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莆仙「五日岁」:两度“春节”的背后,是一段倭寇入侵的血腥史

subtitle
传统服饰 2021-02-16 22:26


上次推送的评论区有人问我还有没有在玩《江南百景图》这个古风游戏,说实话我本来是打算春节写点轻松的继续安排了一些相关的解读文章写作计划,但被春节上线的“倭寇入侵”新功能气得不轻:佛系放置游戏为了提高玩家打开率竟然搞了个逼迫玩家每隔半小时就上线一次的功能,而且是强迫参与的,否则就会被烧成废墟(黑人问号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喜迎新春”的1.4.0版本更新内容

“喜迎新春”的新功能竟然是“倭寇入侵”?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论了,但愿游戏方不会觉得自己这个设计又机灵又幽默。

倭寇侵扰虽然不如大几十年前的日本侵华战争来得令很多人伤痛如昨,但并不表示没留下任何痕迹。如莆仙地区非常特殊的春节习俗“做大岁”或称“五日岁”就源自于四百多年前一次惨痛的倭寇侵占兴化府(莆田地区旧称)事件

明年(嘉靖41年 /公元1562年)十一月陷兴化府,大杀掠,移据平海卫不去。——《明史》
围兴化城匝月……焚掠一空。留两月,破平海卫,据之。——《明史》

嘉靖四十一年十月戚继光等部刚刚结束上一次战役返回浙江修整,十一月有六千倭寇趁虚而入侵扰福建,攻陷了兴化府城(今莆田地区)。

△ 倭寇图卷

倭寇虽然多次侵扰沿海地区,但是攻陷府城却是首次(也是惟一一次),消息传来,朝野哗然。

自倭躏东南,破州县卫所以百计,未有及府城者。兴化故名郡,最繁富,既陷,远近震动。——《明鉴》

而作为第一座被攻陷的府城,又近年关,兴化府城中百姓的命运也可想而知,兴化府被“焚掠一空”,直到第二年的正月才转移到平海卫。

当时六千倭寇中一半护送掠夺来的财物逃走了,剩下三千精壮据守平海卫。人数虽然减少了,但平海卫在半岛上,有天然屏障,易守难攻。明军当时有俞大猷的六千在嘉靖四十二年的二月抵达平海卫,三月戚继光又率了一万人从浙江返回福建,决定兵分三路对平海卫的倭寇发起总攻。平海卫之役最终明军大获全胜而告终,整场战斗速战速决,歼灭倭寇两千多人,解决被掳百姓三千余人。

△ 倭寇图卷

这一场战役也使得当时正面作战的戚继光名声愈加鼎盛,可历史记下的往往只是有名有姓的英雄,而更多的则是无名无姓的百姓。

兴化府城沦陷,城内被焚毁殆尽,百姓伤亡三万多人。整个腊月和第二年的正月,兴化府都在是满城死尸里度过的。直到二月初二,逃亡的百姓才得以回城为死去的亲友收尸,当年的春节也只能在二月初四、初五重新补过。由于农历二月正是农忙时节,又改回正月,就形成了在正月初四初五重新过年的“五日岁”地方特色习俗

除了正月初四初五“做大岁”、重过新年这样的独特习俗外,整个春节周期里莆仙还有许多由此血腥历史事件衍生出来的地方习俗。

“白额春联”,又称“白头联”、“白头春联”,就是在我们常见的春联红纸上留出一条白纸,就是当时家家户户都有亲友过世需要贴白联,补过春节又需要贴红联,于是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表达怀念之情。

△ 白额春联

“探亡日”,由于城中百姓伤亡者众多,初二上门都是为了吊丧,于是就形成了正月初二不串门的习俗。或闭门不出,或踏青出游,总之这一天忌讳走亲访友,登门就是不吉利。

初四初五“做大岁”,有点类似于把除夕和正月初一的流程再走一遍。这个日期似乎略有不同,莆田是初四,仙游是初五,但又有资料上写是初四类比除夕,初五吃线面类比正月初一,所以我也有点迷糊。

△ 线面(看起来很对我口味)

之所以叫做“大岁”或“大年”,是因为他们将除夕视作“小年”。

这里可以说一段插曲,是关于南北方“小年”日期差异这点。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很多电子日历里都会标注南北方“小年”的日期,北方同事就问过我们,我说宁波只有管除夕的前一晚叫作“小年夜”的,并不过日历上的“南方小年”。关于这点我在知乎上也回答过:

因为“小年”本来就是针对【年】这个概念,对应着设立出来的节日,似年而小的,都可以被叫做“小年”。被赋予“小年”定义的,至少有:冬至、祭灶节、元宵、除夕、除夕的前一天等等。

其实我们现在对于传统节日的了解,反而是主要通过一些科普,而信息便捷的后果是使得全国上下都收到了相似度很高的内容,实际上“人类的节日亦不相通”,哪怕是一些大家认知中全中国都应该过同一天的节日。我作为宁波人从小过的都是八月十六的中秋节,本文其实写的“五日岁”其实也是一种非常态的春节。

正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节日的习俗乃至日期存在差异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对于民俗而言最宝贵的恰恰就是这份地方性和独特性。也就是前几天,网上还吵春节能不能吃月饼这件事,但无论是保留至今的地方习俗还是文献史料,一些地方的春节就是有吃月饼的习俗。

北京旧俗就有除夕吃剩月饼的,皇宫都这么吃。到清末还有流传,不算如何奇葩。【太后好佛,亦命茶房煮五香豆,散与太监吃。团圆饼,太后以中秋节供月之月饼,收藏完好。至除夕,命太监切开,盛以银盘,分赏皇上、后妃,名之为团圆饼。】【《燕京岁时记·月饼》记日:“中秋月饼,以前门致美斋者为京都第一,他处不足食也。至供月月饼到处皆有,大者尺余,上绘月宫蟾兔之形。有祭毕而食者。有留至除夕而食者,谓之团圆饼】——via 知乎用户 北风

民俗就像是无字的历史,那些因倭寇侵扰而伤亡的百姓虽然未能在史书中留下名字,但他们流过的血泪却以独特的方式被一代一代地写在了当地的民俗里。

“用最大的节日铭记最痛的历史”,就像那个“白额春联”,露出一截白的红色才格外醒目,既不忘却伤痛,亦不沉溺仇恨

说回游戏本身,我觉得春节和倭寇入侵,相当不配。虽然过去数百年,伤口成疤已淡化,但没事揭它干嘛?虽然游戏方不见得了解地方民俗,但倭寇入侵远不到值得娱乐的地步,搞个啥探险栏目不比这个强?

△ 游戏截图,被倭寇入侵烧成废墟的仓库

感谢阅读,喜欢请记得分享哦^_^

春梅狐狸 传统服饰

脸着地的藏狐,故纸堆里的服饰爱好者

[ 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