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身家300亿的河北邢台首富:做过服务员,两个月前被立案调查

subtitle
市界 2021-01-27 07:0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年近古稀的靳保芳已经在500多公里之外的山东平度留置两个多月了。如果留置时间不延长,靳保芳或许可以在春节前回到邢台,与家人团聚。

去年11月8日,晶澳科技对外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靳保芳被平度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留置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延长一次,延长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实控人出事并没有让晶澳科技受到多大影响。尽管在靳保芳出事那几天公司股价连续跌停了两次。但一个多月后的圣诞节,晶澳科技股价再次创造历史新高。

1月24日晚间,晶澳科技还宣布,公司计划在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100亿元建设电池和组件项目。

如此看来,离了靳保芳的晶澳科技确实还运转不错。在这背后,河北农村出身的靳保芳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中国硅王”与邢台首富的?又是怎样缔造了自己稳如泰山的“光伏王国”?

01 3岁丧父,做过服务员和厨师

1952年,靳保芳出生在河北宁晋县一个农民家庭。

“我3岁就失去了父亲,跟着母亲一起成长长大,孤儿寡母,这种家庭的艰辛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靳保芳曾对外讲述了自己的成长故事。

1970年,18岁的靳保芳在宁晋县一个服务公司参加了工作。他当过服务员也当过厨师,不怕脏、不怕累,别人不愿干的活、不想做的工作,他积极去做,“我曾经一天蒸过2250个馒头,当时没有机器全凭两只手,我也曾经烙过450斤面的大饼。”

因为初中毕业才参加工作,靳保芳在公司里也算是个文化人。工作之余,他经常帮着单位办板报、搞宣传,获得了领导的信任和同事们的好评,也因此被推荐上了中专学校继续深造。

中专毕业后,靳保芳被分配到县农机局上班,办事员、打字员、通讯员、办公室主任,有什么活,他就干什么。

1984年,宁晋县农机公司效益不好,濒临倒闭。靳保芳主动请缨担任农机公司经理,历经8年的努力,他把一个面临倒闭的单位搞成了全国农机系统的一面旗帜。

在农机公司的表现,让上级部门看到了靳保芳的实力。1992年,靳保芳被调任县电力局党委书记、局长,寄希望于这个40岁仍意气风发的中年人,来拯救这个贫困的小县城。

02 下海经商,“多顾茅庐”引人才

据《河北日报》此前报道,上任后靳保芳开始推动人事改革精简员工。为给精简下来的人员找口饭吃,他开始做各种尝试,但都不太成功。

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靳保芳听说河北工业大学有个用“中子嬗变掺杂直拉硅”技术生产单晶硅的项目,这种产品可用于二极管、集成电路和太阳能发电,已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和国家专利。

搞单晶硅需要有巨大电能作保障,而这正是自己的强项,这让靳保芳感到兴奋。

为了请来这个高大上项目的负责人、时任河北工业大学半导体材料研究所副所长任丙彦教授,“我不知多少次跑到天津、跑到河北工大,正是这种“三顾茅庐”甚至“多顾茅庐”的精神感动了他。”

利用任教授的技术,县电力局办起了晶隆半导体厂。从此,靳保芳开始与光伏结缘。

有了人才跟技术,没有先进的管理机制,企业还是做不好。1997年,县电力局拿出晶隆半导体厂的一半资产,与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硅片供应商——日本松宫半导体技术株式会社合资建起了宁晋松宫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

这让晶隆半导体厂成功实现了借力借势发展,从而走向全国。

在此期间,随着国家电力系统实行副业改制,2003年,县电力局实施主副业剥离,由职工出资购买了晶隆厂的全部国有资产,改制组建了晶龙集团。靳保芳不久后卸任电力局局长一职,投入经营晶龙集团。

此后,晶龙集团又引进中国太阳能产业第一人——澳籍华人、经济学硕士杨怀进。在加入晶龙集团之前,杨怀进已先后参与创办中国太阳能光伏行业最早的标杆企业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与中电电气(南京)光伏有限公司。

2005年,杨怀进促成晶龙集团与澳大利亚光电科技工程公司、澳大利亚太阳能发展有限公司的三方合资,成立了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并引来一批海外博士。

两年后,晶澳太阳能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挂牌,成为河北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主板成功挂牌的高科技民营企业。

03 借壳回A后市值大涨,靳保芳身家超300亿

2010年,作为当时坐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单晶硅生产基地的晶龙集团,电池出货量达到1.52吉瓦,产能达2.5吉瓦,稳坐全球最大电池出货量的头把交椅。

然而,2011年到2012年间,全球光伏市场和行业格局悄然生变,美国与欧洲在光伏行业实施的“双反政策”,让国内企业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晶龙集团由此踏上转型之路,停止电池业务的扩展,大力开拓下游的组件业务,并进军光伏电站服务领域,不断延伸自身产业链。

2013年,随着我国补贴政策的相继出台,光伏产业逐渐缓过神来。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不友好”与A股光伏市场的火热。让多年前抢滩登陆美股的大量企业心生羡慕。

从2015年开始,晶澳太阳能启动了私有化。2017年11月,晶澳太阳能宣布与晶澳控股等达成了最终协议。上市公司以3.62亿美元的全现金交易方式被收购且实现私有化,买方为晶澳董事长兼CEO靳保芳及其所控股的晶龙集团。那一年,晶澳太阳能光伏组件总计出货7501兆瓦,全球排名第三。

“10年前,晶龙旗下的晶澳太阳能在美国上市,当时我们融资了10亿美金,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保障。但是现在,我们的品牌在美国已经没有融资功能了”靳保芳彼时曾对外表示晶澳太阳能决定要回归国内。

2018年7月17日,晶澳太阳能正式从美股私有化退市。1年后的2019年11月,晶澳太阳能通过借壳天业通联(现为晶澳科技)实现A股上市。

截至1月26日收盘,晶澳科技报41.50元,较2019年借壳后上涨2.8倍,市值也从美股退市前的24亿元猛涨至662亿。持股47.71%的靳保芳身家已达316亿元。

(作者 |王帅国 编辑 | 朗明)

市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赞

河北王文学首富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