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华为转型自救第一步就是养猪,为什么大厂们纷纷钟爱跨界“养猪”

subtitle
经融笔记 2021-02-16 12:28

自2020年年底以来,英特尔、AMD、三星等公司陆续获得了美国下发的供货许可证。就连高通,也重新取得了向华为提供芯片等产品的机会。不过,美方对华为仍有限制,高通目前依旧不被允许向华为供应5G芯片。

不仅仅是高通,联发科也没能取得向华为供应5G处理器的许可证。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华为将出售手机业务”这一传言处于风口之上,尽管华为官方已发表声明进行辟谣,任正非也表态华为永远不会出售终端手机业务,但关于此事的猜测依然未有停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且不论手机业务是否会被出售,从目前的处境来看,华为的手机业务之路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好走。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报告显示》,华为的市场份额排名滑落至第五名,出货量仅有3230万占比8.4%,同比大幅下滑42.4%。

同样的市场格局变化,在其他的研究机构报告中同样有所体现。Counterpoint最新报告显示,2020 年第四季度,华为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全球第六,仅有3300万部,市场份额仅有8%,较去年同期下降41%,环比上一季度下降35%。另外,在 Canalys的报告中,华为更是被挤到了“others(其他)”队列中,没有具体的数据体现。在Canalys给出的全球智能手机排行榜中,分列华为之前的分别有苹果、三星、小米、OPPO和vivo。而在中国大陆市场上,华为(包括荣耀)在2020年第四季度出货量达1880万,市场份额从上一季度的41%下降至22%,而小米、OPPO和vivo等均实现了同比增长,分别增长了52%、23%、20%。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第二季度,华为还首次坐上了季度“全球第一”的宝座,不过,只仅仅维持了一个季度,此后市场份额便一路滑落。

华为手机处境之难,不难窥见。所以,为了自救,任正非首次公开提及华为的“南泥湾计划”,即生产自救,包括在煤炭、钢铁、音乐、智慧屏、PC电脑、平板等各个领域的突破,任正非表示,华为不靠手机业务也可以存活。并表示终端并非只包含了手机,宁可转让5G技术,也不会放弃终端业务。

但是华为面临的困难摆在眼前,不得不寻找新出路。随后,华为机器视觉领域总裁段爱国在网络爆料称,华为推出了“华为智慧养猪解决方案”,宣布华为机器视觉要在智慧养猪上发力,AI能使养猪智能升级。

虽然并没能看到这份文件的细节,但是从曝光者的身份以及可见的信息来看,其实就是机器视觉结合AI人工智能在养殖业的一个典型的应用方案。比如通过机器视觉判定猪猪的行为特征,再由AI来决策对猪猪进行如何的操作,比如喂水或者投食之类的。其基本逻辑就是通过机器解决技术代替了人为的监管,不仅减轻了用工成本,而且可以做到24小时不简单的实时监控和管理。

早在去年10月2020农牧数智生态发展论坛上,华为就发表了《5G引领现代猪场AI使能智慧养猪》的报告。华为认为,未来数据是现代养猪的核心要素,更是养猪智能升级的核心驱动力。从以前以“人管”为主到未来以“数据管”猪场为主,在数据管理猪场的过程中再运用AI技术做更多的科学决策,从而实现养猪的标准化和程序化。华为将通过ICT技术帮助猪场实现智能化养猪,为猪场提供传感器、物联网技术及平台,使数字猪场在现实中得以还原。

简单来说,以前是人养,现在是电脑养。

其实,科技互联网大厂养猪,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当年网易开了个头,后续阿里、京东等其实也都曝出过养猪的消息。最早享受“猪厂”称号的就是网易,丁磊因忧愤食品安全而养猪,在浙江安吉打磨多年后,网易采用的是自营农场模式,以及人性化养殖:黑猪们住在干净整洁的小屋里,吃着液态猪粮,听着音乐。网易云音乐里还有叫做 “网易味央黑猪宇宙大碟”的专用歌单,用来帮助猪群保持天性,放松心情。给外界的感觉的确是“很互联网”。

