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雪琴:要么冒犯别人,要么冒犯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距离吴亦凡首次回应李雪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两年间,李雪琴经历了两次爆红,第一次是运气带来的热点事件,她来不及反应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第二次则是稳扎稳打,让观众看到了来自铁岭的脱口秀天才少女。可被网友誉为“追星锦鲤”的李雪琴至今没有感受到成就感,而是带着不适和不安初入名利场。

统筹_本刊记者 邱致理 采写_特约记者 刘梦妮

视频_本刊记者 钟俊豪

《欢乐喜剧人》新领队

“还没找到成就感,

但愉悦感来自观众的笑和掌声”

李雪琴陷入了一种“自我审查”模式,不仅是对脱口秀段子的自我阉割,更是每一个问题的反复斟酌,“这你播不了”“播了互联网上就没我了”。她吐槽问题难回答,不顺着记者思路走,思考回答的时间平均在5秒以上……与台上的思维敏捷相比,采访中的她更谨慎小心,可一旦提到感兴趣的事,便会变成普通的95后女孩,一个在包饺子时候和你一起唠嗑的东北老妹儿,随时逗笑工作人员。“尽管有几千个观众为我笑,我还是在意那个唯一不笑的。”正因如此,如今的李雪琴尚未找到成就感,她将愉悦感建立在观众的反馈上,但也没那么拧巴,“有些观众是真的逗不动。”

逗笑观众,是她创作的底层逻辑,更是她焦虑不安的来源。在《欢乐喜剧人》第七季首期播出后的第二天,她三次向记者提到了节目组将她精心设计的梗删剪掉的事情。首期节目,作为领队的她回到了家乡铁岭,站在了以二人转见长的刘老根大舞台上,上台之前的她感受到了“近乡情怯”,“我从没有这么紧张过”。李雪琴本来对自己的稿子颇有信心,可就在录制前一晚,她坐在观众席,看着台上的演出和观众的反馈,一下子慌了,“我这篇稿子是废的,那些包袱不适合二人转舞台,于是连夜重写了一篇,改得面目全非,所以真正表演那天的稿子很仓促。”可即使这样精准把握到了观众笑点,她仍旧抱有遗憾,“我最精彩、全场效果最好的被剪掉了,连宋小宝老师也给了表扬”,问及是否难过,她顿了顿,似是安慰自己,“可能它只适合在刘老根大舞台呈现,至少我保住了现场。”

每次只睡三四个小时

“每次化妆我都会睡着,整个人都是肿的”

2020年12月20日,李雪琴在某典礼台下看着吴亦凡表演时的神情,被无数追星女孩转发,纷纷表示“小说成真”“追星锦鲤”“热泪盈眶”。随后,她发出了自己和吴亦凡的合照,至今还在她的微博置顶,幸福之情溢于言表。2020年,李雪琴凭借在《脱口秀大会》上的精彩表现彻底“出圈”,脱口秀、上综艺、出单曲,商务应接不暇的同时,她也“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获得了南都娱乐“十大年度人物”、时尚先生“年度热点人物”称号。

北大毕业的李雪琴打破了大众对于东北喜剧低俗的刻板印象,金句频出的她被称为“人间清醒”,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成熟,但提到吴亦凡、朱一龙时,不仅声音变轻,满口的东北味还会变成台湾腔,脸上露出小女孩般的羞涩,眼睛里闪烁着憧憬的光。

初入名利场的李雪琴显得有些局促,在颁奖礼现场不敢主动与感兴趣的艺人碰杯交谈,不敢主动要明星微信,时刻保持着社交的尺度与礼貌。但这样的她却感受到了来自大明星们的善意,一起做直播的杨幂会主动帮助她cue流程,缓解她的经验不足;坐在她旁边的陌生人朱一龙会主动向她“say hi”,提起此事的李雪琴,歪着头,两颊微红,满口的大碴子味瞬间转换成了台湾腔。李雪琴正在努力适应名利场的工作节奏,睡眠时间被压缩到了三四个小时,“每次化妆我都会睡着,整个人都是肿的”,李雪琴对着镜头,毫不掩饰地张大嘴,打了一个长达八秒的哈欠。

做讲故事的人

“我从来没觉得东北喜剧往下走过”

一直以来,“北大高材生”的标签伴随着李雪琴,学霸思维和长期培养的学习能力让她清醒认识到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2019年,“喊话吴亦凡”的热度消退,李雪琴找到现在的老板谢哥,打算与他共同创业。面对未来公司的发展,李雪琴用一句话打动了谢哥,“提起东北网红,基本就是老铁666、铁锅炖自己、裤裆放鞭炮这些。我们有没有可能做一些内容,去和全国的网友说一说其实东北人并不是这样。”

