼圈红红的,也不吱声。“我们会尽力的,准备明天手术,放心吧。”医生承诺着。

我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还没来得及张口询问,姐姐就对我说道:“你有时间帮我去买些孩子用的东西,我这身体恐怕出不去了。”

我赶紧应道:“放心吧,包我身上。你想吃什么,我先去给你打饭。打了饭我就出去买。”说完,我拿起饭盒向医院食堂走去。等我打完饭回来,走到病床前,却发现床上空荡荡的。

顿时,我心里“咯噔”一下,赶忙就往楼道里跑,却听着两个护士说道:“快,2床昏迷,提前手术,这么严重的心脏病还生什么孩子,保命要紧,快点快点!”

我紧跟着一趔趄一趔趄地跑着,就好像电视里的慢镜头,耳边就听到“快点儿快点儿”,直到看到手术室顶上亮着的灯,忽然觉得浑身无力。

姐夫蹲在一边低头抓着头发,父亲面无表情踱来踱去地抽着烟。父亲不是戒烟了,怎么又抽上了?我感觉似乎不太好。

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一个小时的漫长,难以等待。不会有事儿的,姐姐这两天已经明显好多了,肯定又是喘不上来气了,医院都有氧气的!我拼命告诉自己。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口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走出来,沉重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一句老道的台词结束了一切。

“是大人还是孩子,你这啥意思?”父亲有点语无伦次。

“对不起,我们都尽力了。”医生再次肯定地说道。

父亲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此时,姐夫已经泣不成声。

而我什么都听不到了,时间仿佛静止了,窗外黑漆漆的,连个星星都没有。我心里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姐姐就是为了给姐夫生孩子,死了,我恨死了他。

料理完姐姐的后事,我在家陪母亲。姐姐走后,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姐夫仍旧在我家的工厂里工作,除了姐姐不在了,一切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转眼姐姐去世快一年了,但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和姐姐同吃同睡的日子。我因姐夫害死了姐姐,处处找他的茬儿。我也埋怨父亲没能阻止,充满怨恨,也不怎么和父亲说话了。

一天,我听到屋里好像有人说话,以为是大爷和大娘来了,便想进去打个招呼。一进门却看见姐夫和父亲、母亲好像在说什么事儿。我一进去,他们反而都不说话了。

我心里纳闷,就白了姐夫一眼:“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你又想干啥?”

“你这孩子,咋说话?”父亲瞪了我一眼。“爹、娘,你们做主,那我先回去了。”姐夫也不看我,一边说一边溜溜地走了。

没想到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和母亲说话,父亲走了进来,站了一会儿,几次想对我说点什么,又停住了,拿出一根烟并没有点,只是在手里不停地揉捏。

母亲说道:“早晚都得说,就今儿说吧。朝霞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别人像你这么大都当娘了,你也该找个婆家了,你姐姐已经走了,你姐夫一个人。我和你爹想你嫁给你姐夫,你有啥想法?”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火冒三丈,声嘶力竭呵斥父亲:“他为了想要孩子,害死了我姐,你还要我嫁给他,嫌他祸害得还不够?”

“朝霞…….”我已经听不到母亲说了啥,一气之下跑到了隔壁大娘家。

一见面,我就向大娘哭诉,姐夫如何自私、父亲如何无情,以及我对姐姐的万般思念。大娘搂着我,也抹着泪道:“好了,不哭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爹是……”

“别说他!”不等大娘说完,我就狠狠打断了。大娘见我情绪激动,只好缓和道:“好好好,先不说,今晚在大娘这里睡吧。”那一晚我没有回家,留在了大娘家。

04

第二天,我不顾家人反对,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还有那件鹅黄色的毛衣,离开了家。

来到镇上后,我很快在理发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开了一间小小的理发店。

我只给大娘说了我在镇上的地址,但大娘每次来,都会给我很多东西。她都告诉我,这是父亲让带的,但我从不领情,只是询问母亲的情况,至于父亲,我从不关心。

几个孩子在外面玩,一个不小心,打闹时撞倒了我在外面晾毛巾的架子,伴着稀里哗啦的声音,我赶忙出来。

看着眼前的场景,我气得冲他们大喊:“叫你们不要在这玩,你们偏不肯,瞧你们干的好事!”一边说,我一边往外驱赶他们。

没想到,那几个孩子一看我走路的样子,立马做出鬼脸吐舌头,一边跑还一边喊:“拐子,拐子,追不上我……”我气得浑身哆嗦。

从这天起,这几个熊孩子,隔三差五就会来我店里捣乱一番。我生气驱赶,他们就像泥鳅一样往外跑。因为他们知道我瘸腿,根本就不可能抓得住他们,还辱骂我。

我除了被他们气哭外,真是毫无办法。直到一天,他们又来捣乱时,突然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个人,捡起地上的一截树枝,举得老高地呵斥道:“再敢来捣乱,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

