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视频号让抖音急了?

subtitle
企鹅生态 2021-02-03 09: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自腾讯科技)

曾说好不撕的字节跳动与腾讯终究还是开战了,以字节跳动起诉“微信QQ限制抖音分享是垄断”并索赔9000万为开端,腾讯又反诉抖音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这场颇有当年3Q大战风格的口水仗,在距离农历春节还有一周多时,瞬间聚焦整个科技行业关注度。

也与3Q大战一样,不管如何在口头表述上去占据道德高地,冲突的根本原因还是商业与产品生态冲突。抖音选择在春节前突然发难,在[企鹅生态]看来,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腾讯终于立住了一款有希望与抖音匹敌的短视频产品——视频号,而抖音显然对此有些着急了。

在抖音突然开战前十几天,微信负责人张小龙在1月19日微信之夜上将大部分时间用来布道视频号,虽然公关部摁住没公布视频号的最新数据,但明确视频号已解决“生死问题”实现流量循环,并将视频号举高到微信的未来方向,就足以吸引抖音和其他平台的众多内容创作者。

用户数据与使用时长方面,微信官方没有公布数据,但大多数报告和预估都认为视频号的平均日活已超过3亿,这距离抖音自称的6亿日活有距离,尤其是使用时长的差距更明显,但一年时间实现3亿日活已经称得上成功了。

新华社的视频号与抖音对比,视频号的点赞量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

这是在视频号本身内容供给明显不足情况下的数据,随着视频号引入更多娱乐内容并跑通商业循环,其用户量级和使用时长继续成长是可预见的。事实上,视频号的娱乐内容供给不足,对抖音平台的内容创作者来说是个明显的红利。

视频号上表现不错的娱乐内容在两端的对比

抖音从没正面回应过视频号,以腾讯的固有风格,也不会说视频号与抖音是竞争产品。但实际情况是,双方就是在满足用户同一个需求,争夺同一部分内容创作者,视频号未来进入商业化,双方还要争夺同一批广告主。

在短视频大盘用户等同于移动互联网大盘用户的情况下,用户在视频号上多看一分钟短视频,就会在抖音快手等产品上少看一分钟短视频。纵然对自身产品理念和目标用户可以有千般解释,但视频号和抖音归根结底还是很直接的竞争关系。

因此,不管是视频号实质上的日活和使用时长,亦或创作者群体中愈发强大的声势,这些都足以让抖音焦虑。而且视频号还有另外一个独特的优势,就是能够在中国用户最大的社交网络中实现流量循环。

抖音是在中国第一次短视频大战后崛起的,如果说国内第一次短视频大战留下什么经验的话,就是能够实现在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流量循环者会最终胜利。这是当年美拍与秒拍的故事,蔡文胜的美拍本来是第一次短视频大战的胜利者,但当微博扶植自己的秒拍并掐断美拍的传播路径后,美拍迅速失去了活力。

当年美拍与秒拍的真正决胜点,其实就是在微博的态度

当同一短视频内容,在微信上可以实现社交互动和分享,而在抖音上只能靠算法推荐时,创作者和用户自然会倾向于视频号。这个优势是日积月累的,并不断在社交网络中往复循环。这也是抖音这次公开起诉腾讯的最重要依据,即视频号能够畅行在微信中,而抖音不行。

从目前情况看,抖音用户和创作者流失到视频号不存在壁垒。大多数短视频用户根本不在意在什么平台消费短视频,甚至可能都不太看重到底在消费什么短视频,能图一乐就可以了;至于创作者,一稿多投从来就是常态。

所以不难发现,纵然口头上可以占据道德高地,但从抖音的发难点就很容易发现,抖音起诉腾讯的原因,大概还是对视频号的焦虑。只是一纸诉状制造声势自然不难,但在商业与产品竞争上大概也很难提供什么助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