但网易养猪的真实情况却不得而知,从2009年入局十年来,网易方面并未公布其销量及利润情况,据网易未央官网介绍,其安吉和高安农业产业园年产共约17万头猪,属于“小而美”的规模。一位生猪养殖企业高管分析,网易的未央黑猪肉一公斤要一百多元,一般人吃不起,网易宣称自己的猪是慢养300天,但正常来说,猪的生产周期主要分为3个阶段,哺乳阶段、保育阶段、生长肥育阶段,大概160天到180天左右。不考虑其他的因素,仅是网易的慢养,成本也将大大提升。

其他两个互联网大厂阿里和京东则不经营养猪场,而是通过与养殖企业合作,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不同于网易猪能悠闲地听歌,阿里猪相对而言就比较辛苦了。阿里把运动量作为判断猪肉品质的标准,它们想要的是一头跑了200公里的好猪,而不再是一头200斤的猪。因此,每头阿里猪的耳朵上都有一个专用的身份标识,类似于“微信运动”,可以记录猪走了多少步。如果有哪头猪的运动量达不到,就会被赶到户外去运动。

京东也有自己的特色研发,一套猪脸识别方案,可以对猪进行精准的饲料控制,让它不胖不瘦。刘强东直接成立了“京东农牧”的大项目,并与中国农大、中国农科院等机构深入合作,自主研发并推出集成“神农大脑(AI)”+“神农物联网设备(IoT)”+“神农系统(SaaS)”三大模块的智能养殖解决方案,使得养殖流程实现全面数字化,养殖成本全面降低,效率提高。按照刘强东的规划:他想在1年内将养殖人工成本减少30%-50%左右,降低饲料使用量8%-10%,并且平均缩短出栏时间5-8天。按照这个算法,每年京东农牧智能养殖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产业降低超过500亿元成本。

在百度的养猪解决方案中,养殖户可利用“电子围栏“实时监测猪棚里的异常活动,对猪进行远程监控,还可通过“猪病通”进行猪病识别,筛查疾病、线上问诊,降低集体猪群生病的概率。

除此之外,地产大佬们也纷纷下场养猪。万科、恒大、碧桂园都曾公开招募养殖人才、组建团队,进军养猪大业。

如今,养猪早已变成热门生意,纷纷跨界组CP,但从目前的技术条件和养猪产业的现状来看,尽管AI养猪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实现条件,但真正完成试验并且应用到实际生产,仍需一定时间。

养猪虽是一门古老的行业,但在如今却是处于风口上的生意。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猪肉消费市场,而且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以及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我国的猪肉市场需求还在持续上涨。专家预计,今年我国的猪肉消费总量预计将达到5887万吨。

中国养猪上市公司在2020年迎来了一个丰收年,2020年中国八大养猪上市公司,除温氏股份、新希望和大北农暂时未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其它各大养猪公司陆续发布了2020年度业绩预告,从已经公布的2020年中国养猪上市公司利润预告来看,牧原股份以270-290亿元利润傲视群雄,2020年牧原股份公布的生猪销售额总计550.7亿元,也就是说,牧原股份的生猪销售净利润率在50%左右。上市量紧随其后的温氏股份和新希望暂未公布业绩预告,但是从前三季度来看,温氏股份前三季度利润达到了82.4亿元,新希望前三季度利润达到了54.36亿元,温氏股份和新希望基本上预定了前三名。

不过从2020年的下半年,猪肉价格已经进入下行通道。2018年至2020年这一波疯狂上涨的“猪周期”,主要是由于非洲猪瘟、环境治理强拆猪圈等因素引起的供给下降所导致。而经过了较长一段时间的调整,猪肉的供应稳中有升。进入2021年下半年,生猪产能也将全面恢复,因此,受生猪产能逐步向好发展,猪价趋势性下跌也将成为普遍共识,接下来两年养猪利润下降也是大概率事件。

华为此时选择进入“养猪”赛道,或许已经是“风口尾部”,但不得不清楚的是,华为如果真的选择进入养猪行业,肯定是不得已而为之。可要养好猪,以此支撑企业第二增长曲线并实现自救绝非易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