说完,这人作势就要追过去,对着那群熊孩子一顿狂轰乱舞。这一顿操作,果真把那群调皮的孩子吓得一溜烟地跑了。

待他走近,我才看清楚,原来是那个我最讨厌的姐夫西领。看到他我很吃惊,心里本想着要请他进屋歇会儿,但却没有说出口。

对于他的举动,虽然心里感激,但嘴上还是冒出一句:“用你多管闲事儿!”说完就瞪着他。

姐夫却不恼,温柔道:“我答应过你姐姐好好照顾你的,不能让你受欺负!咱回家吧,回家了爹娘也有个照应。”

我没有说话,径直进了屋。远远望过去,姐夫一直在我店外徘徊着,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的思绪也飘回到一年前。其实,姐夫对姐姐和我们家一直都很好,家里的重活儿都是姐夫干。

记得姐姐跟我说过,在她怀孕的那会儿,有一天晚上半夜十二点睡不着,不知为啥,嘴特别馋,就想吃瓜子儿,姐夫二话不说,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他怀里揣着一包瓜子就回来了,原来他是去敲了开小卖部张大爷的门,还被张大爷数落了一番。他既然这么疼姐姐,为啥当时要保孩子舍弃姐姐呢?我就是想不通。

此后,姐夫只要没事都会守在我店子外,以防那些熊孩子再来欺负我。他这尊门神还真灵,自从有他站岗,那些小鬼真的没有再来捣乱了。但出于怨恨,我仍旧没请姐夫进门。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姐夫的身影时不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令我感到安全和温柔。心中的恨意,也似乎不那么强了。

05

直到有一天,大娘突然跑来找我,说我母亲晕倒了,让我赶紧回家看看。我急忙关了门,和大娘一起回了家。

母亲的腿已经不能下地,眼睛也不好使了,看着她满头的白发,我心里一阵酸楚。母亲看到我回来了,伸手拉住我,流着泪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那天,我和母亲聊了很多,但是父亲和姐夫都一直没有进屋。

第二天中午,母亲让大娘一起帮忙包了饺子,大娘语重心长地说:“朝霞啊,别回去了,你娘身体一直不好,你姐姐出嫁前你爹就检查出肺癌,一直没有告诉你,都是你姐夫在照顾,你错怪他们了!”

“肺癌?!为啥瞒着我!”我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大娘这才给我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姐夫的父亲与我父亲,年轻时一起当过兵。两个人一直相互照顾,关系很好。复员回来后,我的父亲在家里办了小工厂,而姐夫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两人联系渐渐地少了。

后来,姐夫的父亲因为工伤,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也没能治好病,最后还是丢下了姐夫娘俩。临死前,父亲答应战友要照顾他们母子。

这些事情,姐夫是知道的,但是父亲却从未和我们提起。把姐姐嫁给姐夫,父亲其实也是考虑了很久的。

一是姐夫家里确实很穷,二是怕他嫌弃姐姐的身体,不仅腿脚不好,身子还弱,但是姐夫愿意,还很感谢父亲又给了他一个家。婚后,他也真心待姐姐,把岳父当做父亲。

姐姐从小身体弱,去镇上医院检查,医生也只是说心脏供血不足,建议不要从事重体力劳动。

直到姐姐怀孕晕倒,转院到市里,才发现姐姐心脏上有一个洞,先天性的,根本就不能怀孕生孩子,可那时候姐姐已经怀孕快七个月了。

农村里都说七成八不成,想着就差几天,也许能够生下这个孩子,毕竟姐夫没有其他兄弟姐妹。而且父亲也不知道自己的病还能撑多久,也盼着有个孩子,长大后能照顾姐姐。

可事情并非想象的美好,医生说如果保孩子,随时可能一尸两命。时间不等人,让家里赶紧决定。于是,有了那晚父亲和姐夫的对话,可惜我只听到了一半。

他们最后的决定是不留这个孩子,为了安抚姐姐,姐夫是忍痛给姐姐做了半天工作的。本来定好了第二天一早就给姐姐手术,可是情况突变,姐姐当天晚上就……

还有姐姐晕倒的那个晚上,姐夫是去厂里紧急加工一批货。因为前两天厂子里一批货,发错了地址,要等货返回来再重新发过去,就赶不上交货时间了,这样一来还得赔钱,姐夫只好召集本村的人连夜加班。

