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赘婿》热播,郭麒麟崛起背后的郭家往事

subtitle
娱情叭叭 2021-02-24 18:41

过完年,各大平台的综艺和电视剧陆续上线。最近的热播剧里,最有讨论度的非《赘婿》莫属。主演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的热度也越来越高。在此之前,郭麒麟跨界出演《庆余年》就引起了广泛讨论,后来频繁参加综艺,如今又做了大男主,路越走越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年来,德云社近乎独挑大梁般地撑起了相声行业,此外,岳云鹏、张云雷、郭麒麟等人的出圈,也让德云社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从一定意义上而言,德云社俨然已是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喜剧团队。

相声讲究师门派别,时至今日,无论是如日中天的郭家还是德云社,都离不开郭德纲。那个留着圆寸,个子矮小,总是眯眼笑着的中年男人,再不提起往事云烟,只是像个将军,终得梦中的百万雄兵。

那些往事,也慢慢地沉没。

一,”孙子才是装出来的“

1973年,一个警察的妻子在天津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取名郭德纲。郭德纲父亲是警察,母亲是小学教师,家庭虽不富有,但也并不贫穷。不出意外的话,郭德纲会在这个普通家庭中按部就班地成长,长大后继承父亲的职业,或是继承母亲的职业,成为那个年代让人羡慕的拿铁饭碗的人。

后来父母发现了不对。郭德纲从小就对曲艺展现出了莫大的兴趣,经常流连在天津的各个俱乐部、剧场,望着台上正在表演的曲艺艺人痴痴地看。

父母看到孩子的兴趣所在,也没有阻拦。于是郭德纲七岁时,被送到天津艺人高凯翔门下,学习评书,就此开始了他的曲艺之路。

两年后,郭德纲九岁,他在那一年接触到了相声。后来的日子,郭德纲又师承各家,十二岁时,随盲艺人王田雨学习西河大鼓,跟着常宝丰学习传统相声。

那时候郭德纲已经可以表演《杨家将》、《隋唐》一类传统相声。但郭德纲志存高远,并不局限于”学到手“,想的是”发扬光大“,于是后来又拜师作家杨志刚、侯耀文等人,吃百家饭,学各家所长。

十几年后,曹云金在媒体面前诉说自己在郭家学艺几年的辛酸往事,两人的风波中,郭德纲对这一部分没有回应。

学艺没有不辛酸的。看着曹云金时,他或许也会想到当年寄人篱下、孤注一掷的那些年。四处学艺,忍气吞声,只为了学到本事,有朝一日像儿时仰望的那些曲艺大家一样,去北京,成大腕。

百般滋味。

郭德纲后来说:”孙子才是装出来的。“

他后来拜过的师傅侯耀文年迈退出江湖,看着相声圈里的一批批后辈逐渐成长,评价郭德纲时,说:”他这一路走来,坎坷无人帮,势必会愤世嫉俗。“

这句话,在后来的很多时刻都被印证。人们后来都评价”郭德纲做人做得通透“,但没有人说”郭德纲没脾气“。

时间总会给出答案。

二,”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配六国相印“

后来的郭德纲走上了被人津津乐道的”三次进京路“。

经历了八年的学艺生涯,正处少年时代的”杂家“郭德纲考入了北京总文工团,人生中首次进京。

那时候的郭德纲学了一身本事,春风得意,野心勃勃,一心期待着在北京遇上伯乐,带着他,成大腕,赚大钱。

到了北京,郭德纲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如想象。他费尽心思,才找到一家剧场的工作。每天扫扫地,给客人倒水,客人和演员都离场后,来清理打扫场地。

梦想中的舞台只有几步远,却遥不可及。郭德纲甚至不能在所有人都离开后站在舞台上,清清嗓子,唱几句。

这样的日子,郭德纲过了一年。一年后,看到现实的郭德纲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天津。

回到天津后,郭德纲反而获得了表演的机会。

同乡的朋友介绍郭德纲进了一家小戏班子,每天四处奔波,哪里有人,就去哪里搭台。那两年的日子比在北京更辛苦,年少的郭德纲跟在班主屁股后面,既做杂活,也上台唱戏。每天累的夜里沾上枕头就能睡着。

虽然辛苦,但放弃学业换来的本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对他而言大概是快乐的。

1994年,二十岁的郭德纲在曲艺行业已经闯荡多年,终于靠着经验打败了内心的失败阴影,再一次踏上了开往北京的车。

可毕竟才二十岁,这个世界才刚刚为他拉开帷幕。

那时候的郭德纲已经被现实踹过了很多脚,也被北京拒绝了一次,没有像第一次赴京时的野心勃勃。他只想能进入体制,有人收留。

越传统的圈子,规矩越多,关系越繁杂,越是”人情世故皆文章“。郭德纲一心只为了自己热爱的相声,并不了解这个行业圈子的生态。加之师承各门,本就是改革型的人物,在那时的北京难以被接纳。

这次进京对郭德纲的影响最大。第一次进京让郭德纲看清了现实,看清了自己。第二次进京,让郭德纲看清的,就是自己热爱的行业的真相,以及对自己梦想的怀疑。

相声圈子的混乱复杂,在北京遭受的冷眼与嘲讽,让他坚持了一辈子的事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

