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暮春时节李清照写下一首词,全篇都是名句,后两句堪称神来之笔

subtitle
小话诗词 2021-01-25 17:44

南渡之后的李清照、经历了一段艰难的生活,先是丈夫赵明诚的去世,让她的生活陷入低谷,多年收藏的金石散失殆尽,又经历了与张汝舟的再婚和离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清照暂居婺州(今浙江省金华市),心中交织着对赵明诚的思念,对张汝舟的憎恨和无奈,以及对时局的忧虑。在一个暮春的晚上,词人百感交集,于是她写下了一首《武陵春》的词作。

《武陵春》正是李清照多种情感集于一身、多种情思凝于笔端的最好的写照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李清照的《武陵春》,词意明了,初读词作,眼前仿佛出现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暮春时节,风已经停了,残花落尽,深深的庭院中,一位有感于花落春去的闺阁女子,对镜空坐,她完全没有梳妆打扮的心情。她 听说双溪的春景醉人,正是荡舟双溪、游赏春景的好时候,

可是她的心中却是寂静惨淡,双溪的春景即使再美、她也没有少女时代“轻解罗裳,独上兰舟”的心境了。兰舟即使布置得再好,它也承载不了此时李清照沉重而又无法排遣的哀愁

李清照心中无法排遣的哀愁又是什么呢?这其中既有对丈夫的怀念,也有经过流离之后的身世之悲,词人声泪俱下,悲伤至极。

回想人事的变化,真可谓是“世事无常,往事莫追”,面对沧桑的变化,词人百感交集,想说点什么,语未出口,泪却先流。这是凄凉的晚景与凄切的身世之悲。

开篇两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第一句写作者出门看到的情景:狂风暴雨已经过去,此时雨过天晴,落花已化为尘土。这一句表现出词人惜春爱春,又宛然自伤哀叹命运的心境。词人对暮春的情景感同身受,所以这一句由惜春之情的过渡到自身境遇上,是自然而然的。

第二句展现了一个极大的时间跨度,此时日薄西山,已是日暮时分,词人却懒得梳洗。往昔,李清照坐在镜前梳妆,赵明诚常常是站在她的身后,从镜中欣赏她的秀美。而如今赵明诚撒手人寰,她只有空坐镜前。

镜中的自己早就失去了昔日的风采,物是人非,哪有雅兴梳头呢?她什么都不愿意做,更不要提梳头了。接下来两句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写的其实就是原因

此时李清照经历了颠沛流离的南渡,恩爱的丈夫赵明诚早已逝去,她只身流落江南,孤独无依之中,再嫁张汝舟,这场婚姻不仅没有给李清照带来幸福,反而让她的生活又一次陷入困境。因为张汝舟并不是出于爱慕李清照的心理才与她结婚的,张汝舟觊觎的是李清照的珍贵收藏。

婚后李清照发现了张汝舟的真实目的后,大失所望,张汝舟发现李清照家中并无多少财物时,便对李清照出言不逊,甚至拳脚相加。

张汝舟的行径,使李清照难以容忍,他将张汝舟的种种行为诉诸法律,要求结束这段婚姻。李清照虽被获准离婚, 但宋代法律规定,妻告夫要判处3年徒刑,故亦身陷囹圄,后经亲友大力营救,关押9日之后获释。

南渡前与丈夫收藏的多年的金石书画散失殆尽,图书文物散失殆尽造成的巨大痛苦,颠沛流离的生活给予的无情折磨,使李清照陷入走投无路的绝境,这是令词人伤痛的事情。

说的正是李清照独自面对的这些情形,所以当她看到流花落红的春景时,词人不禁睹物思人。可是物在人无,她不禁悲从中来,感到事物依旧在,人不似往昔了,一切事情都已经完结

“物是人非事事休”是李清照的心声,也是她的处境,更是她要说出的话,但是话未说出泪已先流

因此这两句既是词人的心理写照,又是她情感的自然流露。李清照下语看似平易,用意却无比精深,把满腹忧愁一下子倾泻出来,动人心弦。

下片四句“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说的是词人听说双溪春景尚好,也打算泛舟前去。只恐怕双溪蚱蜢般的小船,怕是载不动我内心沉重的忧愁啊!

这四句流露了词人想要去春景尚好的游览胜地双溪去泛舟消愁的愿望,但是愁已渗进了词人的心灵深处,是难以排遣掉的

双溪指的是现今金华燕尾洲地段。由于婺江有两条源头:一是南边的义乌江,二是北边的武义江,两江合流就是婺江了。在两江汇合处有一片三角洲,叫燕尾洲。古时候叫“双溪”,是有名的春游胜地。

“拟”是表示词人心理过程的一个字,词人面对春景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是去双溪荡舟游玩。

李清照很喜欢荡舟游玩,她不止一次地将游玩的情景写进词中,他早期的词中《一剪梅》中就有:“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她的《如梦令》中也有欢快的游玩场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即使是在这时候,当她听到双溪春光明媚,顿生春游的想法,于是也打算去双溪泛舟。这两句在情绪上与上文形成明显对比,用词也稍显明快,如“春尚好”、“泛轻舟”,恰到好处地表现了词人刹那间的喜悦心情。

而“泛轻舟”前的“也拟”二字,更显得婉曲低回,说明词人出游之兴是一时所起,并不强烈。 “轻舟”一词为下文的愁重做了很好的铺垫,至“只恐”以下两句,则是铺足之后来一个猛烈的跌宕,使感情显得无比深沉。

首先,由舟的轻反衬出愁的重;其次,由舟轻不胜载愁,巧妙地赋予无形的愁以形状和颜色,使人联想到李清照心中的愁是很沉重的。这愁让她思绪万千,使她还未开口,眼泪先流下来,这愁压得轻舟都载不动。

这一句和前面的好心情又有了强烈的反差。“恐”字表明了词人的心态:唯恐愁绪太沉重,小舟都难以负荷。

把愁比喻成水会把愁写成有重量的实物,在李清照之前,已有人进行了尝试。苏轼说“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秦观说“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张耒说“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过江南”;张元幹说“艇子相呼相语,载取暮愁归去”。

而李清照却说“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情感、出类拔萃的语言表达和艺术审美能力,将愁搬上了船,而且这船儿也载不动这份愁,简直将愁表达到了唯美的艺术境界,堪称神来之笔。

李清照将无形的愁绪变为有形的物体、有重量的物体,来加以描写,这更突出“愁”的沉重。虽然是夸张的比喻,却十分传神贴切,寓情于景,浑然天成,构成了完整的意境。这两句因为新颖别致的构思,所以成为脍炙人口的名句。

这首词简练含蓄,开篇句“风住尘香花已尽”,短短七个字就营造了一个写意的场景和寄情于景的意境:既点出此前风吹雨打、落红成阵的情景,又绘出现今雨过天晴,落花已化为尘土的韵味;既写出了作者雨天不得出外的苦闷,又写出了她惜春自伤的感慨,读来让人回味无穷。

这首词再现了婉约词的艺术境界,结尾两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词人将愁比喻为载不动的事物,自然妥帖,不着痕迹,寓情于景,浑然天成,构成了完整的意境。

李清照的这首《武陵春》,借浙江金华的暮春之景,用深沉忧郁的旋律,塑造了一个流寓飘零的人物形象,写出了词人内心深处的苦闷和忧愁。

全词一唱三叹,语言含蓄,意境优美,读来耐人寻味。如果要用一句话来点评这首词,我更愿意将它说成“言有尽而意无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