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赘婿》里呈现两种颜色的「暮云纱」,是瞎编的吗?

subtitle
传统服饰 2021-02-22 09:07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传统服饰】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网剧《赘婿》前三集的剧情里出现了一种可以呈现出两种颜色特殊面料——暮云纱(百度了一下发现一模一样叫这个名字的还在网剧《有翡》里出现,我没看过这部剧,看介绍类似于“软猬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网剧《赘婿》截屏

按照剧中的介绍,这种“暮云纱”是“以不同质地的蚕丝混制而成,在日光的照射下,可以折射出不同的光泽”,并且按照剧情这种料子还挺“矜贵”,雨淋不得,火烤不得,属于高档面料。

△ 网剧《赘婿》截屏

以我们现在的语境去理解剧中的“暮云纱”,可能就是一种闪色面料。

所谓闪色,其实就是面料会随着观察的视角或光线的角度而发生变化。对于当代纺织工业而言,基本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某宝上搜幻色、幻彩、双色、闪光、镭射等关键词都可以找到这类面料,只不过对于更加偏爱素雅冷淡风格的当代人来说,闪色面料很容易显得过分夸张。

那么在古代,也有闪色面料吗?当然也是有的,包铭新就写过一篇《闪缎》专门介绍“宋明之间产生的一种闪色提花丝绸品种”。

按照文中所述以及现存的文物,明清时期的“闪缎” 并非剧中所呈现的样子,而是使用两种颜色差异很大的纱线交织而成,如红配绿、蓝配黄等,所以它其实是有非常明显的花纹。

△ 明万历,绿地凤穿牡丹纹闪缎,清宫旧藏

△ 清同治,红地折枝牡丹纹闪缎,清宫旧藏

△ 当代仿制,@云想华夏传统服饰

所以,很多人看到闪缎文物图都会觉得很诧异,因为一般人所理解的闪色面料就是剧中“暮云纱”的效果,素色,带有偏光的色彩变化,最“刺激”也就是五光十色的镭射效果。

问题来了,文物闪缎怎么看都只是两色缎而已,它是怎么“闪”起来的呢?

闪缎的确与两色缎极为相似,所以我们就先认识一下两色缎。两色缎就是由一组颜色相同的经线和纬线来织缎纹的地部,织花纹的使用另一组不同颜色且较粗的纬线,当不需要这组纬线显示花纹的时候它就被压到织物的背面去。

闪缎跟两色缎的区别就是它“闪”的奥秘。闪缎相比两色缎,它的经线更细、纬线更粗,且织物密度更小,这就导致经线无法完全将纬线遮盖住,在某些角度下就能隐约看到背面纬线的颜色。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闪缎的颜色搭配总是选择对比如此强烈的颜色,因为反差越大,闪色的效果就越明显。

△ 宝蓝兰蝶皮球花纹闪缎裤 局部,北京艺术博物馆

△ 清同治 浅蓝色闪缎牡丹蝠蝶纹女褂,拍品

△ 清乾隆 黄色万福万寿纹闪缎大坎肩,拍品

△ 蓝闪缎百蝶女夹袄,国家博物馆

而用闪缎做成的衣服,用现在的眼光看起来着实有点过分“热闹”了。但直到二三十年前,包括现在的一些“老人”,色彩艳丽、元素堆砌都算是在审美点上,所以闪缎/两色缎的流行期其实很长很长,民国到建国后都屡见不鲜。相比这漫长的时间,反倒是偏爱冷淡风的我们比较奇怪。

闪缎的闪色原理我在一些论文里看到被总结为“织物光学的遮蔽效应”。这种闪色效果其实是有限度的,离得太近我们就能看清楚纱线,但离得太远又会看不出变化,所以很多文章都会研究角度、距离以及纱线遮蔽之间的关系,以期开发出更好的闪色面料。

△ 闪缎组织局部图

△ 变色原理,《闪色织物及其开发》

除了这种方式,当然还有其他方法也能达到闪色效果。比如纱线本身就使用了特殊染料,或面料加了特殊的涂层材料,甚至使用一些光致变色纤维。

古人对于会随着光线或角度产生变化的“闪色”充满着热爱,尽管他们并不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比如,鸟羽中的结构色,最突出的就是翠鸟的蓝色。

△ 翠鸟

大自然主要给了我们两种不同的颜色类型,色素色和结构色。色素色依赖于一些特定的物质,比如我们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蓝草可以提取蓝色,但不同的地方生长的蓝草种类不同,相同的是它们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提取出可产生蓝色的靛类物质。而结构色本身没有色素,如翠鸟羽毛呈现蓝色并不是因为它有蓝色素,而是由于它的结构散射将短波蓝色反射而呈现出来的。

与其说人们看点翠,不如说是爱会出现闪色效应的结构色。染色鹅毛以及点绸拿来代替点翠总也显得死板,也是因为论闪色效应色素色是无论如何都打不过结构色的。

前阵子猫群聊起来这个话题,栗子妈就贴了几张图,可以点孔雀毛,用结构色打结构色,完美!

△ 孔雀羽

△ 某宝上点孔雀羽的饰品

孔雀羽的结构色还被古人利用捻纱,选用孔雀尾羽,由两股蚕丝线或棉纱线作为芯线,将孔雀尾羽丝与捻绕在芯线中间而成的做成孔雀羽线,或织或绣,令面料的部分区域也可以呈现出闪色效果,而且还会有一定的体积感,就非常漂亮。此外还可以使用孔雀羽、丝线再加金线合捻,呈现出“雀金”效果。

△ 孔雀羽线

△ 云锦所复原的孔雀羽线妆花

△ 吉服袍上的“铺翠”

在古人看来,自然界的确存在着许多他们不明白也无法做到的色彩,而且这些色彩的确十分迷人。

除了鸟羽,昆虫的翅膀也属于此类,扬之水有一篇文章《宝粟钿金虫》讨论就是用吉丁虫类的翅膀装饰簪钗,乃至兵器家具等。国外也有将吉丁虫翅膀直接缀在服饰上的做法,颜色十分梦幻(就是对惧怕昆虫的人不太友好)。

△ 1869年,英国日装,via@神猫罗尼休

对于如今我们来说,闪色面料显然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了,打开某宝,轻松就可以买到。网剧《赘婿》里的描述,显然只是编剧组的凭空想象,道具组的勉力为之,不过还可以可以讨论一下仅仅按照剧中设定“用不同质感的蚕丝混制而成”,而不是像闪缎那样采用颜色差异巨大的经纬线交织,能不能做到呢?

△ 网剧《赘婿》截屏

古代没听过,但是现代的确找到一些期刊里提到可以“对蚕丝材料进行改性和功能化”,例如发出荧光的蚕丝,仿生结构色的蚕丝纤维等等,不过目前没见到消费级的量产,只能期待未来。

古代其实没那么玄乎,尤其凭借现代人想象而创造出来的古代就更不玄乎了,很多东西讲透了反而是现代人最习以为常的知识。就……大家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