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广汽集团:浮夸宣传涉嫌误导 文字游戏难掩经营颓势

subtitle
今日财富杂志 2021-01-27 08: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朱玥明

编 | 宋 鸿

1月26日,新华每日电讯发表评论文章《不实宣传、安全事故,警惕新能源汽车行业浮夸炒作风》,就宣传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广汽集团(601238.SH,2238.HK)新电池的案例。

由于大肆宣传公司搭载的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充电8分钟续航1000公里”涉嫌误导市场,广汽集团受到了学界、车界和投资界的质疑,公司股价在1月15日涨停后迅速掉头走低,截至1月26日收盘,A股报收11.18元,港股报收7.72元,均低于1月14日收盘价。

广汽一顿操作猛如虎将市场胃口吊起,又迅速跌下,投资者们深感“被忽悠”,加之业绩接连下滑,高度依赖合资,自主实力不强,现金流出加剧等问题,让2021年初的广汽炸开了锅。

1

新电池浮夸宣传被制止

关于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的技术应用进展情况,上市公司广汽集团没有通过正规的信息披露,而是先后借由宣传海报和董事长论坛发言介绍,透露看似惊人的结果:

自家搭载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的车型8分钟可充满80%,NEDC续航1000公里

1月16日,广汽董事长曾庆洪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上述制造的生产成本降低90%以上,且广汽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已进入实车测试阶段,初定今年9月可以批量生产。

该说法随后遭到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打脸”:“如果有人说,他的电动车既能跑1000公里,又能几分钟充完电,而且还特别安全、成本非常低,大家不用相信,因为这在目前是不可能同时达到的,这方面近年来没有大的突破。”

1月17日,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回应“打脸”事件,称欧阳明高的意思应是:既要1000公里,又要快充,还要便宜,是不可能的,并特别提示成本“便宜”的问题。

“今年广汽埃安1000公里续航车肯定要出,但成本不会低,快充也肯定要出。8分钟充满1000公里理论上可以,电池能承受,但要解决配套充电桩问题。过去的技术,就算有充电桩,电池也无法承受,大家要科学地对待技术的进步,不能把技术问题和推广运营混为一谈。”古惠南表示。

而直到1月18日广汽集团发布《关于相关技术的说明公告》,市场才真正搞明白事情真相:“续航1000公里”和“8分钟充满80%”不是同一项技术,且不是搭载在同一款车型上。

根据公告,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与长续航硅负极电池已按计划开展实车测试,并预计于本年内分别搭载在广汽埃安现有 AION V 和 AION LX 车型上;但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的普及有赖于国家超级快充相关标准的发布和高功率超充设备的建设进展;长续航硅负极电池的普及受电池总成本、消费者接受程度的影响,市场需求具有不确定性,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不过,有观点认为,石墨烯基是将石墨烯材料用作导电添加剂,其本质仍是锂电池,虽然工艺有较大突破,但非全新技术。至此,石墨烯电池悬案回到原点,结论和欧阳明高说的差不多。种种争议背后,新华观点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过度宣传”、炒作歪风隐现,一些不良趋势值得警惕。

2

“两田”苦撑,整体营收不利

有观点认为,广汽将割裂的概念拼凑,给资本市场提供炒作题材,噱头大于实质。《今日财富》杂志发现,在新能源汽车爆发的2020年,广汽的股价表现平平,直到去年10月下旬才有点动静,而本次宣传之前,广汽集团刚刚披露了公司2020年4-12月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

根据记录,公司2020年密集接待多家机构,谈论包括公司2019年财报,大自主亏损情况,各投资企业收益变化;疫情恢复情况和产销数据;新一期股权激励计划,对业绩利润指标的设定考虑;在软件、人才和体制上等方面与新势力车企的差距及转变;在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方面的布局,对大自主产品的规划;以及广汽新能源分拆上市的可能性和考虑等等。

只是,相比宣传的宏伟,公司实际运营欠佳。根据Wind资讯,2019年、2020年前三季,广汽集团归母净利润分别是66.18亿元、50.02亿元,依次同比下降39.3%和21.04%。依照产销快报,2020年1-12月,广汽集团完成销量204.38万台,同比下降0.89%。其中,广汽丰田销量同比增长12.17%,相比2018年31%和2019年18%的增速水平下降显著;广汽本田销量同比增长2.65%,相比2018年和2019年的增速也在下降。

“两田”之外,2020年,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销量4.05万台,同比下降45.18%;广汽三菱销量7.5万台,同比下降43.62%。除上述两个合资品牌,2020年,广汽乘用车销量为204.03万辆,同比下降了0.88%。

此外,公司现金流出加剧、研发费用大幅下滑等问题也十分明显。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广汽集团经营现金流分别净流出12.68亿元、3.81亿元和73.7亿元,筹资现金流分别净流出24.74亿元、23.25亿元和34.18亿元,整体现金净流出92.46亿元、75.01亿元和92.77亿元,账面可用资金持续下降。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研发费用6.38亿元,同比去年大降43.28%。

业内认为,目前广汽集团虽收入不菲,但自主品牌盈利羸弱,整体下降趋势明显,总体“大而不强”。至于产品和经营的诸多问题,《今日财富》杂志多次联系广汽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