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这一生,爱情、婚姻和事业,都需要经历这三个阶段!

subtitle
天空永远蔚蓝 2021-02-06 22: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觉得,人这一生,无论是爱情、婚姻、家庭,还是事业,至少都需要经历三个阶段:自我——协作——自我。

前者自我,更多的是一种自我成长与完善,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同时,也知道要如何做才能成为那样的人?

然而,我们却总会定力和功力不足。具体表现在:短期主义、侥幸思维、三分钟热度、缺乏耐心,甚至跟风盲从、浮躁攀比。

于是,走着走着,就忘掉了自己的初心,轻则随波逐流、降格要求,重则全盘否定、推倒重来。最终导致,东一榔头西一锄头,甚至邯郸学步,完全迷失了初心与自我。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漫长的自我觉醒过程。然而,却有相当一部分人在这条觉醒的路上,被死死地卡在了中间,既上不去,也下不来,最后变成了与世格格不入的“怪物”。不但难于上升到更高的层面,而且连自己都会变得特别陌生和迷茫。

就拿择偶来说吧。

其实,很多人在心底里,都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应该看重对方哪方面的性格与条件,更适合什么样的人,哪怕是宁缺勿滥……然而,在具体的挑选和寻找过程中,他们却总会不知不觉地忘掉自己最初设定的目标,被外界的浮躁同化,从而对爱情和对象产生一些简单、粗糙、非理性的想法与要求,甚至意淫。

恕蔚蓝直言,我们绝大多数爱情和婚姻的过来人,都是在这样一种看似自然,实则非常无可奈何的状态下,不由自主地走上了一条“既攻不下新阵地,又守不住老阵地”的流俗、迷茫摇摆之路。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不胜枚举。它所能带来的后果就是,轻则,所选之人并非自己所爱之人和适合之人;重则,只能囫囵吞枣,在爱情和婚姻上打过过场,甚至终身不敢娶、不敢嫁和不敢爱。

所以,我始终认为,所谓的择偶和爱情,以及爱情是否能高品质、高保质地走向婚姻,真正能起作用的,往往并不是当事人的自有条件和精神追求,而是他对未来的坚定,以及面对自我情绪和外界影响时的定力。

再重点说说婚姻吧。

现代婚姻,90%以上都是通过自由恋爱、自由婚姻和自由选定结合而成的。所以,只要两个人能领证,结婚住到一起,十有八九都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或者至少曾经有过那一段心动和美好的时光。

也就是说,在结婚之前,男女双方其实都是经历过一番自我觉醒,和一段共同成长的过程的。即,他们都已基本上完成了,我所说的“自我——协作——自我”当中的第一个“自我”过程。

这里,除了有些人会犯一些我前文所说的择偶错误之外,但婚姻三到五年后,绝大多数夫妻却还是会进入到下一步的“协作”过程(当然,爱情也需要协作)。

什么叫婚姻的协作过程?说得通俗一点,叫磨合;说得专业一点,叫婚姻秩序的建立与维护。

但恕蔚蓝直言,我们有很多的夫妻,虽然看似完美地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自我”过程,但真正步入婚姻后,却怎么样也搞不好婚姻的协作。

为什么搞不好协作?其实,并不是他们不够好,也不是他们不够努力,而是存在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前阶段的“自我”,虽然完成了,但质量并不高。

其二,现代社会,培养出了一大批“高度自我,却极度自私的人”。这种人,本来就不适合婚姻。

换句话说,这类人对于婚姻的想法,本来就是索取大于付出的。

他们为什么要结婚?目的就是,能有个人无条件地对他好。他能从对方身上,得到更多的生活便利和精神依赖。而不是,也愿意牺牲自己,通过共同的努力,让彼此都一起变得更好。

千万别小看了这一点点的小差别。在现实的生活中,它们往往有着最本质的维度上的差别。前者是以自我为中心,后者是以“我们”为中心,它们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对婚姻,有没有长效、稳定的协作配合精神。

这样的协作精神,不只是体现在婚姻上,人生的方方面面,它都无处不在。我们所说的,市场繁荣、团体运作和商业环境,莫不如此,能初步决定它维度高低的,往往就是有没有协作精神。

说完了协作,再简单地说说这最后一个层级——自我。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我们这里所说的“自我”,其实与前阶段所说的那个“自我”,完全属于两个不同的层级。

前者,是自我认识、自我觉醒、自我成长。但后者,却是自我认定、自我完善、自我松绑和自我腾飞。

当然,这都是建立在高质量完成了前者自我和协作之后的。它们三者的关系,说得形象一点,就好比是妈妈给了一大碗豆子。虽说是豆子,但豆子里面却还夹杂着芝麻,同时还有大豆子、小豆子、残缺的豆子和腐烂变质了的豆子,甚至是灰尘和土渣。

我们要如何顺利地得到自己想要那部分好豆子?首先,我们必须知道,它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我们需要哪些东西?具体的步骤要如何进行?这一步,就是我们所说的前期“自我”。

前期评定完成后,下一步,我们就要精挑细选了。要如何才能高速有效地挑选出自己想要的那部分东西?显然,我们需要去比对,需要有方法和策略,需要有一贯的方法与目标,需要脑子、眼睛、手以及各种工具间的共同协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高质量地完成这项工作。这一步,就是我们所说的协作。

然而,光把豆子挑出来了还是不行的,我们还需要保证它们在有效的时间里派得上用场,需要权衡时间成本,对于那些非主流的芝麻和其他杂质,要能结合自我的需求和价值,给予非保守性,但却具有实用性的去除,从而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其他更多更有意义的事情。那么,这一步,就是我们所说的后期的自我。

这三者的关系,说得再形象一点就是,前期的自我,就好比是做加法,而后期的自我却好比是做减法,但中间的协作过程,却好比是做四则混合运算。一早各种忙碌,来不及文章。以上内容,只是随想随说,并不成熟,权当一种聊天和分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