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哪个字错了?难倒诗词大会82位高手

引言:

古人写诗最注重讲究“练字”。“练字”即诗人运用简练、生动、含蓄、优美的字词进行锤炼与搭配,从而使诗歌的意境更加深远精妙,将诗人的情感刻画得更加入木三分。唐代诗人贾岛因“推敲”二字未定而冥思苦想,甚至意外冲撞了韩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在韩愈惜才,为其定下“敲”字,这才令贾岛如释重负。而后,“推敲”一词便成了在学问与字词上反复斟酌与考究的代名词。每当诗人遣词写诗时,都会进行认真仔细推敲,使得每一个字都能准确无误地传递事物的特点及诗人的情感。

由此可见,古诗词中的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深刻的意义,都是诗人经过反复斟酌才确定下来的,不可轻易更改在《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上,一道与唐代诗人韦应物的诗句相关的题目令百人团几乎全军覆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古代名句改写,国人诗兴未死

原题为:“韦应物诗‘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中哪个字是错误的?”答案共有三个选项,分别为“壶——瓢”;“可——足”;“慰——遗”。令人诧异的是,百人团中竟有82人答错,想当然地认为“壶”字没错,而“一壶酒”更是通顺合理。

其实大部分人是受到了网红诗句的影响,先入为主地将在网络上爆火的诗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张冠李戴了,并认为韦应物的原句也该如此。2016年,有一网友在微博上征集网友为“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一句创作下文。

短短几天火爆全网,全民诗兴大起,纷纷在微博评论区行云流水地留下自己的得意之作。例如“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 ”这一改写瞬间触动了人们的心弦,它将一个普通人的无奈与无助、仓皇与苦闷传递给了全天下。

并引发所有凡尘俗子的共鸣,抚慰他们精神上的愁闷,给予国人灵魂上的慰藉与济渡。网络上流传着大量才华横溢的改写,大部分人认为“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是由网友即兴创作的诗句,丝毫不知它的原版来自于“诗奴”韦应物的《简卢陟》。

而有部分人知晓这句诗的原版出处,却误认为网友只是将此句从原诗中提取出来,未做任何改变;还有极少数人知道来龙去脉的人认为改写后的诗句更胜原版,更能映射出当代人的心境。

将原版与改写后的诗句相比,仅有二字之差,分别是将“瓢”改成“壶”,将“可”改成“足”,难道改动两个平平无奇的字真能让诗的意境与内涵更丰富饱满吗?这两字究竟差在何处?

二、韦应物与《简卢陟》

原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出自韦应物的《简卢陟》。“简”作动词,指的是“写信”的意思,“卢陟”是韦应物的外甥,同时也是他惺惺相惜的好友。创作这首诗时,曾经繁荣昌盛、巍然屹立的大唐早已被安史之乱折磨得满目疮痍、动荡不安。


长安城内的歌舞销声匿迹,朝廷更是飘摇未定,诗人在经历残酷的兵荒马乱、算计屠杀后,将内心的苦闷与沉重转移到一瓢平平无奇的酒上。酒虽普通,却能温热与抚慰心中的愁苦,诗人将这封透着淡淡哀伤的家书赠与外甥卢陟,何尝不是借此来解开自己内心的郁结。

韦应物出身于衣食无忧的官宦之家,性格放荡不羁,最爱流连于纸醉金迷的烟花之地,做事不计后果、我行我素,颇有一副无赖滑头的样子。公元759年后,深陷安史之乱的韦应物留滞长安数年,还曾入太学读书。谁知韦应物忽然性情大变,一改从前玩世不恭、浑浑噩噩的态度。

他转变成为一位成熟稳重、忠厚仁义的儒者,并开始诗歌创作。半路出家的韦应物凭借不懈努力迅速在百花齐放的文坛上站稳脚跟,留下了不少发人深省的佳作。自公元764年起的三十年光阴里,韦应物辗转地方与长安为官。

任职期间,韦应物事必躬亲、体恤百姓,常为自己没有尽到父母官的职责而愧疚难安。《简卢陟》是韦应物在远离家乡、戍守边疆的一个凄凉的夜晚所作。当时的他亲眼目睹了唐王朝的衰败与残破,也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

驻守于摇摇欲坠的边疆,韦应物感受到了边境的岌岌可危,看到了都城的动荡不安,全国上下内忧外患,而满怀斗志、一心为民的自己却无能为力。纵使他与万千将士一起戍守边疆,共同驰骋沙场,却始终望不到唐朝的未来。

三、“一瓢酒”与“一壶酒”

边疆的夜是那么凄冷萧瑟,从外由内的透心凉令韦应物心力交瘁、疲惫无力,只能举酒独倾。但那杯热气腾腾的酒终究抵不过呼啸而过的寒风,还是无法慰藉他孤独苦闷的内心。原版中的“一瓢酒”与网友改编后的“一壶酒”指的都是装在容器中的酒,而“瓢”与“壶”都指酒具。

在唐朝,“瓢”是普通的平民家中常用的器具。《论语》之中的“一箪食,一瓢饮”展现了孔子弟子颜回过着极其清贫艰苦的日子,可他却不曾更改自己的心志。而一心为民、心怀天下的韦应物同样过着安贫乐道的朴素生活,自然用的是粗糙简单“瓢”,装的是农家的“浑酒”。

在苦闷无奈的边疆,大口痛快着豪饮着用瓢装着的酒,一点也不违和。相比于“瓢”,“壶”就精致许多,它是上层阶级生活优越的大户人家用于装酒的容器。做工精细的“壶”装的大都是能与之相配的上乘好酒,一般出现在热闹非凡的宴会上。

根据韦应物当时所处的环境与情况来看,用“瓢”比“壶”更合适。越是愁苦、烦闷的境遇,越不会用精致的酒具,而酒备得也越是草率,但却更能突显诗人的无奈与心痛,也更自然通透、随性洒脱些。

的多

结语:

总之,“瓢”比“壶”更切合诗人的处境,至于现代的人们喜欢用“壶”来代替“瓢”,这是因为现代人不会用“瓢”来喝酒,用的多是酒杯,而多数人在古装剧中常看到古人用酒壶喝酒,因此“壶”比“瓢”更符合现代人对古人喝酒的想象。

而“足以”与“可以”虽只有一字之差,但表达的意思与语气却大相径庭,“足以”指的是“完全可以”的意思,而“可以”指的是“差不多;过得去”的意思,“足以”明显比“可以”的语气更加强烈,放在诗句中增强了酒的重要性与作用。

或许对于现代人来说,只要畅饮几杯酒便能借酒消愁,忘却一切烦恼。可对于韦应物来说,酒虽是温的,却温暖不了他冰冷的心,也拯救不了饱经沧桑、兵荒马乱的国家,终究是聊胜于无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9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