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雨润卖楼还债:塌陷的猪肉之王

subtitle
锋雳 2021-02-23 13:3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名不见经传的农村小孩到坐拥亿万“猪肉帝国”的富豪,祝义财仅用了6年,最后,苦心经营了近30年的雨润,却在1年间几尽山河破碎,“雨润系”七公司进入破产重整。据南京雨润管理人爆料,目前重整的审计工作尚在进行中,方案并未确定,招募投资和意向投资者均无果。

从身家315亿到一夜负债700亿,祝义财一手打造的千亿中国猪肉帝国,在其回归两年后仍未能迎来重生。

*ST中商卖楼还债

2021年刚开头,中国低温肉制品的开创者雨润集团还未踏入新年的大门,就遭遇了“黑天鹅”临门一脚,刚回归2年的掌舵人祝义财拼尽全力也未能带领雨润集团东山再起,却曝出雨润系7家公司进入破产重整消息,涉及食品、地产等多个领域。引起业内一片哗然。

此前1月底,据财新消息报道,雨润系破产重整已有进展,7家雨润非上市的核心企业进入破产重整流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网上召开,近百家银行、信托公司及企业债权人申报债权超700亿,此外,北京普拓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意参与,提出了“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重整方案。即引入包括大型央企在内的具备雄厚产业及财务实力的投资方组成重整联合体,在化解金融风险的同时,将产业留在江苏。蓝图美好,现实骨感而残酷。

2月1日晚间,港股上市的雨润食品(01068.HK)发布最新公告称,两家全资附属公司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雨润”)及安徽省福润肉类加工有限公司(下称“安徽福润”)涉及到此次重整。经南京雨润及安徽福润的管理人确认,本次重整的审计评估工作尚在进行中,本次重整方案尚未确定,截至当前,本次重整的招募投资者工作尚未启动,且无投资者已获指定”。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称,“破产重整主要和债权人的意愿以及祝义材等原实际控制人之间的博弈有关,也包括地方政府从社会稳定及化解金融风险的角度参与其中。对于各方来说,虽然妥协都不容易,但长期拖延可能会恶化‘雨润系’的问题。”

早在2020年10月,雨润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ST中商(600280.SH)与雨润食品(01068.HK)便相继发布重整公告,其中,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江苏雨润农产品集团有限公司以自身作为债务人,而黄山雨润地华置业有限公司、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安徽省福润、南京雨润由债权人申请重整。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后六家公司的负债总额分别为541.81亿元、161.10亿元、19.45亿元、208.89亿元、8.36亿元、103.95亿元,合计超千亿元。

实际上,2015年中央商场暴雷,拔出萝卜带出泥,祝义财被监察机关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自此,雨润食品业绩连年亏损,多次出现票据违约风险,雨润系急转直下,在祝义财回归后开始重整地产业务,先与中铁建牵手合作,后又开启高层人事大换血模式疯狂“招兵买马”尝试回归主业,同时,还让自己的儿女“接班”两家上市公司一同力挽狂澜,可惜结果并不如人意。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雨润食品实现营收152.25亿港元,同比增加20.3%;年内亏损39.4亿港元,收窄17.2%;经营业务亏损33.80亿港元,较上年减亏22.1%。2020年上半年,其营收为75.36亿港元,同比增长1.9%;股东净利润亏损4.08亿港元,较上年同期减亏9.0%。业绩虽有缓和但仍未恢复元气,债务危机依旧凸显。2018年,雨润食品尚未偿还的银行及其他贷款高达70.59亿港币,2019年,未偿还的贷款仍有65.82亿港元。直到2020上半年,雨润食品总资产为92.71亿港元,总负债111.32亿港元,资产负债率高达到120.07%。

值得注意的是,地产作为雨润发家后的“左膀右臂”,*ST中商未能向其输血,反因资金反哺拖累雨润陷入运营危机,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净亏损1525.37万元;总资产为139.11亿元,总负债130.47亿元,净资产只有8.2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3.79%。

如此境况下,雨润只能让上市子公司卖楼偿债,1月6日,*ST中商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将向江苏宿迁一家国有企业出售百货大楼的商铺和部分楼层,用以偿还3.05亿元债务。

