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26岁妹子爱上45岁大叔!患癌割舌的大叔,开了场3000人演唱会

subtitle
日本设计小站 2021-02-20 10:03

广受欢迎的日本综艺《跟拍去你家》,曾经连续报道了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

被誉为“日本朋克的活化石”,朋克乐队(オナニーマシーン) 的主唱Inoma,因癌症于2019年12月离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去世的那天,死讯一度登上了日本新闻头条。

Inoma所在在乐队本身,在地下时期CD销量就已超过10万张,他的乐队风格叛逆,直接,大胆的展现人性的欲望,甚至连乐队名字直译过来都是“自慰机器”

《跟拍去你家》节目组,通过镜头记录了Inoma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而能让我们在Inoma去世后,还能继续了解到Inoma故事的人。

是Inoma的伴侣,也是他还没有登记的妻子,Hiro。

Hiro说,在和病魔斗争的过程中,直到临终前Inoma都在说:“我不能死”。

许多人在看完了他们的故事后,表示:“这让我不再惧怕死亡”。

26岁普通女职员爱上45岁摇滚大叔

36岁的Hiro,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十年前,26岁的她和许多同龄的女孩们一样,白天当社畜努力打工,晚上约上朋友一起放松。

正如《卡萨布兰卡》中的经典台词一样: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酒馆。 时光流逝,我对你的爱却与日俱增。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朋友看了一场演唱会,在舞台上卖力的表演的,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Inoma。

Hiro看到舞台上的Inoma全身脱光,狂撒用过的纸巾,舞台表演非常热烈,这种怒放的生命力一下感染到了Hiro,她便对Inoma一见钟情。


从那以后,Hiro成为了Inoma的小迷妹,Inoma的每场演出她都不缺席,默默的单恋了Inoma两三年。

后来,Inoma公开了自己的邮箱,Hiro鼓起勇气写了第一封告白信,得到了Inoma回应。

就这样,Hiro追星成功,两个人从粉丝和偶像变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最后升华成为亲密无间的恋人。

虽然有着20岁的年龄差,但是他们也是羡煞旁人的情侣。

他们每到假期就会出去旅行,到了节日便一起看烟火大会。

每到一个地方,他们就会拍下一张合照,照片里的Hiro总是笑得很开心,想必和Inoma在一起的每一天,Hiro都是如此幸福。

好想他们能够一直这样幸福下去,但生命总是充满了未知的变数。2018年,Inoma被确诊癌症。

医生对Hiro说,Inoma最多还能活3年。

将生命燃烧到最后一刻的Inoma

确诊为口底癌后,Inoma的舌头被切去了三分之二,不仅进食变得相当的困难,对一个乐队人来说,无法开口说话,唱歌,内心一定非常的煎熬。

但Inoma面对这一切,依然乐观生活,积极治疗,当吃饭变成一件痛苦的事,他还会开心的说:“我要开动啦”。

即便全身插满了管子,面对镜头他还是那个超会搞怪的Inoma。

虽然用尽全力乐观生活,Inoma身体依旧每况愈下,还出现了很多药物的副作用。

视力下降,身体开始萎缩,脸上也开始浮肿。


无法想象,当癌症已经把一个人折磨到如此不堪时,Inoma却做下了一个决定:他要开一场告别演唱会。

2019年10月22日,在Inoma去世前的一个半月,Inoma开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演唱会,当天座无虚席,3000多名观众为他而来。

大家都在用力呐喊着Inoma的名字,直到Inoma坐着轮椅,出现在舞台中央。


他用尽力气站了起来,对着观众们说“抱歉呢,我还活着,虽然有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人。其实今天只要站在这里就好。”


日站君以为这已经是Inoma的极限,可当音乐响起,他脱掉上衣,拿起贝斯开始用力歌唱的时候,真实的泪目了。

无关年龄,无关疾病,他还是他,还是那个纵情燃烧的Inoma。


Inoma的歌词,就像他要对自己说的话:

“笑吧,笑吧,笑啊。

余命什么的,都是由我来决定的!“

虽然没有舌头,我也要唱。

“笑吧,笑吧,笑啊。

余命什么的,都是由我来决定的!“

演唱会结束后,Inoma的病情急速恶化,医生也下了病危通知书。

不愿服输的Inoma说,绝对不想在医院死掉,于是他坚持出院回家。出院后的几天,便迎来了Inoma53岁的生日,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下,Inoma过了人生最后一个生日。

2019年12月19日凌晨,Inoma的生命燃烧殆尽。

用我的余生来怀念你

Inoma去世的四天后,Hiro和朋友们为Inoma举办了告别式。

在告别式结束回家的路上,Hiro去了趟便利店,买了Inoma生前喜欢喝的酒和零食。

节目组跟着Hiro来到了他们的家,10㎡不到的房间里,Hiro和Inoma一起住了三年。

狭小的房间里被各种医疗用品堆的满满的,走廊还放着四天前Inoma还在使用的点滴架。

在Hiro搬进来之前,Inoma已经在这里住了20年,整个房间里都是满满的关于他的记忆。

做乐队之前,Inoma是一名音乐杂志的编辑,家里有无数的唱片、专辑和CD。

自己做乐队以后,Inoma为了这份事业拼尽全力,周年纪念的CD封面,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自己仰慕的大师帮忙绘画。Hiro说,只要Inoma想做的事情,他全部会拼了命去实现。

最后,Hiro还拿出了一本Inoma的日记,是Inoma在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后开始写的一些记录。

里面有Inoma面对死亡的脆弱,但更多的是他对病魔的抗争:

“希望它是误诊”

“不想死”

“给想着要自杀的人 你的命给老子献上来!!!”

在这个小房间里,Hiro最让难忘的画面,就是Inoma坐在这张椅子前写词,作曲时样子。

她喜欢他,始于狂热的舞台,却陷于最真实的生活,他在舞台背后一点一滴的努力,是她印象最深刻的景象和回忆。


Inoma出院那天她买了他最喜欢喝的酸奶,但Inoma完全无法进食,这些酸奶直到去世都没有打开。

Hiro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丢掉,舍不得啊。”

除此以外,Hiro还保存着她9年前,她第一次去看Inoma演唱会的票根。

以及Inoma最后一场演唱会时穿的套装,而这套衣服,在Inoma去世时,也穿在了身上。

留着和Inoma一样的金色短发,穿着Inoma生前的打歌服。

Hiro用一切方式来怀念Inoma。

Hiro说,从前,Inoma不太常向Hiro表达爱意,在Hiro心里,她总觉得自己爱他更多。

但在生命最后的阶段,躺在床上的Inoma用力的喊了很多次Hiro的名字,似乎一直放心不下她。

Hiro说:“我觉得这是他最后展现对我的爱,他尽力了。”

在过世的前一天,他最后一句话说的,就是H-I-R-O,爱人的名字。

Hiro说:“我们交往的时间,有一半以上他都在生病,朋友也都劝我分手, 不要谈这么辛苦的恋爱。”

但Hiro觉得,即便是这样,和Inoma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很幸福。

虽然Hiro多次哽噎沉默,却始终没有落下一滴眼泪。

我想,一定是因为Inoma的人生态度就是这样,他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教会了爱人,要勇敢,要坚强。

Inoma,我们怀念你。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