直至今日,言语之间都能看出李雪琴对于东北文化和东北人的认同与骄傲。近年来,“东北文艺复兴”反复被提及,以双雪涛、班宇、郑执为首的东北作家是李雪琴羡慕的对象和创作灵感来源。在阅读完郑执的《仙症》后,她获得了创作灵感,“我特别喜欢东北作家,他们写严肃文学,但又带着喜剧和荒诞。他们比我大十岁左右,刚好可以把自己对东北的记忆做得成熟,又可以用被更多人理解的方式呈现出来。”李雪琴希望十年后的自己也可以拥有这种讲故事的能力,从熟悉的记忆中找故事,从垂头丧气的生活里找乐子,不去讲深刻的大道理去说教别人,“我一讲道理就严肃,不好笑,除非我能把它讲好笑了,否则轻易不讲。”

南都娱乐×李雪琴

“支撑工作的是挣钱,
愉悦感是让我在台上站住的力量”

“喜剧人”领队

“领队就是领着,让他们对就行了”

南都娱乐:在《欢乐喜剧人》第七季中担任领队角色,这个角色的主要工作是什么?会给他们一些鼓励吗?
李雪琴:
(开玩笑)领队就是领着,让他们对就行了,不是培养,是陪好。我看他们都不咋需要鼓励,我瞅都挺好,都挺放得开的。

南都娱乐:录制过程中印象深刻的事?
李雪琴:
昨天我们几个都说张大大唱歌跑调,但张大大死不承认,最后我们输了,就跟他说,你没跑,唱得特别好。

南都娱乐:在节目中和宋小宝、岳云鹏等人交流,有获得新的创作灵感吗?
李雪琴:
有的,我站在二人转的台上就有了灵感,想了一个关于洗澡的段子,结果被剪掉了。

南都娱乐:本季有秦霄贤、熊梓淇、李艺彤等组成的“欢乐人”,有给过什么建议吗?
李雪琴:
没建议,也没鼓励。这两次学习我也是门外汉,我也没整过,不知道怎么能给他们鼓励。我看他们都不咋需要鼓励,我瞅都挺厉害,挺有经验。

南都娱乐:那你比较看好谁呢?
李雪琴:
每个人每一次的表现都不太一样,你无法预料到谁好谁不好。我还挺期待李艺彤,很难在国内见到长得特别好看的喜剧女演员,李艺彤是西安人,有那种憨憨的劲儿,她要是能把自己的优势和掌握的分寸结合起来应该挺好的,但她最近有点崩溃沮丧,没表现好,但其实她挺喜欢,也放得开,希望她能找到合适自己的输出方式和节奏。

南都娱乐:第一期节目你回到铁岭,面对自家观众是什么心情?
李雪琴:
比在任何地方都紧张,他们是我老乡,对我有期待,所以特别难。而且刘老根大舞台,大家看的都是翻跟头之类的,我想适应大舞台的节奏,就不停改稿子。

二次爆红

“自信上涨了,不自信也同比例上涨”

南都娱乐:这两次爆红心境有什么不同?
李雪琴:
红的原因不一样,第一次是因为热点事件,第二次是比赛,大家对我的关注点不一样。第一次大家觉得“炒作、哗众取宠,这女的”,骂我的比较多,这次喜欢我的人多了起来,大家去评论我能力上的东西,所以挺不一样的。我个人感受上会觉得友好很多。

南都娱乐:所以这次会开心一点?
李雪琴:
开心的程度差不多,上次那可是吴亦凡啊,那真是,天哪开心爆了!但这次比赛是一步步走过来,积累出来的,相对来说比较稳,能够感受到的善意多一点。

南都娱乐:你适应现在的工作节奏吗?
李雪琴:
如果大家都条理清晰逻辑清楚,做事非常顺,那我也很开心,很怕遇到不顺畅的人,也会不适应,但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比较专业。


南都娱乐:现在有成就感吗?
李雪琴:
还没有找到让我觉得有成就感的瞬间,但是有愉悦感。

南都娱乐:愉悦感是支撑工作的动力吗?
李雪琴:
支撑工作的是挣钱,愉悦感是让我在台上站住的力量,它来自于观众的笑和鼓掌,这才能支撑你在台上站满几分钟,哪怕段子凉了你也能坚持站下去。

南都娱乐:现在有比之前自信,跟自己和解了吗?
李雪琴:
一般,现在看到我的人也多了,自信上涨了,不自信也同比例上涨,整体数值庞大了,比例没有变。原来五分自信,五分不自信,现在是50分自信,50分不自信。

南都娱乐:你在创作时会通过看书或者电影寻找灵感吗?
李雪琴:
我最近看了郑执的《仙症》,讲跳大神的,我本来想写在刘老根大舞台的稿子里,但我认为播不了,我自我审查就给审掉了,改成了搓澡,没有料到搓澡也播不了。电影《吉祥如意》也挺好看的,我挺喜欢大鹏的,他能够拍出《吉祥如意》,我就觉得这个人,哇,很厉害。

脱口秀目前能驾驭讲故事,不擅长讲道理

“我不觉得自己是天才”

南都娱乐:李诞说你是脱口秀天才,你怎么看?
李雪琴:
我不觉得自己是天才。我之前看到一个评论说,“李雪琴脱口秀的幽默水平,就是东北人包饺子时候唠嗑的平均水平”,挺准确的。

