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扩散】澄海一男子右上臂有一处肿块,到医院一查竟...

subtitle
汕头吃喝玩乐 2021-01-25 16:57

我叫黄坤湖,我的父亲黄建生在2020年被确诊T细胞淋巴瘤。

“像你父亲这种要赶紧做化疗。”

“费用大概多少?”

“40万”

“好,请您帮忙安排床位”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勇气让我一口答应这样高额的医疗费,但我知道,我要让父亲活着。

打通了电话,我决定劝父亲一定要接受治疗。“爸爸已经老了,有一天过一天就好了,不想拖累你们。” “没事的爸爸,40万买不了房,但可以买我爸爸好好活着,值得。” “可是爸爸不甘心。”

原本坚定的我眼泪夺眶而出,在人群中抽泣。我多么想不顾一切,可是我不想父亲在晚年还心有不甘。

父亲在2019年底发现右上臂有一处肿块,不疼不痒,20年2月伤口破溃。彼时我还在外地上班,父亲为了不让我担心一直瞒着,即使我回了家仍然一直藏着,他说大过年不想让我难过。直到年假结束我回到公司上班,才接到电话说伤口已经腐烂,手臂肿胀,已经十分严重了,县医院怀疑是肿瘤。我斥责父亲为什么不告诉我,心里却满是愧疚。如果我一直在身边,哪至于现在才知道。

于是3月立刻安排到广州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检查,可是由于手臂肿胀严重,活检取样时无法准确判断位置,医生说不敢保证结果准确。经过活检、免疫组化等一系列检查后,医生判断可以排除肿瘤。紧张的家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我也放心了许多。随后6月转院到荔湾区人民医院,医生诊断为疣,并做了局部切除手术。这时候我们以为有惊无险,做完手术就放心让父亲回家休养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切远没有结束。在家休养几个月之后,父亲说右手又开始水肿,我的神经又紧绷起来。随即回到荔湾区人民医院复诊,却查不出所以然,对水肿束手无策。这时候另一个医生怀疑很大可能是肿瘤,建议到肿瘤医院检查,一家人的心情又掉进了谷底。转到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后,医生见状就判断是肿瘤,需要做截肢手术。

终究还是没保住父亲的右手。

那时候父亲的右手已经肿胀难忍,马上安排做了右臂截肢手术。术后看着少了一只手的父亲,我感到陌生和难过,小时候用双手教我折纸船的父亲,现在却不得不被截去一只手。我安慰父亲说没事,虽然少了一只手,但人没事就好,我们一家人是完整的就好。父亲说:“没事挺好的,我这样轻松多了”术后休养期间,父亲心情一直都很好,觉得终于结束了折磨,可以开始新生活了。他每天早起出去散步,戒了烟,非常注重养生,一切仿佛确实越来越好了。

可是医生约我会诊却说,需要化疗,需要40万高额医疗费,且所需要采用的CD30单抗药物不在医保范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原本心情大好的父亲瞬间沉默。

我知道父亲担心的是什么。他不怕治疗的辛苦,他怕这费用带给我的压力,他怕成为我的负累,作为父亲的骄傲让他在此刻只想逃开。可是我怎么能这么做?小的时候他含辛茹苦把我养大,一家人的压力都在他肩上的时候都没放弃过。现在他老了,我又怎么能逃跑。父亲说我不用为了责任去承担这一切。可是这并不因为责任,我需要父亲。即使已经长大,我还是一个需要父亲的孩子。

但是40万确实是我承担不起的。父亲患病前是一个物业保安,月收入3千;母亲因五年前车祸导致行走不便失业在家;弟弟没有稳定工作入不敷出。而我也刚毕业一年半,工资除偿还上学时的学费债务外,仅够基本生活。平时家里尚且基本能过日子,没存下什么钱。如今父亲患病,在前期检查和治疗已经把所有储蓄花完了,花呗、借呗都已经借光。试问这样的我们,怎么支撑得起40万这样的天文数字?

可是我希望我的父亲活着。父母在,我的生命才有归处。

所以请各位亲朋好友、各位曾有一面之缘或未曾谋面的你、各位我曾展示善意的你、各位也感恩父亲的养育和陪伴也作为孩子感同身受的你,帮帮我们,帮帮我的父亲,伸出援助之手,捐赠或转发,一切都会有希望。

众筹所得的所有款项,我承诺将会全部作为父亲的治疗费用,若有余款全部原路退还。今后我们也将保持善良与真诚,保持踏实与勤恳,在社会需要时献出微薄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