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杭州失联女童父亲解开曾经谜团:火化时妈妈来过,利用女儿赚钱是胡扯

subtitle
生活报 2021-02-09 17:13

津云新闻讯 “我真正从这事(阴影)走出来,还是这一个多月时间。”见面后,章军感慨地对津云记者说,“最近刚回到家,先陪爸妈过个年。一些东西刚拿回家里来。想振作起来,做点事情。”

2019年7月,杭州市淳安县9岁女童章子欣被一男一女两租客带走后突然失联,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寻人启事)

事件旋涡中的章子欣之父章军,则在事件发生一年半后,接受了津云新闻独家专访,回应事件翻页后尚遗留的几个谜,述说事件过后自己的一些经历。

子欣遗体火化时她妈妈确实来过

2019年7月,警方、社会救援力量联合在宁波市、象山县寻找、搜救章子欣。全国数十家媒体的记者赶到象山采访报道。7月13日中午,疑似章子欣遗体在浙江宁波象山县檀头山岛海域中被发现,等待家属前来辨认。7月13日21时30分,@象山警方在线发布消息称,警方经技术鉴定,确定象山发现的女孩遗体系杭州失联女孩章子欣。

13日下午至半夜,多家媒体记者在象山殡仪馆等候,都没有见到章子欣家属,更没有见到事件前后一直未曾露脸的章子欣妈妈曾女士。

后来,事件过去,记忆慢慢淡化。津云记者后来也是零星地得到消息:子欣遗体火化了……子欣安葬在老家淳安县的公墓里……经常有好心的网友自发去墓地看望、祭奠子欣……

子欣妈妈曾女士到底有没有赶到象山县见女儿最后一面,是媒体记者圈里谈论的一个话题。在此次的见面采访中,章军透露,子欣遗体是被找到一个月后即2019年8月13日在象山殡仪馆火化的。

7月13日,遗体找到后,接到警方通知,家属当天就赶过去进行了辨认。而火化的时间被安排到一个月后,“是政府安排的”。

章军把这个时间通过微信提前告知了曾女士。

8月13日上午是火化的时间。曾女士出现在了象山殡仪馆。

“她从哪里赶过来的,我也不知道,没问她。不是与我们一起去的。她自己直接赶到象山。”

章军这边,去了两个人,他和姐夫王辉。章军和曾女士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见了面,点了下头。似乎就这样。”

火化后,子欣妈妈曾女士表示出让她来抱骨灰盒。章军没让。

三人一车,从宁波市象山县自驾回到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王辉驾车,章军一路抱着女儿的骨灰盒。

回到淳安家里,曾女士没有住章军家,住在外面宾馆里。

第二天,14日,搞了仪式,章子欣安葬在淳安县公墓里,没有葬在村里的墓地。章军说,两处距离其实差不多,公墓那边反而自己开车去快一点,可以经常去看望一下;村里墓地那边,家里果树都在那,爸妈平常去管理、采摘,经常看到,怕老人心里受不了。

安葬时,曾女士也去了。然后,她离开淳安,之后,没有再联系。

子欣的墓地采用的是生态安葬——树葬。“网络上有网友说我选择树葬,领了补贴,还利用女儿赚了钱,这都是胡扯,没有的事。”

后来,章军将女儿的墓换成了单穴墓,交了费用6000元。墓移动了,章军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图片。

(网友自发看望祭拜子欣,章军发的朋友圈)

有许多好心人自发到子欣墓地看望、祭拜,2020年,清明节,4月3日,他到墓地,发现女儿墓前放满了鲜花等许多祭品,为此,他拍了照,发到朋友圈,表示对大家的感谢。

扎在心里的两根刺

事件发生后,有许多网友指责子欣的爷爷奶奶、指责子欣的父亲章军。

章军告诉津云记者,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事情上有责任,他也看到自己爸爸妈妈两位老人内心的愧疚和后悔,但他从没向两老人说过一句重话。他怕的是,唯一女儿去世了,妻子离开了,万一老人心里承受不了又出事……

章军读过两年职业高中。曾女士是从重庆大山里出来的,初中毕业,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因她表姐在杭州打工,她也到了杭州。当年,章军与她在同一个小厂打工,相恋结婚,生下女儿子欣。子欣4岁之前,都是由曾女士在章军家里带的。后来,章军到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打工,曾女士带着女儿也过来。2015年,两人感情出现了问题,经常吵架。那年,一次很严重的吵架之后,曾女士彻底离家出走,章军有半年时间,在绍兴一边打工,一边接送女儿上下幼儿园。他也曾经试着找过几次,想和曾女士和好,但都没有成功。

对两人感情发生变化的原因,章军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出轨,我没有出轨,她那时也肯定没有别的男人。”

