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合肥这一轮房价上涨,区域分化之后,财富静悄悄地进行了重新分配

subtitle
巍奕娱乐站 2021-02-23 10:24

普天下的事,不患寡,而患不均。

说好的富贵勿相忘,怎么就成了你先富起来,我这后富遥遥无期。

以前,我在东头的瑶海和平路,房价3500,生活幸福又美满,没事逛逛各类大市场,生活日用品尽享一站扫齐,在私家车还不普及的年代,交通还靠绿皮火车的时候,火车站说好的就是交通枢纽和城市中心,我旅行归程一身轻松回家已到站,你还在10路、801路、226路没有空调的公交车上黑汗淋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瑶海区街道景观

合肥火车站

安徽大市场

你在西头的政务荷叶地(真的就是有荷叶的地方),我嘲笑,那时的高新还没有高科技,政务还是一块荒地,虽然那个时代物质并不丰富,但是看着西头“贫穷”的你,我能接济就接济。

2010年的政务

荷塘

大蜀山

更有来自县里的那个穷亲戚为了在城市立足,不嫌远地,跑到还叫“烟墩”和“义城”的滨湖,忍受着长距离通勤的苦逼。

巢湖蓝藻

滨湖世纪城

转眼就过了十五年,在瑶海下岗失业的我,依旧在和平路街边炒面,人来人往,车停车行,呼吸着最污杂的路边尾气,忍受着底薪、低配、嘈杂的环境。

合肥东部

此时的政务荷叶地,昔日的蛮荒地,却华丽丽地成了“合肥中心”,享受“金融中心”的福利,你西装革履,穿梭在政务各个三甲写字楼做着“金融”大生意,只有我知道,自考大专学历的你,学的却是“法律”,什么是P2P,估计你认得字母,却不懂含义。但是这却不妨碍你和你们老板的大生意,暴富的你们,直接催高了政务高档写字楼的租金,间接催高了周边房产的租金。眼见政策打压,机智的你迅速得以逃离,这时候的你,在政务核心地段有着三套大平层。经过短暂的失业,得益于“金融”业务的历练,你成了催收公司的高管,再一次入驻政务的高档写字楼,不同的是,租金已较高峰期跌去了一半,不过你的房子却升值了一倍。

政务天鹅湖

那个在滨湖的县城穷亲戚,因为滨湖房价入住门槛低,索性拉来了在农村的七大姑、八大姨,传帮带做起了各种小吃的大生意,农村人亲戚喜欢扎堆,赚了辛苦钱的他们,买房聚居在同一个小区里。他们发财的好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吸引力更多的县域亲戚,当然,有人勤劳致富靠双手,有人一心想着赚快钱,做起了工程算术题:10+40等于几?

滨湖规划景观

十五年,相同的是,我们还是有着血缘的亲戚;不同的是,我们往来不在休戚戚。

十五年,我们的财富翻天覆地。

我住着百万的老破小,开着比亚迪。

你腰缠几千万,开着路虎却嫌档次低。

他依旧骑着他的正三轮,采购原材料从不停息,不同的是,他的幼年留守乡村的儿子已经开上了奥迪,住进了省府中心。

说好好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有时在想,怎么就缩短了光阴。

是不是亲戚都只能共贫穷?

当我们条件差都不多的时候,我们亲如一家。

现在变了,当你富了,你就觉得我不求上进,虽然我以前也是个国企的大学生。

慢慢的我们就变得疏远,不再经常联系。

很多的时候,被你讲多了,我也在想,是不是我不够努力,虽然我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鸡”迟,为什么同是开小吃店的我,守着瑶海的老破小,资产不足百万,存款也是只有区区几十万,没有社保,以后估计都不够养老?而你朝九晚五、觥筹交错,红光满面地交结着政务的各路老板和领导。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老马伏枥,做着金钱的累积,没有任何社交的信息。

社会总财富恒定的情况下,到底是什么左右了我们的财富分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