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游记】我和我的家乡——蚌埠

subtitle
于俊杰娱乐厅 2021-01-26 09: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我的家乡——蚌埠

周末,我带着相机回家,准备记录这座城市的光影,寻找这座城市的记忆。

铁路

我从高铁蚌埠南站下车,驻足在站前广场。

2011年6月,京沪高铁全线通车,蚌埠也成为安徽第一座通高铁的城市。我刚刚结束高考,从这里坐上高铁前往北京,开始六年的北上求学之旅。

不管是当初去北京上学,还是现在去上海工作,我都要感谢这段长长的京沪线。而我的家乡也正是因为铁路而兴起的。

如同很多城市一样,除了远郊的高铁站,蚌埠还有一座位于市中心的老火车站。这座不久前焕然一新的车站,始建于1909年。彼时,清政府委托英德两国修筑天津到南京浦口的津浦铁路,途经蚌埠。四年后全线贯通,清政府早已黯然落幕,这条铁路却给蚌埠带来了发展机遇。

津浦线在蚌埠横跨淮河。1909年,这座铁路桥开始修建,1911年建成,成为南北交通的咽喉要道。新中国成立后,南京长江大桥通车,津浦线与沪宁铁路终于联通,共同组成了京沪铁路。而这座铁路桥历经百年风雨沧桑,曾被日寇、国民党多次炸毁,几经修复,如今依旧屹立于淮河之上。

儿时,父母还经常推着自行车带我走过这座桥。彼时的淮河交通还相当依赖轮渡,很不方便。铁路桥的一侧有一道狭窄的人行道,父亲办了“过桥证”才能带我从桥上通过。

据他说,三四岁的我,在桥上经常被北风吹得嗷嗷直叫,但见到火车来了,会兴奋地数着列车的节数。如今,北风依旧呼啸,两岸架起数座公路桥,铁路桥也不再有行人通过,逐渐被许多年轻人遗忘。

铁路为这座淮河边的小镇带来了繁荣。火车站带来商贸流通和人口聚集,这座“铁路拉来的城市”也逐渐成长,成为皖北重镇。

津浦大塘

津浦大塘是蚌埠市区历史悠久的公园,其历史也与铁路有关。1909年至1917年间,在修筑津浦铁路时,为了填筑路基,在这里挖坑取土。留下的大坑灌上水,成了一个小湖。后来,这里修筑了亭台楼阁,栽种了垂柳和梧桐,成为了一个公园。

这座公园我再熟悉不过,她的对面就是我的初中,我的高中和小学也在一公里以内。儿时,这里经常成为我和小伙伴出来玩时碰头的地点。

在漫长的暑假,我和好朋友在电话里约好“下午两点半大塘公园见”,便会兴奋地午觉也睡不着。那时,我有旺盛的精力,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我想用一切的时间去玩耍,讨厌睡觉——尤其是午觉。我没预料到在长大后,睡眠会成为一种享受和奖励。

如今,即便在周末也见不到孩子们在公园里撒野了。反倒是老人占据了一切公共场所——无论是跳舞还是打牌,他们似乎都精力旺盛,又回到了童年的时代。

花鸟市场和小吃

从津浦大塘的西北门可以走到花鸟市场。

花鸟市场卖花。

也卖鸟。

还卖鱼,乌龟之类的小动物。

由于竞争对手的四处兴起,老花鸟市场早已不复当年盛况,门店愈发稀少,所售产品也远不及新花鸟市场的“ins风”“北欧风”产品时尚。但相比消费主义的网红产品,这里凝结了更多关于时代的记忆,点滴之处都记录着关于生活的真实细节。

花鸟市场也有不少小吃店,最负盛名的莫过于雪园小吃部。这家店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主打产品一直没变——鲜肉馄饨与酒酿浑汤四色元宵。

元宵个头很大,一碗4个,山楂、豆沙、芝麻、桂花四色各一。元宵十分有嚼劲,配合由蜂蜜、桂花、酒酿熬制的汤底,回味无穷。鲜肉馄饨要排很久的队,精肉馅的馄饨漂浮在鸡汤中,撒上葱花、胡椒、虾皮、榨菜等小料,十分美味。

雪园小吃对面是开张没多久的老蚌埠饮食文化馆,装潢精致,灯光考究,口味尚可。

从花鸟市场步行穿过一条马路,就到了百货大楼后面的小吃街。

这里的小吃摊位密集,种类丰富。除了各地城市都能看到的几样小吃外,还有诸如牛肉汤、烤猪蹄、糖炒板栗等有本地风味的产品,不过最具特色的还应当属“烧饼夹里脊”。

记得高中上晚自习的空档,我约上三五同学,到常去的“烧饼夹里脊”摊位上,让老板从炉里取出两只现烤的烧饼,里脊、土豆、青椒等油炸后夹入其中,涂上油炸的辣椒酱或甜的苹果酱(同时涂上味道最好)。烧饼温热酥脆、里脊鲜嫩润滑、蔬菜爽口宜人,甜味和辣味同时交织在口中,大饱口福的同时和好友们边走边聊,这是一天最开心的时刻。

不知不觉,高中毕业后,同学好友各奔东西,如今已快十年。再尝烧饼夹里脊,早已难寻当年的滋味。

龙子湖

作为内陆城市,湖泊显得更加珍贵。蚌埠的龙子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湖泊周围兴建了公园和建筑,白日树木苍翠,夜晚灯光绚丽。

周末,不少人拖家带口前来散心。开阔的湖面清风徐徐,没时间去海边,这里也算是不错的慰藉。

湖边的沙滩被细心地铺上五颜六色的石子,散落着细长的柳叶。俯身观察,配色竟然十分协调舒适。

夕阳下,泛黄的湖水有力地翻滚着,显示出一个湖泊旺盛的生命力。

龙子湖的一侧已经被改造成十分舒适的公园。如同各地的滨江大道一样,这里漫长的步道上,也有不少跑者经过。

记得小时候,这里还属于城外的荒郊野地。如今却风景宜人,周围遍布炙手可热的湖景楼盘,房价也应声上涨。

每次回老家,都会发现这座城市的变化。感谢城市中的劳动者,诚实地劳动才能真正使生活更美好。

龙子湖旁的公园里,矗立着一座南北分界线标志。因为蚌埠恰好处在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秦岭—淮河上。

因为地处南北分界线,我在外地常常难以和朋友解释我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因为我自己也不确定。索性当对方是南方人时,我也说自己是南方人;对方若是北方人,我也说自己是北方人。这并不是见风使舵,而是因为蚌埠人大都确实兼具南方人的细致与北方人的豪爽。

兴建的高铁线路与机场昭示着这座城市的发展动力,拔地而起的一座座商业中心像城市富有力量的脉搏,带动着商贸的流动和人口的聚集。

不过,新城区崭新的咖啡馆与商业街像工业化定制包装的网红一般,干净漂亮,却让我过目即忘。

这座城市最真实的记忆早已被定格在老城区的街巷中,那里有烤烧饼的炉火、有公园里疯狂追逐的孩子、有骑三轮车叫卖的小贩、有自行车叮叮作响的铃声。远处的淮河上,运沙船队拉起悠长的汽笛,河面上的列车通过桥梁,有节奏地发出隆隆的声音,低沉地诉说着这座城市的光荣与梦想。

这里就是我的家乡。

-END-

阡默

电影

旅行

以及有趣的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