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青岛李女士把商家翡翠手镯摔坏了,看看平洲翡翠公会怎么解决

subtitle
卫俊弼娱乐大咖 2021-02-25 05:26

2017年的时候,瑞丽发生一起热议事件。从江西到瑞丽旅游的低保户费女士在瑞丽翡翠玉石城不小心把一支标价30万的翡翠手镯摔坏了。吓得费女士直接晕倒。这件事情当时全网热议。费女士只愿意赔偿3万,与商家要求的18万有很大距离。

那么我站在公平的角度来分析。从手镯残片上看,这支手镯为糯冰种阳绿正圈圆条福镯。糯冰干净清爽比较难得是加分的,圆条正圈费料费工也是加分。

我以专业的角度去看这支手镯,倘若摔坏之前它是完美无裂的,那么猜测圈口(内直径)56毫米,镯边厚度12毫米。综合尺寸数据它重量应该是在110克左右。合理的2017年批发价格在7万比较合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评估价在7万的天然翡翠手镯,不一定说就就要费女士赔偿7万。这个要结合很多实际因素来评估费女士应该负的责任。

商家服务员也是有责任和义务来保障这支翡翠手镯的安全的。倘若当时销售服务员叫费女士把手镯取下时有行业经验的话,让她抬手在柜台上,由服务员帮忙用手取下来。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

又考虑到费女士的家庭条件,她老公瘫痪在床,属于建档立卡的低保户。并且她也自愿赔偿3万。那么按照人道主义来说,收她个3万赔偿也就算了。讲得不好听一点,商家是赔得起这点钱的。但若是非要她赔18万,费女士就要穷上加穷了。

咱们做珠宝生意的,吃点亏还是吃得起的。风水轮流转,积善运道旺。

我在2014年时去平洲拜访我师叔时,其实像费女士这样看翡翠手镯不小心摔坏的情况在平洲早就发生过很多起了。

我师叔在佛山平洲做翡翠手镯的加工雕刻很多年了,入了佛山市珠宝协会,也成了平洲翡翠公会常务理事。我从四会那边过来找他,他请我在客厅泡茶聊天。

上午的阳光暖暖地洒在红木茶几上。师叔意气风发,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起他引以为傲的主持平洲翡翠公会的日常。

他说:“平洲公会每年都要处理上百起与翡翠有关的纠纷。最多的事情就是在翡翠手镯的加工过程中发生的压裂损坏事故。偶尔也有游客不小心摔坏翡翠手镯事件。我们公会在这一方面都是尽量做到了公平公正的处理方式,在同行中享有很高威望。”

我端起汤色碧绿的铁观音茶叶,吹了吹浮沫,不解地问:“看手镯还能摔坏了?不是行规看翡翠手镯要在柜台台面上看么?不小心摔在台面上一般也不会坏。再说,每个手镯不都要缝在纸皮壳上么?掉地上也有纸皮包拢着啊!”

师叔从桌上的拿了根华子递给我,自己也点了一根吸了一口。他告诉我,到平洲来看翡翠手镯的,也有外行游客,不懂事也不懂行规。她们才不管你翡翠手镯值多少钱,拿起来就往手上套。一问价格又害怕了,一下子取不出手镯就使劲把手镯甩下来,很容易甩到地上磕破。

前一段时间,有个青岛过来旅游的李女士,把一个四川翡翠经营户的手镯掉瓷砖地上硬碰硬摔坏了。四川人非要她赔偿6.8万。事情闹到翡翠公会这里。

公会马上现场组织了几个翡翠手镯专业会员,当场评估那支手镯。认为该手镯属于豆色豆种正圈平安镯,价格不应该在68000。四川经营户不服,于是市场管理处也出面现场随机邀请了几个与四川经营户摊位不靠近的翡翠手镯经营户。

公会专家会员加上几个经营户组成投票评估小组对该手镯未破损前的市场价值进行现场投票评估价格。最后大家的评估价都相差不多,就取一个平均价格1.76万做参考。

然后由公会出面,主持协商。看监控视频得出结论四川经营户严格按照行业行规,是把翡翠手镯放在台面上了,李女士自己拿起来戴在手上后想脱下来时摔坏的。属于李女士负全部责任。

最后达成共识,李女士赔偿四川经营户17600,手镯碎片由李女士自己带走处理。

四川经营户不服也得服,因为翡翠公会是大家自发组织的,威信度非常高。与公会作对,就是与整个平洲翡翠市场从业人员作对。四川经营户自己也是翡翠公会一员,他也不敢挑战公会的权威性。事情就和谐地解决了。

师叔又谈起一件奇事。有一个北京来的崔女士,很久以前在缅甸竞价购买了一对价值150万的翡翠手镯。过来平洲找一个叫王强的广西南宁市小伙子帮忙重新抛光一下。但是这王强竟然在抛光后弄丢了一支翡翠手镯,仅剩一支交货。这下麻烦了。崔女士认定王强贪心吞没了她的另一只翡翠手镯,报警处理。

可是蜀黍来了,王强说当时拿来的就是一支翡翠手镯。蜀黍也无可奈何,这事没凭没据的也立不了案。

然后又闹到翡翠公会这里来解决。翡翠公会也头大了,从来没有遇上这样的情况。你要是说翡翠手镯加工时压坏了倒是不少见。可是把客户手镯侵吞了一支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再说人家说那是价值150万一对的精品翡翠手镯。而王强却说收到一支翡翠手镯来加工,从未见过另一支。

最后外理结果是凭借崔女士在王强经营的抛光店里拍摄过的几张那对手镯照片有王强店里的桌面,认定确实是拿去了成对的两支翡翠手镯。

而王强在公会权威人士的询问下不得不承认另一只手镯是弄丢了,怕赔不起只好嘴硬不承认。

公会认为王强弄丢的可能性很大,他若是真要侵吞翡翠手镯的话,就不会把剩下的那支还给崔女士。

最后又组织了评估小组对崔女士保存的几张两个手镯在一起的照片,结合剩下的那支翡翠手镯进行了评估,认为丢失的那支翡翠手镯目前市场价值在28万。

双方自行协商后王强按翻倍价值56万进行了赔偿。崔女士对处理结果也很满意,因为她最后用56万在平洲翡翠手镯交易市场里淘到一支与她剩余那只手镯看上去挺配对的翡翠手镯。

翡翠抛光加工户要赚56万也是比较辛苦的。他们一只手镯的抛光费就也就几十块钱。希望广西南宁的小伙子王强今后在抛光翡翠时一定要小心谨慎。

师叔留我吃午饭,我却着急着要去翡翠手镯交易市场淘点手镯,所以就起身告辞了。

师叔家的大女儿代她父亲送我到大门外。我对她还是雨绵绵情依依的。当初若不是异地恋,我想我们还是能在一起的。如今她是罗敷自有夫,和她老公俩人在自己老爹家上班做雕刻师。

她看我要走向大路口,眼角有点发红。我转过头,向她挥了挥衣袖。我想我现在不应该带走她家的任何一片云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