首富成首负

祝义财生于1964年一个贫困农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学业进行的也不顺利,好在他知道知识改变命运,一边帮衬家中维持生计一边想办法学习,终于在21岁考上了合肥工业大学,在半工半读中平稳毕业。随后,他幸运的得到当时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到省交通厅下属的海运公司上班,可一年后祝义财便毅然结束了一眼望到头的铁饭碗,揣着200元工资跑去做水产倒卖生意,并做成了人生第一单价值9000万元的生意,净赚480万元。

20世纪90年代,年仅28岁的祝义财发现高温肉制品行业十分风靡,但低温肉制品在国内还未工业化,瞄准了这个没有竞争的蓝海市场,祝义财来到南京,踏着政策红利在南京政府大力扶持下将一废弃罐头厂改造成雨润集团,并从银行获得280万贷款引进了国外先进设备,建成了10条自动化肉类加工生产线。雨润火腿肠就此诞生,并立即火遍南京大小高档酒店,这为祝义财的“猪肉帝国”打开了市场。

1995年,祝义财成功从水产老板晋升为低温肉制品行业的领军亿万富翁,雨润年产值破1亿元,面对与日俱增的市场需求,产能问题迫在眉睫,为扩充产能,32岁的祝义财于1996年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南京罐头厂,创下江苏首例民企并购国企名震一时。得到工厂及人力后,当年销售额增至1.6亿。

此后,祝义财开始资本运作,前后共低价收购25家国企,体量迅速扩张。2001年,雨润营收达到34亿元,2003年突破62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低温肉食品企业,当时兴起了“南雨润,北双汇”的说法,更是与老牌金锣一同被誉为国内肉食行业“新三国”。

一路政策、资本绿灯的雨润沉淀了大量资金和国企改革大量低价收购而来的土地,祝义财毫不犹豫杀入地产行业,从此肉王变楼王。

2002年,祝义财注册成立了江苏地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并于10月份花2300万元,收购了国有地产公司,获得开发许可证,持证上岗,正式进军住宅地产。但祝义财并不满足于民宅,他看上了南京国企上市公司中央商场,获得中央商场就能正式进军商地,顺便还能借壳融资,一石二鸟。2005年2月,雨润系江苏地华获得了中央商场23.17%的股权,超过南京国资,成为第一大股。同年,雨润登陆港交所。

但是,祝义财的牢狱之灾就此埋雷。为了低价获得股份,祝义才和中央商场的领导达成“默契”,不发布利好、压低利润、稳定职工,以保证低收购价格。收购完成,同年10月中国雨润港股主板上市,一举募资15亿港元,祝义财个人身价暴涨30亿。

不得不承认的是,祝义财的计划宏伟而戏剧,雨润食品为土壤给房产供养,江苏地华负责民用住宅,中央商场负责商业地产。工农业项目圈地,房产收割,看上去是个完美的闭环,但是这无时无刻不再考验雨润食品的资金链。

知情人士向锋雳介绍称,江苏地华在南京的第一个楼当时被百姓称为肉楼,拿火腿肠盖的楼。2010年祝义财用项目圈地,一口气签下60个项目,“333”战略现在看来简直空中楼宇,30个省会城市建设农副产品交易中心,300个地级市建设物流中心,3000个县建设种养基地。这些项目少则10亿,多则100亿,一时间雨润集团的资金周转非常困难。

胆子大,路子野是行业对祝义财的评价,发展初期祝义财吃政策补贴,两头挣钱,拉账期补亏空。但这一切在2014年戛然而止。2015年3月,祝义财被监视居住,雨润两家上市公司先后停牌,企业遭受重创。其实自从2012年起,雨润食品的销售额就在逐年下降,2015年时亏损近29亿元。

据雨润食品年报,2005年至2015年10年间,其主要盈利模式是政府补贴。2005年-2015年,其累计获得的政府补贴超过40亿港元,占到10年总利润的46.38%。

自2012年起,雨润食品的业绩便开始萎靡不振:2012年至2014年,其营业额逐年下降,净利润分别为-5.16亿元、3714.7万元、4837.88万元。而此前的3年里,雨润食品的净利润都在14.5亿元以上,其中,2013年若无政府补贴扶持雨润亏损将超1亿元。

