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头!螺蛳粉闻臭师年入百万走红网络,2.4亿网友在线“求职”

subtitle
日本设计小站 2021-02-23 15:00

要说2020年最让人上头的东西里,螺蛳粉一定榜上有名!就光是微博热搜,螺蛳粉本粉就已经上了好几个,单单微博话题的阅读量就从9千万到1亿再到2亿,一路飙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艺君还记得,在年初疫情最严峻的时候,大家都老老实实待家里配合防疫,于是诞生了一大波美食家,那个时候朋友圈里真的集齐了所有网红螺蛳粉啊……

不过这个东西就和臭豆腐差不多,喜欢吃的人中意的就是这个“臭味”,越臭吃得越香,不爱吃的人呢,那根本就是一百米以外都立马绕道走!当然了,还有一波朋友是在被别人强行按头尝了第一口之后,就果断“真香”的选手。

螺蛳粉最“臭”的精髓,那必然就是其中的酸笋了。也正是这个独一无二的特质,催生了一个新兴职业——闻臭师。

你敢想吗?臭味十足的地道螺蛳粉背后,竟然是“一身臭味”的闻臭师们用鼻子一次一次检测酸笋质量而来的!

“一身臭味”可不是艺君说的,而是李永国自己过去好几年的亲身经历。最初卖酸笋时,那曾经是他被人嫌弃的味道标签,而现在,大家终于都喊他「酸笋老板」,这一身独有的味道,也变成了职业象征。


李永国对自己成为一位专业的螺蛳粉闻臭师毫不意外,他“金鼻子”的天赋,在小时候打猎的经历中就已经显露出来了。

童年在山区长大,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山里打猎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靠他在泥土里“闻出”猎物行进的方向的,并且这个特长,在当地小有名气。

而作为螺蛳粉之乡的柳州,也给了李师傅最好的工作环境。可能很多人喜欢甚至知道螺蛳粉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但柳州就不一样了,那可是螺蛳粉真正的地盘!



到现在还只吃过包装的速食螺蛳粉的本外地人,看到这里真的对柳州街头现煮的螺蛳粉发出了羡慕的惊叹:怎么你们嗦的粉配料竟然有这么多?!

其实在早前还没有“闻臭师”这个专门职业时,李永国就是做酸笋行业的,他的鼻子,可以闻出机器闻不到的味道。


机器可以智能检测出笋的酸度,但是李师傅只要看一眼腌制池,再拿出来一闻,就能知道这些笋腌制了多久,缸里的老水有多少年了,以及有没有放什么食品添加剂。

我们在螺蛳粉里吃的那个酸笋,每一根都需要经过采割、筛选、密封和腌制四道工序,三个月后才能发酵成熟,然后再继续复腌,杀菌,加香料搅拌,滤掉苦味,激发出特有的酸笋味道。

李师傅需要做的,就是闻出哪些笋味道成熟了。

柳州螺蛳粉在全国的订单暴增后,李师傅现在每天要闻的酸笋,足足有80缸


明明工作间里的酸笋,都是泡在一样的缸、一样的卤水里的,但在一经过李师傅的鼻子,那就像和闻香水一样,可以给你品出个前调、中调、后调出来。

前调,就是还带着鲜竹笋天然的味道,有点涩,有点刺鼻;

中调,开始有腌制后的酸酸的味道;

后调,终于是螺蛳粉最灵魂的那种,腌制成熟了之后“厕所的味道”……(他自己说的)

在一家螺蛳粉加工厂里工作的时候,李师傅就已经年薪过50万,而且公司还专门给他的鼻子投了50万的保险。而如今闻臭师被国家列入新兴行业之中,李师傅说他闻酸笋可以有一百万的年收入。

然而,看上去只要动动鼻子就能年薪百万的轻松工作,实际上真的完全不轻松。至少,心理上的压力就是一道不小的坎。

吃一碗粉觉得很香,但日复一日泡在酸笋缸里就不会香了。

李师傅说他在外面吃饭,两边的位子一定是空的,下班走出工作间时,大家也会默契地在自己身边避让开“真空距离”。这都还不是最难受的,更心灰意冷的,是回到家时,年幼的女儿下意识地躲开他的抱抱,不愿意和他亲近。

五年前,他有想过不干这行了,想去大城市打工,但是一句「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还是让李永国舍不得妻女,留在了柳州家乡。

幸运的是,螺蛳粉大火以后,柳州当地对酸笋闻臭师的需求也随之紧迫了起来,更重要的是,李师傅在这个紧俏的需求里,找到了身份认同。

午饭倒计时开始!那么今天中午“真香”的朋友们不如就嗦碗粉?



图片素材:

微博@央视新闻

bilibili@央视新闻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