南都娱乐:怎么看待脱口秀创作中的冒犯性?
李雪琴:
任何喜剧形式都是带着冒犯的,这很正常,我们平时看电影、情景喜剧中的包袱都是到处冒犯。

南都娱乐:你会因为受众介意而去规避冒犯性吗?
李雪琴:
以前写稿子主要是冒犯我自己、我妈、我老板,过两天我要去《吐槽大会》,去骂别人,我就很焦虑,只能从网上了解他们,所以不知道怎么有趣、精准。我比较擅长冒犯我周围的这几个人,我对他们了解,就能抓到点。前两天知乎让我写职场向,骂老板,我这辈子唯一的职场经验就是在知乎,他们说“没事,我们知道喜剧就会冒犯,”我交上去之后,他们说“你能不能冒犯下别人”。我就觉得冒犯就是谁不在骂谁。有的人可能觉得他能承受,但当你真正说了,他就不行。要么冒犯别人,要么冒犯自己,不能指着客户鼻子骂,下一次别的客户找你做脱口秀,你再骂上一个客户,这样比较合适。

南都娱乐:你脱口秀创作的底层逻辑是什么?注重好笑还是输出价值观?
李雪琴:
我追求的是好笑。“宇宙的尽头是铁岭”这句话,它是评论性语句,大家喜欢,但我也不是全篇都评论性,像“我跟老板两情相悦”这是一个讲故事的,大家又很喜欢。我个人目前能驾驭的是讲故事,不太擅长讲道理。

南都娱乐:前几年有人说东北喜剧走下坡路,你怎么看?
李雪琴:
谁说的?可拉倒吧。我从来没觉得东北喜剧往下走过,一直在坡上,搞喜剧的十个里面有九个东北人,王建国这么些年让他老脸往哪儿搁?周奇墨在行业内说这么多年,地位这么高,他们都是东北的,只是他们说普通话你感受不到他们是来自东北的。我不觉得我们往下了,我们只是在各个行业遍地开花。

南都娱乐:对想要进脱口秀行业的人说一些话?
李雪琴:
大胆地试,你觉得你幽默,上一次开放麦,就知道你一点都不幽默了。每个人都有尝试的权利,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但凡真的可以,就有机会出来。不要只是在喜欢阶段就辞职,决定干这事,不太稳妥,可以先兼职尝试,看你用热爱能不能吃上饭,再考虑要不要全职,你都吃不上饭了你热爱有什么用,再热爱也得能吃上饭啊。

见到大明星不会主动社交

“还是要有社交的尺度和礼貌”

南都娱乐:上一次特别开心是什么时候?
李雪琴:
星光大赏,见到吴亦凡了。(有管他要微信?)没有,不敢。但我回去一直在懊悔这件事情,我觉得要微信这件事还挺私人的,没有办法第一次就要这些,还是要有社交的尺度和礼貌。

南都娱乐:如果给你机会采访一个名人,你会想要采访谁?
李雪琴:
(超小声,轻轻地)吴亦凡。

南都娱乐:初入名利场,适应这些场合吗?
李雪琴:
我会有一点局促不安,尤其见到大明星,不会主动跟人社交,只是坐在那里,不知道应不应该跟旁边人说说话,礼不礼貌。

南都娱乐:会有人主动示好或者打招呼吗?
李雪琴:
杨幂很好,最近经常遇到她,我俩一见面就打招呼,因为之前一起上过节目。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她很友善,因为我第一次做直播,要cue流程,她就很主动帮我。还有一次是我旁边坐着朱一龙,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哇(星星眼),老帅了,天呐。他坐在那里主动跟我“say hi”……哎,你看我说到他,声音都变台湾腔了。我很紧张,偷偷瞄他。

南都娱乐:朱一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李雪琴:
我喜欢的类型老丰富了,长得帅、有才华的我都喜欢。朱一龙是真的很帅,因为他坐在我旁边我仔细看了一下。

南都娱乐:除了喜剧类,还上了其他综艺,在这个状态里你是舒适的吗?
李雪琴:
可舒适了,坐在那里聊天就行,你不需要逗笑大家,没有人要求你3句话抖1个包袱,1分钟4个笑点。

南都娱乐:你唱歌很惊艳,未来是否考虑往音乐上发展?
李雪琴:
一定是我有想要表达的东西,并且音乐是它最好的承载方式,我才会去做。不可能为了所谓的在音乐上有一些发展就去出歌,那不好。比如这个词是我自己写的,我要唱出来,音乐比其他形式都合适,那可能就会有一首歌。

南都娱乐:最想被撕掉的标签是什么?
李雪琴:
没有,别人给你贴标签是他记住你的点,撕掉可能就会忘记你,每个人都有权利通过某个点记住我,没必要强行让他把这个忘记。

南都娱乐:马上过年了,如果家里人让你即兴表演,你会怎么办?
李雪琴:
不可能,我家没人在意你表不表演节目,大家只在乎你酒喝没喝,即兴吹啤酒。

南都娱乐:2021年的新年愿望?
李雪琴:
希望可以减肥成功,我从2011年就许这个愿了,但没成功过。(会采取什么措施)少吃,我最近没有时间迈开腿,只能小小地管住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