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0岁女子患病后舍命产子,手术前留下两张纸条,丈夫看后哭了

subtitle
大河乡土 2021-02-25 09:0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0岁的廖小妹和丈夫范仁彬结婚4年,有个可爱的儿子,目前一家人居住在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治平乡彭坊村。2020年3月,廖小妹发现自己再次怀孕。2020年9月,就在一家人满心欢喜地迎接即将到来的新生命时,已经怀孕7个月的她突然白细胞异常增高,在福州协和医院检查后,她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图为确诊前,怀孕的廖小妹和丈夫、儿子拍摄的家庭合影(患者提供)。

医生建议廖小妹先引产再接受治疗,否则生产时一旦引发大出血会将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在得知白血病不会对胎儿造成影响后,廖小妹意志坚决:“既然她选择了我,就算我生命终结,我也要带她来看看这个世界。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谁让我引产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丈夫范仁斌知道廖小妹特别喜爱孩子,也知道她一旦确定的事情很难改变,拗不过廖小妹的他只能选择支持和陪伴。“其实,对我来说,我可以不要这个孩子,因为我不能没有她,我们才结婚4年,我还想有很多个4年。”范仁斌说。

2020年10月,一直没有上化疗的廖小妹,白细胞已经比正常值高出了4至5倍。这种情况下如果再继续等待,不光是她自己,连胎儿都非常危险。“医生告诉我,这么高的白细胞,患者稍微感染就会危及生命,所以医生决定提前给她做剖腹产。”范仁斌说,在廖小妹手术前,他专门回老家把儿子接到医院,让妻子和儿子再见上一面,“我知道这次手术的风险有多大,我担心出现意外,给妻子和儿子都留下遗憾。”

看到儿子的那一刻,廖小妹哭了,她虚弱地对儿子说:“宝贝,如果没了妈妈,你要坚强点。”说完这话,一家三口抱在一起放声痛哭。进手术室前,廖小妹给范仁斌留下了两张纸条,一张写着“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护孩子”,另一张是“宝贝,妈妈爱你”。看着歪歪扭扭的字迹,范仁斌觉得自己心痛得喘不上气,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2020年10月13日,随着一声啼哭,早产一个月的女儿出生了。还没等廖小妹仔细地端详女儿,孩子就因早产被送去了保温箱,而廖小妹也因白细胞超出正常范围20倍、抗感染能力趋近于零,被紧急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死亡依然如影相随,新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带来欢喜和希望。范仁斌和儿子守在重症病房的玻璃外,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他们都害怕失去病房里这个被他们深爱的妻子和母亲。

2020年10月20日,女儿的情况稳定后,范仁斌就把儿子和女儿送回了老家,廖小妹也开始了漫长的化疗。第一个疗程的化疗后,廖小妹就没了往日的生气,气色一天比一天差,身形也一天比一天瘦。虽然每次看到照顾自己的丈夫,她还是会微微露出小白牙,但眼睛里已经不再透出笑意,而是多了几分伤感和无助。

“医生告诉我,根据她目前的病情,治愈的唯一办法就是骨髓移植。”范仁斌说。图为范仁斌将女儿和儿子送老家让父母照看。

对于坚强的廖小妹来说,治疗中的痛苦并不算什么,唯有让她担心的是治疗费用。她知道,自从她确诊以来,自己花掉的各种费用已累计逼近 50 万,她和丈夫建立起来的小家已经变得一无所有,再也拿不出更多的钱来给她治病了。

“现在所有的治疗费都是父母一家一户借来的,我母亲为了筹钱,在帮人种稻谷时不慎出了车祸,造成锁骨骨折卧病在家。目前,照顾母亲、照顾我儿子和襁褓中女儿就全落在了我父亲的身上。除了照顾一老两小,我父亲还抽空去工地当水泥工,在深夜去捡拾废品,就是想多挣点钱。”看到妻子为治疗费用担心,在病房内照顾廖小妹的范仁斌一直不敢把家里的情况告诉她。图为范仁斌的父亲带着范仁斌的儿子在给菜地浇水。

因为没有钱做骨髓移植,廖小妹只能一直在医院坚持化疗。或许是对未来的担心加剧,廖小妹在近日的一次持续高烧后,让范仁斌给她录了一段音。

“这段录音是专门给儿子和女儿。她在里面说,‘宝贝,爱你们是我一生最心甘情愿的快乐。妈妈别无他愿,唯愿你们的一生永远健康平安,妈妈真的很爱你们’。她说有了这段录音,哪怕她撒手而去,在孩子们呼喊妈妈再也没有回应的夜里,也能不再失落和惶恐。”范仁斌说:“她还向我交待,以后她在天堂,我在人间,她不能照顾我了,让我再找一个人。”

“既然我们结婚了,那我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人,我不想放弃。”范仁斌边哭边无奈地说:“说实话,我很怕,很怕她死。因为家中的两个孩子需要她,我也需要她。没有了她,两个孩子就没了妈,我这个家也就不完整了。可是,面对拿不出钱给她做移植的这种现状,我也深感无力,我不知道该咋办了。”大河乡土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