曾女士的爸爸、妹妹、堂哥都在广东打工,曾女士离开浙江后也去了那边,章军去找过一回,让她看在女儿的份上回去和好,被多次拒绝。这种章军心里扎下了一根刺。

后来子欣失联事件发生后,因为两租客也是广东人,有网友推测可能背后是曾女士所为,章军当时看到这个说法后就予以了否定。

后来,朋友介绍,天津那边有份工作。章军从广东回来后,就去了天津。

女儿子欣失联前一个多月,长久不联系的曾女士突然主动加了章军的微信,就是提出离婚。

章军开始时不同意,还是想和好。但曾女士称她觉得两个人已经不太可能回到从前。见对方已经对这个家没有感情,章军后来在微信里就答应了她,但提出自己在天津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于是双方约定在2019年7月8日那天一起去淳安县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人生如戏。同一时间,这边章军夫妻俩约定7月8日到淳安办离婚手续,那一边,两租客开始出现在章军村子的山脚下,开始与章军的女儿、章军的爸妈接触。

2019年7月4日早上,章子欣被两租客带走。

(被带走的章子欣和两名租客)

7月8日上午,章军与曾女士依约来到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前,章军、章军姐姐还最后一次劝了曾女士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但曾女士还是坚持要离。这在章军心里扎下了第二根刺。

章军告诉津云记者,女儿遗体火化那天,他坚持不让前妻抱骨灰盒,多少与自己心里的两根刺有关。

7月8日,办完离婚手续后,曾女士与舅舅返回重庆老家。章军与姐夫王辉开始驾车往宁波赶。7月10日,王辉给曾女士发了一些寻找搜救章子欣的视频资料等,曾女士才明白女儿出事了。

2019年8月14日,章子欣骨灰安葬后,章军与曾女士之间,再未联系。

这次与章军见面采访,津云记者让章军在手机上找找前妻的微信。他找了半天,然后称:“四五千个微信好友,真找不到她了。而且,她自己可能也改了微信昵称。”

曾经几个月无所事事 振作后做花卉电商

事件已经过去一年多。当初,章军家向警方报了案,警方也成立了专案组。最后一直到现在,警方没有向章军家送达过关于此案的任何正式结案或结论报告。章军自己的理解,也许,警方的相关通报,就是最后报告了。

章军还是很思念女儿,他说,子欣这人从小很好讲话、很大方、很易与人相处,自己家里有什么好东西,她很喜欢与人一起分享甚至赠送给别人;别人对她好一点,她就会对人家特别好,对人不会有防备心理。所以,她平时就很招人喜欢。

章军还谈到,子欣从小特别喜欢游泳、喜欢大海。2018年,他在天津工作时曾带她到北戴河玩,她下去游泳后都不想再上来。

章军犹记得,自己与女儿章欣的最后一次通话,最后一个电话:2019年7月7日中午,电话里的子欣的声音没有害怕或者惊慌,只是难掩失落,“我(今天)回不来了。”

她真的回不来了,再也没有回到淳安千岛湖边村里山上的那个家。

案件结束了,事件慢慢淡化了,章军却一直沉浸在事件的阴影里,有了心理创伤后遗症。他没去找心理医生,也没有去找人聊天开导疏导自己,更没有与爸妈聊这方面的话题,他把所有的心理压力一个人扛了,所有的话、所有的想法都闷在心里。

“就在家里坐着、躺着发呆,起码发呆了整整四五个月吧。”

还好,看手机、玩微信时,因此事件而结识的数千好友、网友,经常会开导他、鼓励他。

发呆了几个月后,他开始帮爸妈管理果树、在微信上卖自家山上种的各种水果、茶叶和土特产,也借此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

2021年年初,他慢慢想开了,终于想到事情已经发生无可挽回,但该过去的还是得让它过去,该翻页的还是得翻页,自己还是应该振作起来,爸妈已经开始老了,自己得把这个家扛起来,开始新的生活。

1月20日,他从有关部门批了营业执照,开了一个“淳安千岛湖欣梅食品商行”。经营范围许可项目中,除了食品经营外,还有花卉销售、水果零售、互联网销售等。

但他后来还是计划以兰花、梅花等花卉电子商务为主要方向。为此他将商行名称取名“欣梅”。其中,“欣”是为纪念自己的女儿子欣。

他经常到山上寻找各种野生兰花进行培植,也到别人那里取梅花苗木自己培植。

开始时,他将兰花、梅花苗木运到杭州市郊区摆地摊售卖。这几天,他有了新的想法,在抖音上注册了商家账号,注册时抖音按照他的营业执照,系统自动取名他的抖音号为“淳安千岛湖欣梅食品商行”。一些网友也很支持他,目前关注他抖音的粉丝已经有200多人。

(章军的抖音)

2月4日晚上,他将苗木运回了淳安老家。他计划春节后就在家里通过抖音、微信做花卉苗木的电子商务。

(章军在自己家门口管理培植的兰花)

最后,章军说,他想通过津云新闻,向2019年章子欣失联事件发生后帮助过他的所有警方人士、社会救援队(象山县9支民间救援队)、找到子欣遗体的象山石浦的船老大、所有关注关心此事的网友,表达一下他诚挚的谢意。

转自:津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