忙活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去医院之前才忙完。

大娘见我一愣一愣的,就继续道:“你以为你那个理发店都是你那些同学帮忙的?都是你姐夫帮你弄的。”我震惊不已地望着大娘, 见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我这才恍然大悟。

而且那次姐夫帮我驱赶熊孩子,也不是偶然出现的。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镇上,每次去镇上送货,总是拐到我那儿,远远地看看我,站上一会儿再走。不巧那次正好遇到了那群顽皮的孩子,这才吓退了他们。

听着大娘的话,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拦不住地流。原来,我一直错怪姐夫了。

我想,当姐夫决定舍弃自己孩子的时候,他一定是心痛的。但他依然选择了舍弃孩子,保住姐姐,我想他肯定很爱姐姐。而我却不理解一个准爸爸的痛。就像不理解自己父亲一样,明明知道自己的病,却选择隐瞒,不想我担心。

因为我的跛腿,父亲怕自己和母亲走后,我的未来没有人来照顾,这才有了让我嫁给姐夫的那番话。

06

想通了这一切后,我也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怨恨,明白了父亲和姐夫对姐姐的疼爱。我决定留下来照顾父母,我想,这也应该是姐姐愿意看到的。

第二天,我就去店里收拾了东西。当然,也是姐夫帮忙。

回家后,我把姐夫叫到家里,还有父母一起,我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爹、娘,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想着我的腿脚不好,想让我嫁给姐夫,好有人照顾我,但是我有手有脚,我长大了,能照顾好自己,还能照顾好你们,放心吧!至于姐夫,我们也不应该束缚他,姐夫是个好人,值得拥有更好的。”

接着,我又对姐夫说:“我知道你对姐姐好,也心疼我,想替姐姐照顾我,还有爹和娘,但是你爱的是姐姐,不是我,我不想你当我是替身,这对我俩都不公平。从今天起,你不仅是我的姐夫,更是我的大哥,我俩一起照顾好家,让姐姐放心!”

好一会儿,姐夫看着我憨憨地笑了。

现在,父亲会定期去医院检查,都是姐夫陪着去。我们也不再让他去厂里忙活了,只是在家里陪着母亲,老两口照顾着家里的几只鸡。

我在厂里忙前忙后,慢慢熟悉各种流程,不懂了就问姐夫,当然业务上的事情还是姐夫处理。有时,我和姐夫一起回家吃饭,爹还是会说:“孩子回来了,多加两个好菜啊!”

又过了两年,母亲从担心我找不到婆家这件心头大事,变成了两件。她也担心姐夫,四处托人给姐夫说媒。姐夫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母亲总是苦口婆心地劝说。

姐夫同意了,但首要条件就是让媒人和对方说明白,婚后得一起照顾我们一家,人家一听这无理的要求都直接拒绝了。

直到有一天,媒人介绍了一个叫丽华的女人,和姐姐同岁,有过一段婚姻,因为家暴离婚了。

她居然同意和姐夫见面,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姐夫带她来见了我的父母,他们都笑得合不拢嘴。

更巧的是,姐夫和丽华姐结婚后,我和嫂子的弟弟互相有了好感。他因为工伤,右手小手指少了三分之一,一直很自卑,我虽然有小儿麻痹,但是一直很阳光,结果就是我做了他的太阳。

就这样,我们各自幸福成家。前几年,我的父亲去世后,老母亲和我们一起住。我现在有了一儿一女,在家照顾着大大小小,老公打理着厂子,姐夫重拾了自己盖房装修的手艺,夫妻俩在镇上开了一家装修的公司。

每年的初一,姐夫一家都会来给母亲拜年。今年因为疫情,大家没能凑到一起吃团圆饭,但是我们建立了一个幸福大家庭的微信群,视频里大家也同样是欢声笑语。

每每念及姐姐时,想着她虽然离开我们多年,但是我觉得她一直在我们身边,我们的幸福她都能感觉得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