雨润的商业梦支离破碎,祝义财超然的自信主要来自于肉制品行业“后浪赶超前浪”。

弯道超车后翻车

雨润在食品行业的20年发展,是中国食品行业消费升级的20年。2002年,以火腿肠为代表的高温肉制品因方便价廉,占据主流市场。这个舞台的主角,双汇、金锣和春都,三家垄断80%以上的份额。

雨润选择不起眼的低温肉制品切入,成为了没有对手的领先品牌。雨润和双汇本无交集和竞争关系,但是随着收入提高,消费升级,健康成为消费主导,原本小众的低温肉开始发力。2003年,双汇调整产品结构,形成高温肉制品、低温肉制品、生鲜冻肉三大业务。双汇还在财报中表示,高温肉制品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品牌,未来的目标,是在低温肉制品及冷鲜肉领域扩产上量。

行业知情人士称,雨润的起点放到现在确实很高,1993年销售额实现602万元,1994年翻倍至1220万元,3年后1996年销售额破亿达到1.6亿元,98年翻了4倍达到5亿元;2001年实现31亿元,迎头赶上双汇发展的33亿元销售额。就此形成了“南雨润、北双汇”的竞争格局。

而此时的两家肉制品企业却走上了发展的双向车道,雨润食品开始跨界拓展,而双汇仍旧在肉制品行业里做足文章。双汇发展2010年-2016年历年营业收入为358亿、397亿、450亿、457亿、447亿、518亿元。成长态势稳健上升。而雨润食品2010年-2016年历年营业收入为269.96亿、223.74亿、179.1亿、160亿、168.45亿、139.5亿元。一路走低。净利润方面双汇发展也是历年走高,而雨润方面走高的只有负债率。

2016年财报显示,双汇发展实现营业收入518.45亿元,同比2015年增长15.99%;实现利润总额58.62亿元,同比2015年增长3.2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05亿元,同比2015年增长3.51%。双汇发展生鲜冻品收入同比增长29.73%,是拉动2016年收入增长的主要力量。而雨润收入只有139.5亿元,亏损19.57亿元,总负债82.8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1年以来,雨润双汇频出食品安全问题。双汇被315曝出“瘦肉精门”事件,股价一度跳水跌停,市值瞬间蒸发超12亿,更被停牌处理,这一痛击使双汇元气大伤,受此影响,当年二季度双汇亏损额高达2亿元,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84.85%至0.76亿元,全年盈利大降五成,净利润同比下滑49.17%~52.62%至5.5亿-5.9亿元。陷入危机的双汇上半年获得政府补助高达5747万元,同比猛增11倍。

为走出“瘦肉精门”的阴影,双汇开始扩张,并分别于2013年和2016年进行了两次收购,斥资约71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猪肉供应商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后,又以4.45亿美元(约合9.99亿人民币)向荷美尔收购Clougherty成为双汇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收购完成后双汇知名度直线上升,并飞速发展坐稳了头把交椅。

另一边,祝义财回归后为改善雨润持续亏损,业绩低迷的局面,第一杀招就是挖人。2019年8月2日,雨润食品实控人祝义才签署发布《关于游牧同志的任命决定》,正式任命前双汇集团总经理游牧担任雨润肉类产业集团董事兼总裁一职。近日,雨润食品再次发布人事任命文件,新任命6位副总裁。值得注意的是,其中5名均为雨润食品竞争对手双汇发展前员工。此外,新任命的80名深加工事业部战区部长也都出自双汇。

对于雨润食品的人事变动,有网友表示,一个在双汇竞争失败的人,一个已经坐了两年冷板凳的人,说是雨润挖来的,我看是下岗再就业。更有网友称:“逼走了雨润老将,难道他们都没有能力吗?真的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吗?不去改变源头提升产品质量,一味打击市场销售人员逼着陪伴雨润十年二十年的员工离开,雨润想要崛起不见得如此策略,真正出现问题的是体制。”