信仰的崩塌难以拯救,不过也有例外。

后来,郭德纲遇到了一个女人,叫胡中惠。两人相识半年后结婚,胡中惠给郭德纲生下一个男孩。这个男孩本名叫,后来人们叫他郭麒麟,也叫他少班主。

郭奇林

爱情给了郭德纲力量,家庭也给了他压力。鼓足勇气后,郭德纲第三次踏上了进京的路。

这一次进京,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时候在北京的日子依然辛酸。为了省钱,郭德纲有时一天只吃一顿,把面条熬成粘稠的糊糊,这样吃顶饿。有时演出的剧场离出租屋太远,郭德纲没钱坐车,就走二十多公里路回家。

凌晨的北京街头,孤身一人的青年郭德纲顶着皎洁的月光,一步一步地走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像只丧家犬。

后来,憋着一口气努力往上爬的郭德纲结识了王玥波。两人相逢恨晚,越聊越深入。再后来,郭德纲创办了德云社。

新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多年后,已经功成名就的郭德纲在采访中说:”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配六国相印,我愿意给他们当狗,可是他们不要啊。“

这句话给当年的自己出了口气,也成了郭德纲拼搏奋斗的青年时代的注解。

三,”那一夜,我也曾梦见百万雄兵“

提起郭德纲,不得不提到的一个名字是曹云金。

2002年,曹云金还在卖盗版光碟,因为喜欢相声,经人介绍,前往北京投奔成立了德云社的郭德纲。彼时的郭德纲还依然籍籍无名,但曹云金就此拜在郭德纲门下。

三年后,曹云金正式拜郭德纲为师。同时拜师的还有何云伟、栾云平等人。曹云金天资好,聪明,在台上一板一眼像极了郭德纲,郭德纲也开始力捧他。

郭德纲和德云社发展起来后,曹云金和郭德纲决裂,师徒反目成仇,闹得满城风雨。时至今日,曹云金参加综艺依然会用郭德纲的事情作梗。

两人分手后一次演出,不知是不是主办方的有意为之,郭德纲和曹云金的休息室面对面,房间门上就贴着对方的名字。郭德纲在后来回应曹云金的微博上说到这件事,说:”他只要过来叫我一声师父,我就会抱住他,这事儿就完了。“

郭德纲和助手在房间里等到演播厅的人走完了,也没等到曹云金的敲门声。那篇文章里写到这里时,说:”哀莫大于心死。“

从那以后,曹云金成了郭德纲人生中的一块伤疤。

曹云金走了,德云社越来越好。

郭德纲放出豪言:只要他愿意,三个月就能捧红一个人。

这句话在后来这些年里,也一一兑现。

岳云鹏成了曹云金后挑起德云社流量的人。岳云鹏火起来后,郭德纲陆陆续续让德云社的成员参加综艺、电视剧等演出。后来张云雷火了,”德云女孩“这个名词出现,再次让德云社出了一把圈 。

再之后,德云社耳熟能详的人就多了起来。栾云平、孔云龙、烧饼、孟鹤堂、秦霄贤……以及近几年成长极快的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

回想起落魄时,郭德纲说过的那句”那一夜,我也曾梦见过百万雄兵“,如今终算成真。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徒弟徒孙,或许才是郭德纲最大的财富。

四,”说相声,是我做过最孝顺的决定“

郭麒麟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有两个:郭德纲儿子、通达世事。两者之间可以有关联,也可以没有关联。

1996年,郭德纲的妻子胡中惠生下郭麒麟,不久后,两人因为感情不和分手。郭麒麟从小生活在离异家庭,作为星二代,背负着压力,作为普通人,背负着缺失原生家庭的敏感。

初中毕业后,郭麒麟选择辍学,学习相声,后来拜父亲的搭档于谦为师,正式走进了相声行业。

作为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从小接受着郭德纲的家庭教育,知书达理,通晓人情世故。作为德云社演员,虽然被称作”少班主“,但郭德纲并未给他过于的优待。

拜师于谦后,郭德纲年轻时学艺受的苦都一一让郭麒麟体验了,因此得以让郭麒麟沉淀下来。于谦评价郭麒麟道:”谨慎谦虚,不骄不躁。“

因为自身的敏感和星二代的耳濡目染,郭麒麟近几年的快速成长既让人意外也让人不意外。

参加综艺,参演影视剧已经足够有流量,主业却还是放在”相声演员“这个身份上,并且各方面业务能力都不错,观众缘好自然是有原因的。

如果从前他的标签是”郭德纲的儿子“,如今他的标签就是”德云社少班主“、”情商高“。

前者认同他的父亲,后者认同他。

郭德纲的的确确给郭麒麟铺好了顺利的道路,但也可以让郭麒麟吃了不少的苦。今天的郭麒麟观众缘如此好,靠的不仅仅是郭德纲的家教培养,也有郭德纲刻意让他接受的生活的培养。

郭麒麟说:”说相声,是我做过最孝顺的决定。“

郭德纲的往事,郭麒麟不可能不知道。他说他,老了以后还希望别人叫他郭老师的儿子,很自豪。作为德云社少班主,流量最多的几人,郭麒麟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俨然有了些能独当一面的架势。

而创造出这一切的郭德纲,正站在如今相声界的山巅,他的儿子和徒弟们,继承了他的意志,试图把德云社做成百年老店,试图挽救日渐衰亡的相声行业。当年拒绝郭德纲的相声,现在却要感谢他的存在。

那个野心勃勃闯入北京,又被北京一脚踢回的少年,如今已至于此。

往事毕竟如烟。

至于未来的路如何,或许正如郭德纲书里说的那句:

”人心弯弯曲曲水,世路重重叠叠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