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4岁男孩手术后重获新生,家人正要庆祝,医生:孩子可能活不成

subtitle
黑土影像 2021-02-25 07:5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吴莉,今年42岁,家住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娄庄镇。在我们当地,像我这个年纪再过几年就能抱孙子了。家里虽然穷,但我一直努力地去过好日子,这几年精力全都用在了孩子身上,如今他们都慢慢长大了,我和丈夫任永也总算快要熬到头了。眼看着享福的日子就快到了,却不想被儿子的一纸诊断书,把全家拉入了深渊。

2019年6月,我发现14岁的儿子任子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我以为是他出去玩不小心磕着了,仔细看又觉得不对劲。当地医院检查后血项数据异常,医生怀疑是白血病,要求我们转上级医院确诊。丈夫得知要转院的消息,匆忙往医院跑,和我一起带儿子又转入上级医院。经过骨穿检查,结果是“急性髓系白血病”,悲剧就这样上演了。

医生说,孩子必须尽快去国内有条件的医院做骨髓移植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从来没有想过灾难会急速降临到我的家里,心痛至极。因为儿子的血小板急速下降,来不及转院就开始了第一次化疗。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化疗是什么,看见儿子化疗过程中痛苦的生不如死,我才知道我作为一个母亲多么无能,我一点点也帮不了他。

孩子治疗期间,我们联系了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在儿子完成第一个化疗之后转了过去。接着医生给出了具体治疗方案:前期化疗,再做骨髓移植。经过骨髓配型,女儿和儿子最终以10个点相合配型成功。医生随后交代我们准备足够的钱,一旦达到骨髓移植标准就马上手术。我和丈夫只得四处借钱,借遍了亲朋好友,终于凑够了25万进仓移植押金,将儿子送进了骨髓移植仓。

术后一切看似很顺利,儿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良反应,一个月之后就出院了。因为儿子刚刚移植,身体体质和免疫力都很低,我们不能回老家,就待在医院附近的出租屋里,按时服用药物和复查。我们盘算着日子,想着等孩子回家就给他庆生,没想到一次复查吓到我了。

“这段时间有排异反应吗?”医生问我,“没有排异,都很正常。”我以为我的回答会得到医生的祝贺,殊不知他皱起了眉头:“不排异可能会复发,复发后孩子可能活不成。”那一刻我傻眼了。

医生只好重新制定治疗方案,给儿子用上了干扰素促进排异。干扰素用了3支之后,儿子出现皮肤排异,不停长红疹,越长越多,满身都是。奇痒无比他又不敢抓,抓烂了容易感染,一旦感染可能就会致命。

皮肤排异稍微好转,紧接着开始肠道排异,严重的时候一天拉血便几十次,禁食禁水后每天就靠着打营养液维持生命体征。

儿子整整一个多月不吃不喝,瘦成了皮包骨头。这还不算完,术后排异一个紧跟着一个。口腔排异、肝脏排异,一个一个的难关孩子都挺了过来。抗排异费用十分高昂,我知道,孩子的命是用钱换来的,只要儿子能好,我跪着也要借来钱,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2020年9月,儿子总是出现干咳,我怕出事就又去了医院,CT显示肺部排异引发肺部感染。医生说,这是所有器官排异之中最可怕的,孩子随时可能因呼吸衰竭而离世。

我瞬间昏死过去,一次一次磨难让我变得不堪一击,其中不光是儿子所遭的罪,还有高昂的治疗费用。一年半的时间,家已经变得一贫如洗,我和丈夫双双失业,家里没有了收入,全靠亲戚朋友借钱支撑,如今再也借不到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戴着呼吸机还不忘给自己加油,那种求生欲望让我心疼,我想救他却没了办法。如今难道我们母子情缘已尽?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不甘心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0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