有趣的是,这场“跳槽”彻底激怒了双汇。公开材料显示,当时有3名员工明确表示不会离开双汇、拒绝到雨润任职,他们主动向所在部门作了书面说明,表示确实接到过雨润公司的电话邀请,没想到的是雨润公司会用单方面发文的粗暴方式让他们陷入被动,以至于他们有一种被“绑架”的感觉。

挖完人之后的雨润动起了产品的心思,但这也让雨润走上了产品侵权的错路。2018年1月,双汇公司依法投诉至江苏省工商局,经受理、调查,江苏省工商局对南京雨润食品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雨润食品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处以罚款。同年6月8日,雨润食品迫于行政处罚压力向双汇提出和解,随后双方签订和解协议,雨润公司停止侵权,获得双汇谅解。然而,2019年底,双汇公司发现市场上再次出现了雨润王中王等侵权商品,双汇再次向相关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至此,雨润食品早已丧失原有城池,曾经的南北割据早已在雨润盖楼时被蚕食殆尽。

积重难返,何以翻身

目前,我国肉制品市场正呈现出“供需两旺”的格局。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统计,2020年我国肉制品产量稳步增长,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元。

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研报显示,2019年肉制品市场占有率方面,双汇发展市场占有率仍然位居第一,市场占有率达到18.1%;其次,金锣占比6.2%;众品食品和雨润市场占有率分别为3.3%和1.3%。

相较于现在的双汇和金锣,雨润已无毫无还击之力,虽然本身仍有竞争力且占据着较大市场份额,但其房地产业务累积的巨额亏空不断拖累整体业绩,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无法填补资金链问题,同时,随着近年猪价上涨、原材料价格上涨,雨润所面临运营危机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公开资料显示,雨润市值巅峰为680亿港元而目前已下滑至11.5亿港元,缩水98%;2020上半年,雨润实现营收75.36亿港元,净亏损4.08亿港元,随有小幅回暖迹象却仍难以摆脱亏损负债,2015年至2019年间,雨润已累计亏损近160亿港元。相较之下,双汇则成绩斐然,上半年实现营收363.73亿元,同比增长42.99%;归母净利润30.41亿元,同比增长26.74%,总市值为1852亿元,远超巅峰时期的雨润。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专家朱丹蓬向锋雳表示,雨润作为第三大的肉制品公司,其上市公司这块壳还是非常值钱且有价值的,不仅如此,体量庞大的雨润集团涉及的范围过大,地方政府不会轻易让他破产。重组后当务之急是把一些不良的资产剥离,同时引入新的战略,将由投资者去解决雨润现有的资金链紧张状况,在未来,国资进入的机会非常大。

另外,朱丹蓬还指出,抛开企业发展是否存在对错问题,雨润本身是有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的,,除猪肉外,可以从牛肉羊肉作为一个差异化的切入点,从细分品类上突围,我国华东地区这一块的整体消费能力很高。

行业知情人士也表示,现在不是雨润考虑翻身的时刻,而是如何复盘思考如何顺应时代消费升级的红利,从产品矩阵和质量重新出发,利用其现成的销售渠道和品牌效益重新锤炼产品质量,如果不考虑其他产业拖累来看,雨润食品仍旧具有研发爆款的能力,出一两个爆款仍旧回得去。商业故事对消费者的影响其实并不大,不忘初心,快意取舍才是雨润当下的重中之重。

肉制品行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黄金期,全产业链模式将赋能肉制品行业实现快速发展。但雨润目前的资金状况已无法支撑其做全产业链的布局,破产重组后,将回归主业聚焦发展。对于谁是拯救雨润的“接盘侠”业内讨论声不断,而近日,又曝出普拓投资表明愿意接盘雨润重整消息。

对此,浙江省律师协会公司专业委员会委员吴刚梁曾表示,雨润集团盘子较大,一家企业吃下的可能性不大。普拓投资牵头的同时,还有其他企业参与。普拓投资在雨润集团重整中扮演的是“重整投资人”角色,它的任务是作为“新股东”,接管和挽救破产企业,让雨润起死回生,重新恢复生产和经营。

未来还有谁会接盘雨润暂时无法预测,但普拓的介入侧面反映出雨润还保有吸引力,至于其是否能够逆风翻盘恢复昔日荣光,还需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4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